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風險中心
發表文章數:23
來自不同領域,想打破共感於氣候變遷、能源轉型的同溫層,這裡橫跨學術與實務,我們是台大風險中心!
  • 確認
  • .
台灣「地熱發電」效果不彰並非資源缺乏,而是觀念錯誤
許多人對地熱發電的觀念仍停留在:「淺層不足以供應電力,深層成本太高」,不過今日,包括土耳其等地熱發展大國皆無此顧慮,讓台灣地熱發電量少的原因,其實是行政官員老舊的觀念。
再生能源占比20%絕對可能,但別忘了電力系統「彈性」的重要
從再生能源發展趨勢分析,臺灣於2025年時再生能源占比提升至20%實具有極高的可行性,惟此期間,需要同步提升台臺灣電力系統彈性,方可有利於持續性提升再生能源占比。
從中法合資的「英國版核四」,看擁核派不願面對的真相
英國國家審計處的報告指出,英國新建核電廠計畫並非是為了解決國家能源困境,而是建立在不明而且和公共政策立場的理由之中,而那個理由的一大部分,是對「用軍事能力掌握全球地位」的浪漫。
應用風險治理架構,解決「空污治理」所面對的困境
本文認為得以應用國際風險治理協會(IRGC)於2005年延伸歐盟的風險治理概念提出一套具系統性的風險治理架構作為檢視我國空污政策所涉及的治理鴻溝。  
空污治理尚未成功,《空汙法》還能更好嗎?
未來要有好空氣,仍可以在既有的法條上去努力,現有法條不會是空氣品質提升的阻礙,要真正達到空污法的治理效果,全民仍須努力。
說了這麼久的「循環經濟」,何時才能達到真永續?
而台灣自90年代末於焚化爐爭議時,環團即已提出「零廢棄」的倡議,然而「循環經濟」真正的目標在於改變過往線性經濟模式,除了各項示範專區、專案計畫與量化政策目標外,更需爬梳現有的治理鴻溝,方能摸索出轉型之路。
城市拚節電:新加坡、澳洲、紐約怎麼做?
全世界的城市都想達成節能的目標,但所用的方式各不相同,新加坡用贈獎、澳洲提供電費回饋,紐約則是靠著都市建設來幫居民「降溫」。
台灣排放最多溫室氣體的,是哪十家企業?
巴黎協定的目標已經設定,接下來企業得要降低溫室氣體排放,台灣的碳排大戶是誰?他們又打算如何因應呢?
參與型綠能:世界各國的「公民電廠」如何運作?
公民電廠的樣態可以很多元,但最重要的概念就是要確保公民參與和在地能源發展,要讓公民電廠發展綠能成為能源轉型的驅動力,台灣不需要特別仿效哪個國家,所有的公民參與經驗都是可以學習的優點。
建構「效率優先」的夏月尖峰節電戰略
若要促使現行能源局與台電所提出的節電計畫真正發揮效果,應從善用資訊與社會網絡著手:統整用電資訊找出用電熱點,則可聚焦至關鍵社區,導入相關節電輔導措施。
後博弈時代的澎湖:轉型綠能低碳島
中央政府、台電、乃至於地方政府都有投入的意願,然而,澎湖邁向低碳綠能島計畫之路,卻仍在崎嶇路途緩慢地前進。
兼顧地方轉型與氣候保護,比利時人這樣做
借鏡歐洲城市面對氣候變遷與創生的案例,可加強地方政府的網絡合作平臺,納入各部會、企業、學者、NGOs與社區等專家甚至市民參與,傳散知識及促進宣傳,帶動社會行動及轉型。 
我們的電從哪裡來?2017台灣能源情勢回顧
燃煤、風能或是核電?電怎麼發在台灣一直是個爭執不休的議題,回顧2017年的數據,讓我們看看台灣的電都從哪裡來,未來又該往哪去?
能源轉型除了資料開放,空間尺度更需精準
資料的公開是能源轉型過程中重要的一步,也是全球的趨勢,但台灣政府目前開放的資料中仍有許多盲點,應當尋找適當的空間尺度,並輔以其他的社經及產業統計,才能真正以資訊公開帶動能源轉型。
12年如一日的台灣空污政策(下):14+N防制對策,政府實際做到多少?
因應空氣污染,政府提出了「14+N」的政策,含括各種面向的降污管制,這些政策的目標是否實際,目前的成效又如何呢?
12年如一日的台灣空污政策(中):一張圖看懂公民參與帶動政策規劃的軌跡
台灣的空污政策長期和議題緊密扣連,從國光石化、《穹頂之下》到反空污遊行,民間不斷拋出空污議題的訴求,政府也才有進一步的政策規劃,產生更具體的目標。
12年如一日的台灣空污政策(上):國光石化爭議至今,政府去年才推具體空污改善策略
台灣對於空氣污染的重視,早在2005年國光石化爭議的時候就開始展現,然而歷經了12年,台灣才有正式的PM2.5規範,空污管理,彷彿12年如一日。
新電業法「電力排碳係數」若無配套,難以促進綠能發展
新版電業法中,把傳統「能源配比」的概念改為「電力排碳係數」,然而相關的管制沒有任何公開說明與參與討論的機會就逕行修正通過,假若電力排碳係數基準的訂定規劃不能更加嚴謹、透明,並確實加強發電業的源頭管制,可能反而不利再生能源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