Readmoo閱讀最前線

發表文章數:650

個人簡介

掌握出版新動態,探索讀寫新關係! Readmoo是「買書 x 看書 x 分享書」的閱讀基地;是一個可以購買電子書,同時又提供一個讓讀者進行評論、畫線、註記,與串連、分享的社群閱讀園地。 我們認為,閱讀本質,是一個有溫度、有感動的知識交流旅程;同時,我們也相信,閱讀經驗可以透過電子書而更圓滿……。

  • 確認
  • .
《怎樣談科學》:「包裝」科學論文並非必要之惡,因為它可能連惡都不算
《怎樣談科學》不僅讓你說個好的科學故事,因為如果你連科學這麼難的東西都能賣,還有什麼能難倒你的?
專訪《尖叫連線》作者陳栢青:我要把那些刻板印象的恐怖詛咒,都變成祝福
「寫小說像在觀落陰,我就是把看到的畫面寫下來而已,」陳栢青感同身受的筆觸將視覺化成文字篇章,而這也是他最擅長的事。
專訪郭強生談小說《尋琴者》:活過,就會長出文學來
「鋼琴」是《尋琴者》裡的重要象徵,也是串連主要角色命運的關鍵,書中提到幾段音樂史上演奏家、調音師與鋼琴的故事,甚至可以視為某些角色際遇的呼應對照。不過,郭強生安排的「寄情之物」,並不僅有「鋼琴」這個明顯的設計。
《逆轉恨意》:面對蟑螂般的網路酸民,你有這四種戰法
瞭解並非和解,並非以德報怨做個爛好人,而是藉由瞭解對方的意圖、作法,化解對自己的傷害,與內心的疙瘩。面對以酸人為樂/業的網路酸民,這是最高段的作法。
《再啟蒙的年代》︰「世界變得比過去更加美好」,是審慎樂觀還是過度樂觀?
瑕不掩瑜,這本《再啟蒙的年代》仍強力推薦給大家,因為平克確實能讓我們更清楚啟蒙運動如何讓我們在多方面進步!極為適合所以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公民一讀!畢竟公民都應該清楚誰在胡說八道。
臥斧X陳浩基對談:對讀者追求「推理小說的公平性」有什麼看法?
與其說我想告訴大家「壞蛋都會有報應」,不如說我想告訴大家「每個人都會受傷,尤其是『好人』」。傷痛無法避免,重要的是在受傷後如何復原,以及如何帶著無法復原的創疤繼續愉悅地前進。
專訪《臺灣漫遊錄》作者楊双子:找出那些愛無法跨越的藩籬
《臺灣漫遊錄》裡,青山千鶴子與王千鶴兩位女性間的情誼,背負著殖民者與被殖民者間,永遠無法對等的宿命。「我想藉由這樣的敘事來反思,過去羅曼史、言情小說的重點,是以愛作為武器,解決現實無法解決的困難。」
專訪《五神傳說》作者布約德:我把人物放在那樣的背景中,他們就自己跑活了起來
「聖神家族」是個生物學上的設計,方便人們構思神明。我從生物學的角度做了大量思考,用以構成喬利昂的宗教信仰和魔法,而這其中有一個關鍵,那就是始祖神並不是造物神;眾神是世界的產物,是聚合而創生的結果,之後也隨著世界進化。
專訪《綠猴劫》作者葉言都:三十二年前的科幻短篇,現今世界的真實預言
有趣的是,《海天龍戰》被視為「夢幻逸品」、現在仍然值得一讀的原因,是《綠猴劫》中提到的氣象戰、生化戰等「科幻」設定,在初版三十二年後的現今讀來,彷若預言。
專訪熊一蘋:台灣搖滾樂能在戒嚴時期發展,想像起來很不合理啊
《我們的搖滾樂》講的不是搖滾樂的曲式特色發展歷史,而是在講:「搖滾樂」為什麼會變成「我們」心目刻板印象的那種模樣。
《雞冠天下》:你忽略的雞毛蒜皮隱藏著天降奇雞!
雞在和人類共處了近萬年後,也融入了我們的文化中,許多文化都用雞來作許多比喻,中文中有雞的成語多如雞毛,十二生肖之一也是雞,也在許多宗教祭祀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雞冠天下》也讓我們認識在文化中,雞不可失!
專訪《如碆靈祭祀之物》作者三津田信三:累積小小的「不安」,讓讀者在不知不覺間感受到恐怖
我個人認為,怪談誕生的背景需要一定程度的「餘力」與「時間流逝」,從太過悲慘的事件中是不會誕生怪談的。雖然日本文化中的怪談幾乎擔負起「娛樂」這項工作,仍會因時代與故事內容不同而成為「諷刺社會」的作品,稱得上相當富有多樣性。
讀宫部美幸短篇小說集《怪》:要活得像個人,才能看得到妖
很多恐怖故事,電影或小說,過度刺激感官,恐怖到噁心,當下刺激,之後了無餘味。其實鬼的世界,與人世間沒什麼兩樣。
《變身後媽》:我是一個繼母,我需要柏金包!
儘管崎嶇坎坷,但至少溫絲黛還是當了後媽還出了這本書,讓人能理解她們身為繼母的感受和處境,她也想讓可能有機會當上後媽或成為新進後媽的女性同胞瞭解箇中風險。
這不是尋找「威利在哪裡」的遊戲,而是深刻地探問「誰是被害者」
「你是誰?做了什麼引來殺身之禍?誰關心你是死是活?」連珠炮般提出問題的,可能是警察、法醫、鑑識人員、私家偵探這些沒有任何感情牽絆的第三者,因為自己的工作所需而介入死者的生活圈,並且重建這個不能再為自己開口說話的人的過去。
專訪陶晶瑩:只要有創作的機會,我都很喜歡
是的,自己的生活樣態,並不應該交由他人決定——就算是親密的家人也一樣。「綜觀我做過的事情,從唱歌、畫畫、寫作,這些不同身分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創作者。」
專訪蔡慶樺:為什麼德國面對二戰歷史時,不需畏首畏尾、可以直接面對?
還有許多必須改進的,還有許多必須討論的,而且,「討論一觸及統獨議題,我就覺得我們會耗太多力氣,但這是我們得正視的宿命;」蔡慶樺說,「我們面對很多問題,但我不希望社會仍是我小時候那個樣子。我很滿意生活在現在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