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風險中心

發表文章數:31

個人簡介

來自不同領域,想打破共感於氣候變遷、能源轉型的同溫層,這裡橫跨學術與實務,我們是台大風險中心!

  • 確認
  • .
金管會「綠色金融2.0」,應該將氣候變遷視為「風險」而不是「社會責任」
「綠色投資」對於台灣能源轉型的推動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在政策端除了促進投資,也應該注意大量成長的綠債可能對市場造成的問題,不該只將「發行綠債」及「放款金額」,作為執行綠色金融的管考機制與成果。
疫情尚未趨緩,高溫、暴雨、颱風、乾旱接踵而至,人類的新挑戰才正要開始
臺灣位於風災、水災、地震等天然災害的好發區,2020年5月22日,臺灣尚未進入颱風頻繁日子,卻已傳出高雄豪雨淹水事件,在病毒與氣候變遷同時存在的時局,政府及社會將如何因應潛在的複雜災害?
推動離岸風電,「地方政府」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在能源轉型過程中,地方政府角色的重要性是許多民間團體倡議的重點,甚至被認為是能源轉型是否成功的關鍵要素,不過,以現行的離岸風電籌備創設過程中,地方政府的主體角色並未妥善發揮。
當球王費德勒遇上化石燃料爭議,如何把「形象壓力」轉化為助力?
瑞士信貸提供570億美金投資化石燃料,摩根大通、富國銀行與花旗銀行則超過1200億美金以上的投資金額,在這些天文數字所代表的,不僅是加劇氣候變遷帶來的危機,也成為金融業在邁向永續發展,轉型過程中的阻礙。
過去靠高碳、高汙染堆出「台灣錢淹腳目」,我們如何轉型成「低碳國家」?
台灣過去塑造一套「高碳高汙染」,卻「低薪低水電價」的發展模式,導致在能源、空汙等重大議題上仍然守舊。當全球已朝向低碳社會前進時,我們該如何迎頭趕上?
與世界各國相比,我們與綠能的距離有多遠?
全世界有將近150個國家提出該國的再生能源目標,其中約有六成的國家已設定2020-2025須達成的再生能源目標,而我們台灣在其中的哪裡?
德國全球變遷報告:永續發展的關鍵,其實就在「數位轉型」
要持續協助大家建立永續發展概念,唯有整合數位化趨勢與永續轉型的步調,而且如果沒有創新的政策搭配,數位化趨勢的發展無疑會更加速能資源的消耗與加劇對氣候、環境的傷害。
台灣「地熱發電」效果不彰並非資源缺乏,而是觀念錯誤
許多人對地熱發電的觀念仍停留在:「淺層不足以供應電力,深層成本太高」,不過今日,包括土耳其等地熱發展大國皆無此顧慮,讓台灣地熱發電量少的原因,其實是行政官員老舊的觀念。
再生能源占比20%絕對可能,但別忘了電力系統「彈性」的重要
從再生能源發展趨勢分析,臺灣於2025年時再生能源占比提升至20%實具有極高的可行性,惟此期間,需要同步提升台臺灣電力系統彈性,方可有利於持續性提升再生能源占比。
從中法合資的「英國版核四」,看擁核派不願面對的真相
英國國家審計處的報告指出,英國新建核電廠計畫並非是為了解決國家能源困境,而是建立在不明而且和公共政策立場的理由之中,而那個理由的一大部分,是對「用軍事能力掌握全球地位」的浪漫。
應用風險治理架構,解決「空污治理」所面對的困境
本文認為得以應用國際風險治理協會(IRGC)於2005年延伸歐盟的風險治理概念提出一套具系統性的風險治理架構作為檢視我國空污政策所涉及的治理鴻溝。  
空污治理尚未成功,《空汙法》還能更好嗎?
未來要有好空氣,仍可以在既有的法條上去努力,現有法條不會是空氣品質提升的阻礙,要真正達到空污法的治理效果,全民仍須努力。
說了這麼久的「循環經濟」,何時才能達到真永續?
而台灣自90年代末於焚化爐爭議時,環團即已提出「零廢棄」的倡議,然而「循環經濟」真正的目標在於改變過往線性經濟模式,除了各項示範專區、專案計畫與量化政策目標外,更需爬梳現有的治理鴻溝,方能摸索出轉型之路。
城市鬥慳電:新加坡、澳洲、紐約怎麼做?
全世界的城市都想達成節能的目標,但所用的方式各不相同,新加坡用贈獎、澳洲提供電費回饋,紐約則是靠著都市建設來幫居民「降溫」。
城市拚節電:新加坡、澳洲、紐約怎麼做?
全世界的城市都想達成節能的目標,但所用的方式各不相同,新加坡用贈獎、澳洲提供電費回饋,紐約則是靠著都市建設來幫居民「降溫」。
台灣排放最多溫室氣體的,是哪十家企業?
巴黎協定的目標已經設定,接下來企業得要降低溫室氣體排放,台灣的碳排大戶是誰?他們又打算如何因應呢?
參與型綠能:世界各國的「公民電廠」如何運作?
公民電廠的樣態可以很多元,但最重要的概念就是要確保公民參與和在地能源發展,要讓公民電廠發展綠能成為能源轉型的驅動力,台灣不需要特別仿效哪個國家,所有的公民參與經驗都是可以學習的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