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ert Hanreich
發表文章數:91
出生於奧地利的維也納,曾經在維也納大學和德國圖賓根大學讀哲學和歷史,在維也納大學拿到博士學位。曾經擔任聯合國預防犯罪與刑事司法部的顧問,也做過海德堡大學的哲學系助理教授,及布拉格的捷克國家科學研究院擔任研究員。自2003年起在台灣的義守大學應用英語系當助理教授。
  • 確認
  • .
2015/12/30 | Herbert Hanreich
如果晚上看到沒開大燈的車,你會去提醒他們嗎?
偶而晚上會沒看到沒開大燈的車,你會選擇提醒他們,還是假裝沒看到不干自己的事?
2015/12/23 | Herbert Hanreich
一位外國教授的期待:歡迎互相批評求進步,而非友善的冷漠
我相信外國人跟台灣人之間的緊張,比較適合用怨懟來形容。不過講到大部分的狀況,冷漠也許是個更好的形容詞。
2015/12/14 | Herbert Hanreich
外國男生在台灣真的比較受歡迎嗎?
台灣真的有仇外情結嗎?當我試著要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其實正進入地雷區,老掉牙的論調、簡化或概論性的說法也無可避免,我也沒有研究相關的資料,而且我是專指台灣對西方人的關係,跟台灣人對其他亞洲人的關係不一樣,這一切的討論最後其實都取決於個人。
2015/12/06 | Herbert Hanreich
當這位奧地利爸爸發現,他無法掌握控制兩歲大的兒子時……
最近我有個戲劇性的發現:我無法掌握、控制我兒子,像這種深刻的體悟往往都發生在一瞬間,但其實早有徵兆了,而當我突然意識到這點的那一刻,我不知道應該是要接受這樣的想法,還是想想我的教育理想哪裡出問題了。
2015/11/09 | Herbert Hanreich
當約定俗成凌駕法律之上時,其實不太安全…
一個社會裡,當文化在某種情況下是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其實就是一個不太安全的地方。
2015/10/25 | Herbert Hanreich
台灣的性教育夠好嗎?如果不夠,原因是什麼?
她的研究指出,既有的意識偏見主導了台灣對下一代的性教育方法,教科書還是固守傳統的思想、用的還是說教的口吻,她舉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安全性行為。
2015/08/23 | Herbert Hanreich
讓大學生「太安全」不見得是好事 — 美國大學過度「政治正確」的隱憂
不要誤會我的意思。當然任何形式的歧視都是錯的,但是一昧的強調政治正確,只會扼殺了學術界在面對爭議性問題時,表達不同意見的機會,即使大家是以適當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想法。
2015/07/08 | Herbert Hanreich
台灣的高等教育對那些不求甚解的人來說,還真的是個「天堂」
就是教書的教授對於他們傳授的學科,缺乏興趣及熱情,即便我在這裡還是有認識認真教學、具有專業知識的好老師,不過有些老師就只是把這當作一份工作而已。
2015/06/14 | Herbert Hanreich
以台灣為「傲」,並不會讓這個地方變的更好
一個台灣年輕人普遍存在、感到驕傲的點:他們以身為台灣人為榮,我永遠也不會懂,怎麼會有人明明沒有做出任何貢獻,還能以此為傲。你出生在某個地方並不會讓你有什麼樣的特權可說嘴。這不是你的選擇,更不是你的優點。
2015/05/27 | Herbert Hanreich
台灣專門扼殺學習樂趣的幾個殺手:過重視考試、死記硬背、教科書太僵化....
缺乏興趣、自我激勵、反思理解、智力責任、人生經歷,以及各種學習資源,雖然講的是一般般的狀況,但是也是許多優秀學生面臨的問題。
2015/04/05 | Herbert Hanreich
兩個孩子的老外爸爸的疑惑:長輩們的智慧,你就該100%聽從嗎?
在台灣,決定生產前後一切事物的通常不是孕婦本人,而是婆婆。顯然是把媳婦當作兒子的財產,而且奇怪的是,兒子往往都聽媽媽的,不管老婆的意願。
2015/03/30 | Herbert Hanreich
想找到自我認同,你不該只是跟現有文化「和平相處」
我在台灣年輕人的身上看不到前面說的「自我認同」的過程,他們無法為了掌握自己的生活,去把自己從原有的社會文化環境中抽離。
2015/03/13 | Herbert Hanreich
這家巧克力工廠,希望你買到的不只是巧克力,還有讓世界更好的一小步
一位奧地利企業家因生產銷售巧克力致富,而他現在則轉為有機農業及公平交易的推動者,他的名字在我的家鄉眾所皆知,就是這個巧克力牌子:Zotter Choco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