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紅螞蟻

發表文章數:84

個人簡介

紅螞蟻是一個關注新加坡社會百態的時事評論網站,同時也將觸角伸向東南亞和東北亞國家。從紅螞蟻認識新加坡,我們帶你一起咀嚼新聞,換個角度看世界。

  • 確認
  • .
阿里巴巴進軍東南亞電商水土不服:本土化不足使廁紙都賣不動
雖然中國大陸電商巨頭阿里巴巴收購了東南亞本土大型電商Lazada,但管理層的「不接地氣」與營運模式不夠「本土化」,至今在當地市場的發展仍舉步維艱。
香港人看東南亞房地產:新加坡是富人地方,馬泰是打工仔避風港
近年來許多香港人前往東南亞投資房地產,不過當中的投資者群體也有階級差異的現象,較富裕的香港人或企業會選擇到房價也很高的新加坡,而一般的受薪階層則多往馬來西亞、泰國投資。
一個新加坡人對「香港抗爭」的回應:不是不懂,但更多的是失落
同爲英國前殖民地的新加坡與香港互有相似之處,兩地之間有隱約的競爭關係,然而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爆發,已讓新加坡社會對這東方之珠漸感陌生,而港人也感嘆新加坡人對他們抗爭訴求的不理解。
遊台灣、曼谷是「低級」行為,新加坡最新調查是否與社會脫節?
就在政府採取各種措施希望從政策上縮小差距時,本地大學研究機構竟然發出一份所謂的調查,從「社會階級」的角度出發,研究新加坡生活作風之間的差異,並從而得出所謂「高級」「低級」階級的答案,真是令人看傻了眼。
東協申辦世界盃是「越位」進球空歡喜?10國10條心,如何分配這塊大餅難度極大。
撇開東協各國的世界排名並不符合申辦資格,光是世界盃相關的客觀要求就目前看來可說是能力極度不足,除了足球迷的熱情,幾乎各個方面都不足。
新加坡人看香港局勢:別只是隔岸觀火,星國社會秩序比想像中脆弱
我自己雖然不贊同港青那種不顧一切的暴力行為,卻同時對他們為何感覺必須背水一戰有所理解。但是,從家人的討論過程,還更深刻地感覺到我們當下所享有的社會秩序,其實是比想像中的脆弱。
相較於「撲朔迷離」的馬國政局,「井然有序」的星國接班程序似乎已大勢底定
「新加坡是個計劃之邦,一切都講究規矩,一切都要求秩序。選拔選區的候選人是這樣,鑑定總理接班人,自然也不例外。」
若只將華語視為應付日常的工具,30年後新加坡還會有華文社群嗎?
教育部為什麼不能直接提倡「華人講華語」?澆熄興趣只是政策實施帶來的果,而不是決定政策的因。不提倡「華人講華語」最根本的原因,其實還是在英文和華文,國民身份與種族身份這兩者間的衝突。
75%新加坡人支持「反送中」,但務實理性的星國人是否有走上街頭的一天?
管制和疏通兩手抓。繼續通過法律嚴加約束大規模示威遊行。但說實在,集體罷工罷課上街遊行,還真不是大部分新加坡人的那杯茶,這裡封路那裡死路,會把新加坡人搞瘋的。
逾75%新加坡人支持「反送中」,但他們又會否走上街頭?
管制和疏通兩手抓。繼續通過法律嚴加約束大規模示威遊行。但說實在,集體罷工罷課上街遊行,還真不是大部分新加坡人的那杯茶,這裡封路那裡死路,會把新加坡人搞瘋的。
那天新加坡蘇丹回教堂步行街上,譜寫出美麗劃一的祈禱身影
遠在日本關東埼玉市的網友看了也深受感動,主動提出要求將照片分享出去,Shahida Mohamed也立即​​回覆:「請幫我們將來自新加坡的愛轉送到日本!」
新加坡城市綠化極致:從平面到垂直,甚至有「摩天綠化」
外觀看似梯田的水濱台組屋,是榜鵝新區裡的首批生態組屋。河道,大片綠色公共空間貫穿整個屋苑,加上錯落而層次分明的建築風格,使得屋苑每個位置都十分通風,從而營造恬靜怡人的綠色生活空間。
新加坡這50年做了什麼,能成為世上最清潔國家?
新加坡獨立後三年,李光耀認為國家若要在世界舞台突圍而出,就必須提升城市潔淨度,因而推出「保持新加坡清潔」運動。
新加坡城市綠化的極致:從「平面」到「垂直」,甚至還有「摩天綠化」
外觀看似東南亞梯田的水濱台組屋,是榜鵝新區裡的首批生態組屋。河道,大片綠色公共空間貫穿整個屋苑,加上錯落而層次分明的建築風格,使得屋苑每個位置都十分通風,從而營造恬靜怡人的綠色生活空間。
究竟新加坡這50年做出了什麼努力,打造自身成世上最清潔的國家?
1968年,即新加坡獨立後三年,李光耀認為國家若要在世界舞台突圍而出,就必須從提升城市的潔淨度入手,因而推出「保持新加坡清潔」運動。
新加坡不當中國或美國的跟屁蟲,李顯龍總理這番話有幾層意思?
胡以晨問總理,他有一台蘋果手機,也擁一台華為手機,究竟應該放棄哪一台?李總理說:「在理想的世界裡,你可以在購買華為後,隔年再買蘋果手機,而兩台手機之間能夠順利切換。」
新加坡這條街最「神氣」,讓你一次拜訪4大宗教神明
這條神聖的街道就是滑鐵盧街,全長雖然只有700公尺左右,卻有不少重量級教堂或廟宇坐鎮。在新加坡,大家一提起這條街,總喜歡用它的俗稱「四馬路」來稱呼,沒錯,新加坡最著名的「四馬路觀音廟」就坐落在這裡。
曾是中國客工的第二個家,也是老饕眼中的美食聖地:芽籠紅燈區
新加坡的紅燈區芽籠,是老饕眼中價廉物美的美食聖地,尋芳客流連忘返的溫柔鄉,也曾經是許多離鄉背井的中國客工,在滿佈鋼筋水泥與施行嚴刑峻法的城市裡,能夠稍微喘息的棲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