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紅螞蟻

發表文章數:113

個人簡介

紅螞蟻是一個關注新加坡社會百態的時事評論網站,同時也將觸角伸向東南亞和東北亞國家。從紅螞蟻認識新加坡,我們帶你一起咀嚼新聞,換個角度看世界。

  • 確認
  • .

2022/03/19 | 新加坡紅螞蟻

參加《BBC》競答「橫掃」地理題,留英新加坡男生獲封「人體GPS」

Max在新加坡唸書時就讀於華僑中學。他說,新加坡教育制度教會他的,是「死記硬背只是教會你如何以單一答案回答問題」,而這或許有助於參賽,卻不是他所認同的。

2022/03/06 | 新加坡紅螞蟻

新加坡有錢人越來越多:身家百萬美元的富翁近53萬人,超級富豪也有4206人

2021年,新加坡資產超過100萬美元的富豪則比前年多了6%,多達52萬6000人,而與此同時,截至去年為止,星國本地共有28位億萬富翁(身家超過10億美元),也比前年的25人多了三人。

2022/04/29 | 新加坡紅螞蟻

中國富豪「錢進」新加坡:星國成中國富豪轉移資產的避風港,紛紛來設立「家辦」

近年來已經有不少中國富豪「錢進」新加坡,其中又以在新加坡設立用於理財的家族辦公室的方式最受歡迎。所謂家族辦公室,意即由企業家族所設立的公司,集中管理家族財富、投資及傳承規劃,在中國被稱為「家辦」。

2022/04/04 | 新加坡紅螞蟻

新加坡戰備軍人的「軍中素食」餐顛覆你的想像:野戰口糧有素粽,偶爾還有「滷鴨飯」的驚喜

有網友就曾在試菜的影片中,開箱過幾款新加坡武裝部隊的素食戰地口糧。原來現在的素口糧已經「進階」到有燉馬鈴薯(potato stew)和義大利麵了,而一份素食口糧的套餐通常會有兩份主食和一份甜品。

2022/02/28 | 新加坡紅螞蟻

旅居烏克蘭的前星國藝人:空襲更像是警告,當地民眾沒太恐慌

沈傾掞受訪時表示,他和結婚7年的妻子目前沒有離開烏克蘭的打算,自己會選擇留在基輔照顧家人。他說,身為中醫師的妻子也是烏克蘭的戰備軍醫,有可能會被動員去保家衛國。他認為,相比起返回新加坡,自己留在當地能做得更多,至少還可以照顧其妻子和其家人。

2022/05/08 | 新加坡紅螞蟻

不是那種網紅精雕細琢的美,新加坡這家「書山書海」的店藏著一位最懂書的老闆

楊生所經營的新華文化書店,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還是他的藏書,除了大量歷史悠久的課本之外,還有不少書籍期刊,不少還是七八十年前商務印書館等大出版社的出品。

2022/05/02 | 新加坡紅螞蟻

外媒怎麼看新加坡財未來總理黃循財:他是那種你會想一起喝啤酒的男人

《經濟學人》引述一名在黃循財學生時代就與他相識的美國密西根大學教授Linda Lim,稱黃循財並不屬於魅力型人物,但卻是一個懂得適時表達情感的「正派人物」:「如果行動黨的白衣人個個都被視為超人(superman),那他就是一個普通人(everyman)。」

2022/02/15 | 新加坡紅螞蟻

「政治參與」領先新加坡,「2021全球民主指數」東南亞由馬來西亞排名第一

如果將新加坡與馬國拉出來獨立比較,在五大評分指標中,馬國在兩個指標佔優,分別為選舉過程與多元性、政治參與;新加坡則在另外三個指標取得較高評分,即政府運作功能、政治文化及公民自由。

2022/05/14 | 新加坡紅螞蟻

關於新加坡第一代動物園:曾讓愛因斯坦驚豔,創辦者勞倫斯是首位加入英國動物學會的新加坡人

據報導,愛因斯坦1922年來新是為了幫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籌集資金,在因緣際會下,參觀了這個動物園。大概是琳瑯滿目的動物種類讓愛因斯坦印象非常深刻吧,他當時還在旅遊日記裡記錄了這趟旅程,寫道「我到訪了一個『很棒的動物園』。」

2022/02/21 | 新加坡紅螞蟻

「與病毒共存」但防疫政策仍相對嚴格,新加坡出現外籍員工出走潮

以色列籍的人力資源管理師桑德勒(Atar Sandler)2019年帶著丈夫與孩子來新加坡發展,就是看準本地機遇多、是個有活力的國際都市,而且航空業發達,可讓她隨時飛往各地生活或談生意。豈料,突如其來的疫情卻讓她經歷了兩年「綁手綁腳」的生活。這個月,她打算舉家遷至美國紐約。

2022/03/23 | 新加坡紅螞蟻

撈魚生入圍新加坡「申遺」候選清單,是否又會再引發一輪星馬口水戰?

根據馬來西亞的說法,《星洲日報》曾稱撈魚生是在1940年代由芙蓉的「陸禎記」餐館引進,再改良創新後研發出來的「撈生」。從時間點來看,竟比新加坡早了20年?

2022/02/24 | 新加坡紅螞蟻

新加坡防疫措施將化繁為簡,因疫情而生的「安全距離大使」將何去何從?

自2020年4月起,新加坡每天都有超過3000名安全距離執法人員、安全距離大使等遍布全島,確保人們保持安全距離、戴好口罩。安全距離大使一職,在新加坡已存在近兩年。雖未有官方統計本地迄今共有多少安全距離大使在「走街」,但相信人數不下數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