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moo閱讀最前線
發表文章數:331
掌握出版新動態,探索讀寫新關係! Readmoo是「買書 x 看書 x 分享書」的閱讀基地;是一個可以購買電子書,同時又提供一個讓讀者進行評論、畫線、註記,與串連、分享的社群閱讀園地。 我們認為,閱讀本質,是一個有溫度、有感動的知識交流旅程;同時,我們也相信,閱讀經驗可以透過電子書而更圓滿……。
  • 確認
  • .
朱家安:義務教育究竟該教什麼?從「公民責任」談起
要支持義務教育,公民責任是我們能找到的唯一理由。你可以想像,不同的理由(如「培養進大學深造的能力」、「協助高中職、大學分流」、「增加國家競爭力」),會支持讓不同的東西進入義務教育,以此觀之,或許最終義務教育會是許多互相相容的理由綜合起來的結果。
朱家安:啊嘶~少年仔,要不要來點自由主義啊~
如果多元價值是當代社會的現實,也是最多最激烈社會爭議的來源,那麼或許針對這些社會問題最好的答案,就在自由主義陣營裡。
台北一堆人,但不是台北人?消失的台北城與留下來的痕跡
整場分享最發人省思的,是戴寶村的一段話,他提到:「只是在台北生活,跟台北人是不一樣的,生活在台北,到底了解台北多少?台北一大堆人,但不是台北人。」
古文覺醒青年嚇到吃手手!──漢代的今古文之戰
我想這可能就是讀古文給我們最大的意義。正因為這些「古已有之」的現實,讓我們一方面感嘆歷史如此無情的重複,另一方面卻懷念起這些不算白白讀過的古文。
《北投女巫》作者簡士頡:在台灣,每部作品都像是獨立製作
「為什麼我們已經花很多錢在漫畫上了,卻還是不知道怎麼入門、怎麼畫漫畫呢?我們就連這個產業有什麼工作都不知道,知道了也不知道怎麼做,」簡士頡認為這就是漫畫產業遲遲無法成形的緣故,甚至埋頭深耕多年的前輩也不知道該如何做。
科學研究告訴你:「不整理」才能讓你的人生開創新局
《不整理的人生魔法》真的是本值得大力推薦的好書,除了我可以有藉口不必收拾整理(誤),更重要的是,這是本指出在知識經濟中殺出紅海前進藍海的啟發讀物。
朱家安:十分鐘學白話文,一輩子咄咄逼人(主詞篇)
如同〈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一文所昭示,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我呼籲,與其關切千年前的文章,不如關切當代人用的主詞。
不必背負使命,不必承接鄉愁,只要學生想讀,就是好文
這些現代文學作品,這些白話文,是不是略過不教?從作品到作家,結合時事,延伸到生命情境,都是教師可以傳授,同學可以討論的。這就是選文的重要。同樣白話文,怎麼選,是一大學問,文言文也一樣。
古時候都講文言文?今天就來說一個古代「文白之爭」的故事
眼見時代的巨輪碾壓興替,這才覺得眼前一切紛紜甚囂的糾結,其實只是歷史的片羽、宇宙的微塵,那麼這樣來看,在如何壯盛的紛爭終究落幕,而回過頭我們終究以另一種文言的姿態被記下一筆,或根本湮滅無存。
把獨立書店當「漫畫王」用,這樣有什麼問題?
以為書店不是賣書,不是賣飲品,而是賣「閱讀的體驗」。這誤會是怎麼形成的?或說,把獨立書店當作「漫畫王」使用,並視此為支持獨立書店的方式,這概念是如何產生的?
從可以控制情緒的人造器官開始──關於《銀翼殺手》
半個世紀之後,PKD的這本小說以《銀翼殺手》為名重新出版中譯本,正好提醒我們:進入擁有「可以控制情緒的人造器官」時代,關於「何以為人」的思索不只是哲學討論,而是與個人及社會更直接相關的思考。
很多幹話成經典,不少實話被湮滅⋯⋯讀古文的意義是?
我覺得這也就是讀古文給我們現代人最大的意義所在。它簡直像機器貓偷藏在書桌抽屜裡的時光機,雖然改變不了什麼,但好像就覺得自己沒那麼孤獨了。
出版社哀哀叫,實體書店一家家關門,但現在是閱讀最好的時代
當我們聽到專家學者分析批評說,現在紙本書賣不掉,因為大家都在看電子書,沒人去書店買書,或者說,紙本書不敵電子書,之類的話語,那麼請記住作者的名字。連「網頁」和「電子書」都分不清的人,寫的文章可以不用看了。
被人賣掉的鬼和找人談戀愛的鬼——那些古文裡的鬼怪們
我們如今稱鬼怪為「好兄弟」,多少也有些志怪筆記的殘餘。這幾年厭世風當道,我想就是因為要在這東塗西抹、人何寥落鬼何多的人間陰濕路,繼續苟延殘喘下去,或許才是最艱難也最恐怖的一件事。
根柢已固的歧視與霸凌:想我古代肥宅兄弟們——董卓與安祿山
在古典時期,史臣記事之本末,多少有出於道德主義的批判,於是乎原本只專屬於個人身體的外表,體態或胖瘦,都成了國家大義、政治是非的體驗徵狀。
朱家安:「找罪犯」的誘惑——關於博愛座和一點點死刑
博愛座的爭論如果進展有限,在我看來,是因為我們「找罪犯」的反應很強烈,在博愛座的設計下,我們容易把焦點集中在「坐著的人有多可惡?」上面,而不是「站著的人的需求要怎麼辦?」上面。
如果湯姆克魯斯是主角──聊小說改編電影的最佳典範《刺激1995》
法蘭克.戴拉邦徹底掌握了原著的風格與精神,在忠於原著與適度改編間,抓到了極為精準的平衡點,成功打造出一部雋永的傑出作品。最後就連史蒂芬.金也承認,這部片的成績遠遠超乎他的預期,同時也是改編自他小說的電影中,他個人最為喜歡的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