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月刊》

發表文章數:78

個人簡介

《科學月刊》每月出刊,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科學普及雜誌。我們堅持原創文章,希望以本土的力量,讓台灣民眾能接軌國際的專業。

  • 確認
  • .
科幻電影的未來想像:雷射很普遍,但雷射槍怎麼還沒出現?
為什麼我們在科幻電影裡看到雷射槍這麼多年了,它還沒有成為軍隊裡的標準武器呢?原因在於雷射光的產生必須要很大的電源,高能量的固態雷射或氣體雷射共振腔體積龐大,而體積小的半導體雷射能量太低無法產生有效的破壞力。
精釀啤酒的風味靈魂——啤酒花
啤酒花,從字面看應該是一種植物或浮在啤酒上面的白色泡沫?筆者以前總認為是後者,然而真有俗名為「啤酒花」的植物。
母蟋蟀需要靠「好聲音」來擇偶,但公蟋蟀為何惦惦不出聲?
2003年,夏威夷島上變得安靜許多,因為愛唱歌的公蟋蟀「封麥」了。難道是因為唱到「燒聲」?不唱歌的公蟋蟀魅力全失,這下該如何吸引母蟋蟀的注意?那就要從1991年說起了。
結合節奏與旋律的樂器「手碟」,帶給你一聽難忘的清澈空靈
此樂器靈感來自陶罐鼓與非洲鋼鼓的構造。非洲鋼鼓演奏方式和手碟相反,是利用敲擊棒敲擊其反面(凹面),也因為手碟是用手直接打擊,讓手碟的音色有了更多的選擇。好的手碟聲音聽起來相當乾淨、清澈,這與鋼面的密度分布有關。
網球選手的腳下戰場:硬地、紅土與草地球場
對於打網球的人而言,不同材質的網球場地對於打球也會有不同的感受與影響。除了硬地與泥地材質球場,還有歷史最悠久、具傳統的草地球場。
「螞蟻魚子醬」還是「蠶粉提拉米蘇」,今天你選哪一道?
「後院的昆蟲」是泰國第一家將六足動物作成精緻料理的餐廳,主菜有蟋蟀麵粉製作的義大利麵,配上炸蟋蟀、黑羅勒香蒜醬和香腸,也有烤鱸魚配「螞蟻魚子醬」、蚱蜢濃湯燴飯佐海鮮、乾番茄蚱蜢和蠶粉提拉米蘇搭配蠶蛹......聽起來很嚇人?其實你也經常吃到牠們。
如何在時間、經費的壓力下,重建一座被海嘯摧毀的城市?
智利政府與台灣都存在著諸多相似的問題,諸如不同黨派間的合作困難;中央與地方政府欲實行的政策不一;政治人物只關心落成儀式與剪綵,缺乏長遠且整體性的規劃。重建一座城市,需要政府、居民、設計團隊三方合作,才能在有限的資源中構築出理想的居住環境。
是勘誤還是造假:誰才能建議期刊撤稿?
在討論教育部與科技部是否瀆職之前,關於「勘誤」的觀念必須先界定清楚。在過去2年來各單位於調查造假案的過程中,造假者最常用的說法是有問題的圖表都是誤植,因此都是可勘誤的無心之過。雖然「勘誤」為專業期刊上常常可以看到的啟事,但是,可被大眾接受的「誤」,應該是非蓄意為之的偶發性錯誤才行。
用看的、聽的,甚至是嚇的──鳥類在土壤環境覓食的真本事
自然界當中有很多鳥類需要在土壤環境當中找尋食物來源,也因此牠們演化出很多有趣的機制。
真實世界的寶可夢:暱稱皮卡丘的「太平洋多角海蛞蝓」
虛擬畢竟不是真實,存在虛擬世界中的怪物或寶物不會成真。或許,我們可以放下手機,看看存在這真實世界的珍奇生物,將會驚訝於造物者的神奇。
傳奇博物學家「法布爾」與其經典巨作《昆蟲記》
說了這麼多,法布爾的《昆蟲記》內容依舊是瑕不掩瑜的,尤其是在描述各式昆蟲的身體構造與特徵時,更是令人讚嘆他的細心。像是提及蝗蟲或螽斯的發音構造時,他詳細的記錄弦器上的齒條數量、形狀,甚至是發音時的摩擦行為,在當時器具仍不精良的情況下,還能精準描繪,實在難能可貴。
遙控器是什麼可以吃嗎?在未來人們可能以「腦波」控制電子設備
這個名為Project Pontis的研究,使自家電視產品能誇越生理限制,利用大腦切換頻道、調整電視音量等。或許再過幾年,人們就能利用腦波控制電子設備與家電了。
電影攝影的演化:告別膠片進入數位的年代
1895年12月28日,在巴黎的咖啡館(Grande Café)裡放映了短片,這是第一次公開投射到銀幕上的影片電影。其中一部片子的內容是工人下班後離開工廠;另外一部則是火車進站。
電影《震盪效應》背後的真實故事:改變美式足球的腦內震盪
美式足球員在競賽時的每一次撞擊,平均可能會有20~30 G的衝擊力,相當於時速50公里的車子撞上牆壁;當球員被擊倒時,他們甚至可能瞬間承受了60~100 G的力量!而韋伯斯特在一生當中,估計可能承受了近2萬5千次的撞擊。
讓證據自己說話:台灣版「CSI犯罪現場」勘察
多一分現場勘察的努力,少一分犯罪偵查的辛勞,也增一分起訴審判的品質。
讓博士生不開心的原因,多與指導教授、PI有關
論文研究者表示,博士班學生不開心,很多與指導教授或研究計劃領導人(PI, principal investigator)有關。往正面想,PI的態度也可大大降低博士班學生走向精神異常的風險。
生命三角──地震避難處選擇的爭議
為有效減低生命財產損失,必須落實地震防災教育。日前關於生命三角的討論沸沸揚揚,但此法與傳統躲在桌子下的作法大相逕庭,吾人如何抉擇?
「日本時期台灣的自來水可以直接喝」的真偽驗證
回到1895~1945年間。雖然我們對於臺灣當時的自來水品質還不清楚,不過至少知道當時日本政府並未落實在自來水中投氯消毒。因此,這段時間日本的自來水,顯然不適合生飲。而政治人物對於日本時期時,「臺灣當時的自來水,跟日本一樣是可以直接飲用的」的主張,也明顯有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