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moo閱讀最前線
發表文章數:444
掌握出版新動態,探索讀寫新關係! Readmoo是「買書 x 看書 x 分享書」的閱讀基地;是一個可以購買電子書,同時又提供一個讓讀者進行評論、畫線、註記,與串連、分享的社群閱讀園地。 我們認為,閱讀本質,是一個有溫度、有感動的知識交流旅程;同時,我們也相信,閱讀經驗可以透過電子書而更圓滿……。
  • 確認
  • .
《真確》:台灣人比日本人富裕、台灣治安也比多數國家優良?
做為一本談論世界真實狀況的好書,《真確》的可讀性高到違反直覺,不僅一丁點也不枯燥乏味,而且有趣到我只讀了前言,就超想找把劍來呑吞看,相信我,你也會有這個衝動的,如果沒有,我就把劍吞下去!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對基因的認知是科學史上最有力也是最危險的觀念
基因確實造就個人之間的差異,可是卻非身分的決定性因素,我們還有很多有關基因的知識要學,現在知道的可能連皮毛都算不上,在後基因體時代,我們正在學著如何解讀和編寫我們自己。
《俠隱》:武林或許並未消逝,而是在大時代中不顯眼了
《俠隱》是最日常的武俠小說,是節奏最悠緩的武俠小說,也是最特別、最不像武俠小說的武俠小說。張北海以武俠小說回眸一座古都,一個舊時代,感懷,而不感傷。
那些聲光轟炸的夜晚,九零年代的音樂頻道重開機
九零年代是我的黃金年代,所有可能或不可能發生的事,通通都在那十年發生了。九零年代你可以信奉任何信念,那時候的文青可能不像現在,九零年代是一個思想啟發很大的時代,有十分迷人的氣味。
專訪《美國的反智傳統》譯者、台大教授陳思賢:我們應該學學美國人的反智才對
東亞的「尚智」與美國的「反智」,一個培養出以為知識很有用但其實不切實際的社會,一個培養出不認為知識有用以致於讓歧視民粹主導視野的社會。
謝旺霖X駱以軍:巨大的哀傷,用玩笑化解;人生的猶豫,用走河面對
駱以軍稱謝旺霖寫的是「大小說」,這個概念來自黃仁宇所說的「大歷史」。他在爬梳人類的死生關係、情慾關係與經濟關係。這些關係被擠壓在印度的小車站、小旅館,流浪的謝旺霖偷了一些,然後寫出來。
怪人、發明家、企業頭子,從華爾街到尼加拉瓜大瀑布的大亂鬥
愛迪生和特斯拉之間的恩怨情仇比不少虛構作品精彩,而且在發明和推銷發電及供電系統的大戰中,還有美國實業家小喬治.西屋一起參戰,整個商戰過程堪稱商業經典案例。
馬世芳X陳德政:當音樂仍是危險的,談我們的「地下搖滾」年代
講座最後,陳德政對馬世芳丟出兩個提問作為整個講座的結尾。他問,九零年代至今,有什麼東西是至今仍存在於自己身體裡;另一則,若能有時光機返回九零年代,會重新做哪個決定?
在「Life 3.0」的世界,恐怕已經沒有人類的事了
什麼是智慧?人工智慧的定義又是什麼?人類有可能打造出比自身更聰明的東西嗎?作為一個宇宙視角出發的大師,鐵馬克把超人工智慧視作第三版的生命體,認為超人工智慧已非像人類過去所有科技工具等的發明和改進,而是生命演化的一個全新階段。
面對現實,就從《專業之死》開始
《專業之死》是介紹現代人認知錯誤的一本脫口秀,作者湯姆.尼可斯(Thomas Nichols)是哈佛大學教授,用幽默不留情面的文字告訴你,為什麼在人類擁有最多知識的時候,我們依舊無知到會威脅自身生存的地步。
丞相,這個孩子真的不是你的孩子啦!
這故事讀到我萌萌噠,是說曹操啊你的孩子都已經不是你的孩子了,人家的孩子真的不是你的孩子啊,難道你是綁架犯嗎?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為什麼人應該「工作」?每天只工作四小時行不通嗎?
你當然「可以」不工作,但是不工作的代價很大:即便科技進展讓物資生產過剩,資本主義也不情願把東西分給不工作的人,並且你會在社會上被當成懶惰的廢物。
禪修改善專注力不意外,還能幫助你不再「只想到你自己」
有趣的是,研究發現禪修讓我們不會一直只想到自己,這正是人世間煩惱的根源。換句話說,禪修能幫助你不再把自己視為宇宙的中心,因而減少許多患得患失的痛苦,並且讓周遭的人感到愉快。
這「一圖一錄」對青春故國的想像,和迪士尼童話一樣虛假
孟元老形容他這幾十年間目睹的開封城,就像一座大遊樂場,大迪士尼,而且是布希亞的隱喻,迪士尼擬像出一個童話世界,讓北宋的居民遺老,忘記這個世界其實本質上就是一座大迪士尼。
《運字的人》:給有志創作者的非八卦專業爆料
寫作者經過怎樣的心路歷程,有哪些來自生活的干擾或助力,如何走上這條路,一路走來,如何曲曲折折,如何峰迴路轉,如何柳暗花明,除非夫子自道或親友爆料,外界無從得知,而這些資訊,不是八卦新聞,是有志於進入這行者的重要參考。訪談錄好看就在這裡。
女人需要自己的房間,更需要時間——尤其在哺乳期
讀書與寫作都一樣,李欣倫的十三字口訣:「見縫插針般地讀,蜻蜓點水地寫」,適用對象針對的豈止於媽媽作家,上班族利用空檔讀書寫作,不都應該如此麼?
朱家安:雞蛋糕腦闆的2018暑假書單
暑假想念點哲學,過去一年有哪些新書出版?這篇文章推薦我覺得有趣的書,我把它們分類整理,有興趣進行系統閱讀的人可以參考。
史蒂芬金的書單內容總是變來變去,但這幾本是他堅持的最愛
要交出「一生必讀的十本書」或「最心愛的二十本書」對作家本人而言卻往往是痛苦的差事:說到底,值得被閱讀的書有這麼多,強將名額縮限為少少的十幾二十本某種程度上是徒勞也是折磨——至少對史蒂芬.金來說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