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
發表文章數:47
研之有物,取諧音自「言之有物」,出處為《周易·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中央研究院盼以具體的研究案例、真實的研究員生活,帶您前往數理科學、生命科學、人文社會三大領域研究現場,揭開中研院神秘的面紗,看見研究員各種挫折與努力,了解研究成果如何應用生活中,繼而體會研究的價值與重要性。
  • 確認
  • .
生物分子的「摺」學:發票沒對中?拿來摺DNA吧
透過摺紙培養興趣、在手中賞玩生物分子結構,是洪上程在科普演講中讓大人和小孩放下武功祕笈所做的嘗試。
《格理弗遊記》:翻譯史上被譯得面目全非、又不被細讀的經典名著
「作者」是文字的創作者,從無到有,生產一個文本;「譯者」則是文字的轉化者,將一個語文的作品轉化成另一個語文。不僅如此,將文本用另一個語文再現,也是透過文本引介「異文化」,因此,譯者同時扮演了文本的「再現者」、文化的「中介者」兩個角色。
常令人叫不出名字的「構樹」,背負著南島語族的遷徙史
在臺灣城市和郊野都能看到的構樹,不僅對大洋洲南島語族文化具有重要意義,透過分子親緣分析與植物分類學研究,也成為人類學、歷史學拓展知識的關鍵角色。
台灣勞工的地表遷徙:為什麼台北平常人這麼多,過年就唱空城?
採訪至此,已然可以想像當政客、鄉民看到這番研究分析,會施放地圖砲無差別攻擊。問及會否擔心不同立場的壓力,林季平堅定地回應:「學術研究就是據實以報,真理會越辯越明,只是負面攻擊的話沒意義。」
從涂林機到人工智慧:誰讓電腦強大?是數學!
簡單來說,拿一個手機出來,裡面很多功能、App的演算法,都使用數學。
臺北、臺中歷史地圖散步:用App查查一百年前你家長什麼樣子
「很多讀者拿到書和APP的第一步,會先找自己家在哪裡,然後發現自己的家一百年前可能是墓仔埔、或在河道裡面。」中研院的「歷史地圖散步」系列製作團隊,結合耐人尋味的老照片、臺灣百年歷史地圖、與現今的Google地圖街景,將整個城市變成故事展覽館。
這種語言好不好學?先看看它跟你的母語距離有多遠
林若望認為,我們也許未必能重現嬰幼兒時期的語言學習效率,但只要找到語言學習的某些「開關」,學習外文其實沒有這麼困難。
熬夜再補眠就好?打亂生理時鐘可能增加細胞癌化風險
熬夜會打亂身體內建的生理時鐘,讓癌細胞有更多機會增生作亂。另外,睡前使用3C產品也會干擾生理時鐘,讓你無法睡得安穩。
行情總在希望中毀滅:以統計模型一窺股票市場的理性與不理性
「行情總是在絕望中誕生,在半信半疑中成長,在憧憬中成熟,在充滿希望中毀滅。」其中有哪些預期心理和動能效應影響?本文專訪中研院統計所的何淮中研究員。
用大數據分析潛藏的情緒:人工智慧可以幫助被霸凌的人嗎?
情緒,是許多疾病和社會問題的表徵。若能及早偵測到這些情緒,就有機會及時避免憾事發生,而這個任務可透過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協助。
清代的女力突圍:用寫作為自己創造不朽的明清女作家  
距今約250年前,中國傳統社會的女作家也遭遇類似男性霸權的困境,不過她們寄情於寫作,試圖走出閨房,以抗衡男性文人掌權的主流社會體制規範,表達更深層的情慾感受與對家國社會的關懷。
出身金門的貿易航海王:長崎泰益號
海賊王哥爾.D.羅傑在臨刑前說:「想要我的財寶嗎?想要的話可以全部給你,去找吧!」此話一出,人們紛紛航向「偉大的航道」。真實世界雖然沒有哥爾.D.羅傑的大秘寶,然而 1860 年臺灣對外開港通商,被納入世界貿易體系,東西方的勢力在此交集,而其中一股勢力是來自金門的陳氏家族。
政治「流言終結者」:寫信告訴我,今天法院是什麼顏色
這個「賄選案件」實證研究,不只破了流言,可能也碎了許多人的眼鏡。遺憾的是,仍有某些「印象俗語」被成功證明,尤其是在「貪汙案件」與「竊占國有地案件」判決。
為什麼經濟成長、薪資卻停滯?從數據分析台灣經濟發展的突破點
15年來,臺灣經濟仰賴「資通訊產業」出口,其生產品價格在全球競爭下越來越低,而大眾想消費的民生物品,卻因「原油價格上漲」越來越高,這造成「實質薪資」的成長大幅落後「實質GDP」的成長。若要突破關卡,強化發展以人才價值為主的產業,是改變現有困境的方向之一。
社會何以對立:為什麼大家都相信自己是「正義的一方」?
為何不同立場的支持者,總深信自己才是正義的一方?中研院歐美所副研究員洪子偉,探討社會心理學家海特的認知模型,結合自身經驗與論點,試圖找出化解社會衝突的解方。
台味十足的唐宋八大家:大嚼檳榔的蘇東坡
當地人認為檳榔可以解瘴癘之氣,蘇東坡便入境隨俗、大吃特吃,吃到臉紅冒汗好像喝醉一樣,甚至還特地寫詩歌詠檳榔:「可療飢懷香自吐,能消瘴癘暖如薰。」很難把國文課本裡的唐宋八大家,和台味十足的紅唇族聯想在一起。
不靠突變就想做Superman?投胎做細菌來招「水平基因轉移」吧
為什麼有些細菌會致病、有些不會?為什麼有些細菌需要依賴宿主存活、有些不用?要回答這些問題,需要比較不同的細菌,找出其中基因的異同處,就如同推理劇般一步步推敲細菌們的演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