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月刊》

發表文章數:78

個人簡介

《科學月刊》每月出刊,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科學普及雜誌。我們堅持原創文章,希望以本土的力量,讓台灣民眾能接軌國際的專業。

  • 確認
  • .
「酸鹼體質」創始人楊恩與他的偽科學詐術
現今許多人對於偽科學並無足夠的警覺心,對於「愛吃肉會導致酸性體質」、「多吃鹼性食物能預防癌症」等說法仍深信不疑。
物種隨著馴化會逐漸變小?被馴化的家貓反而越來越大隻
一般而言,物種會隨著馴化體型逐漸變小,不過,在使用電子卡鉗將遺骸一一測量與比較後,研究人員發現自維京時期(Viking Age)開始,貓的體型便隨時間推移而增加。相較於維京時期的貓,現今的家貓體型也顯著增加16%。
精釀啤酒的風味靈魂——啤酒花
啤酒花,從字面看應該是一種植物或浮在啤酒上面的白色泡沫?筆者以前總認為是後者,然而真有俗名為「啤酒花」的植物。
吃魚頭常常啃到的那兩顆:魚類「 耳石」在古生物學上的應用
許多愛吃魚頭的人或許曾經注意過魚頭裡那2顆堅硬、潔白的小石子,特別是在啃黃魚時,得要特別小心別把牙齒咬壞,那2顆碳酸鈣組成的石子,就是魚耳石。
結合節奏與旋律的樂器「手碟」,帶給你一聽難忘的清澈空靈
此樂器靈感來自陶罐鼓與非洲鋼鼓的構造。非洲鋼鼓演奏方式和手碟相反,是利用敲擊棒敲擊其反面(凹面),也因為手碟是用手直接打擊,讓手碟的音色有了更多的選擇。好的手碟聲音聽起來相當乾淨、清澈,這與鋼面的密度分布有關。
用看的、聽的,甚至是嚇的──鳥類在土壤環境覓食的真本事
自然界當中有很多鳥類需要在土壤環境當中找尋食物來源,也因此牠們演化出很多有趣的機制。
美味的泰國山竹想進來台灣,要通過哪些檢疫關卡?
以泰國山竹進口為例,有害生物風險分析如何進行?因此,當泰國進行山竹進口申請,相關申請文件送達後,政府部門認定屬必須進行風險分析的貨品,便會啟動植物產品進口之有害生物風險分析。
挑戰人類研究道德邊界的「異種嵌合體」
大鼠-小鼠嵌合體試驗的成功,暗示著後續的龐大商機。人類的幹細胞能否也能與體型或血緣相近的動物胚胎,形成異種嵌合體,作為生產可供人類移植時器官供應的一種方式呢?
台灣海峽,海洋生物遷徙的中繼站
台灣是亞洲大陸邊緣最大的島嶼,北迴歸線正好橫跨澎湖群島與台灣中部,而且台灣周邊豐富的洋流系統,使得台灣幸運的擁有從熱帶、亞熱帶、甚至是溫帶生物多樣性的聚集。
今夏最火紅的外來種:秋行軍蟲為台灣農業帶來的挑戰
筆者認為,秋行軍蟲是否可能在台灣立足尚待觀察,然而對於這種新興入侵昆蟲的可能危害,需要比較謹慎地看待。
團體動力學:「和大家一起」有時讓你更強,但也可能使人怠惰
早在16世紀,人們便對社會環境如何影響學習感到興趣,「個體的表現是否因其他人在場而產生改變?」是經常被提出來探討的問題。
刺繡除了創作繡畫,還能用在「心臟支架」的開發?
我先在日本學習刺繡,後來前往俄國學蕾絲刺繡及修復,針法一直是我最主要的研究。全球刺繡針法約略近1600個,分析後畫成解剖圖約1200個,在布上實做成一枚一枚的針法則約有1000個。我常想,這些手工針法除了在布上刺繡外,還有什麼用途呢?其實有如此想法的不只我一人。
危機四伏的尋根之旅:鰻魚迴游時為什麼不會迷路?
即便洋流是鰻魚幼苗長途旅行的主要疏運工具,不過洋流本身無法進行「戶對戶(door to door)」的服務,在關鍵時刻,還是需要靠自身的力量把自己推向目的地。重點是,鰻魚苗要如何知道「關鍵時刻」的到來?
母蟋蟀需要靠「好聲音」來擇偶,但公蟋蟀為何惦惦不出聲?
2003年,夏威夷島上變得安靜許多,因為愛唱歌的公蟋蟀「封麥」了。難道是因為唱到「燒聲」?不唱歌的公蟋蟀魅力全失,這下該如何吸引母蟋蟀的注意?那就要從1991年說起了。
數學考題「簡單化」,可是你知道真實世界有多複雜嗎?
今年國中會考出現一題「簡單」的數學問題,看完本題,感覺似乎非常生活化,但是當筆者靜下心,用手指沾個水在腦袋上畫個圈,於此完美犯案的場景中,靈光一閃地說出柯南的招牌對白:「犯人,就在題目中!」
科幻電影的未來想像:雷射很普遍,但雷射槍怎麼還沒出現?
為什麼我們在科幻電影裡看到雷射槍這麼多年了,它還沒有成為軍隊裡的標準武器呢?原因在於雷射光的產生必須要很大的電源,高能量的固態雷射或氣體雷射共振腔體積龐大,而體積小的半導體雷射能量太低無法產生有效的破壞力。
想讓人食慾大增,別把「色香味俱全」當作口號
牛肉的味道和氣味,通常是在加熱過程中發展的化學物質。味道的感知是水溶性的前驅化合物在唾液中溶解,再與味蕾結合並刺激到在大腦的感知反應。氣味的感知是揮發性化合物與鼻腔後面嗅球的受體結合後,刺激大腦的感知反應。 
當古生物得了癌症:一個2億4000萬年前的骨癌病例
今年(2019年)2月的《美國醫學協會腫瘤學》(JAMA Oncology)就刊登了一篇新的研究發現:2億4000萬年前左右的癌症紀錄。這篇研究並不是談論人類身上所發現的癌症,而是在一隻存活於2億4000萬年前的早期烏龜所發現的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