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發表文章數:63

個人簡介

胡煒權,香港人,一橋大學博士,專攻日本戰國史。先後出版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和《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即將大於2019 年出版《解開天皇秘密的70個問題I.II》(時報出版),續作為《解剖織田信長》(聯經出版)與《豐臣西軍與關原之戰》(遠足文化)。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 確認
  • .
織田信長的「霸王愛姬」:謎一般的生駒「吉乃」
這次我們來談一下另一個戰國粉很經常提到的信長親人—久庵桂昌,即著名的生駒「吉乃」。說到「吉乃」,從山岡莊八的小說,到近年漫畫家宮下英樹的《戰國外傳—桶狹間戰記》裡,都有特寫信長深愛這位女性。漫畫裡的信長也被設定為只對「吉乃」展露柔情的一面。
秀吉沒收「造王者」丹羽長秀的領地,是過河拆橋還是另有隱情?
信長死後,丹羽長秀協助秀吉討滅明智光秀,逐步取得織田家的「遺產」。丹羽長秀死後兒子卻被秀吉削減領地、改封,輾輾轉轉下始終未獲重用。為什麼丹羽長秀一死,秀吉便這樣處置丹羽家呢?
日本天皇怎麼教小孩?明治維新以後的帝王學
明治維新成功後,明治新政府在開國自強之外,對於年僅十六歲的明治天皇睦仁的教育也是不遺餘力。對於全力標榜新政府為實現「王政復古」、天皇「萬機親裁」的旗號下,培養明治天皇君德、君威與君才自然是十分重要的任務。
三河一向一揆:德川家康與寺院僧兵的傳奇對決
貧窮的農民和武士,依賴這些寺院借貸過活,久而久之他們信奉淨土真宗,結下深厚的精神聯繫。1563年,松平元康與寺院勢力爆發嚴重衝突,後世稱為「三河一向一揆」。
老來得子的豐臣秀吉,如何當一個「孝子」的爸爸
豐臣秀賴是豐臣秀吉老來喜得的小兒子。他的出生象徵著歷史性地首次完全統一日本的豐臣政權的未來與希望。然而,正正因為是老來得子,他出生對於豐臣秀吉這位老英雄而言,既是驚喜的到來,也是憂愁的開始。
一次改變日本歷史的「交換禮物」:黑田長政與福島正則的友誼
熟悉關原之戰的朋友都知道黑田長政與福島正則在關原之戰前便一起在德川家康麾下,為他對抗石田三成與毛利輝元等豐臣西軍。他們兩人是怎樣走在一起的呢?最為著名的一個故事,便是他們兩人交換頭盔開始。
「猪」「豚」傻傻分不清楚?日本人吃豬肉的歷史
以上簡單地說明了日本人食用豬(野豬)肉的經過,反映了我們經常聽到古代日本人不吃肉的說法其實是一知半解。
從一之谷之戰看「悲劇戰神」源義經的神話有多神?
到底義經是不是真的像小說和遊戲描述的一樣,是一個身負天才,卻敗給了妒忌人才的親兄長賴朝呢?接下來,我們來好好檢驗一下這位人氣的悲劇英雄,義經的成名之戰:一之谷奇襲戰的虛實。
源義經傳奇:從落難貴公子變成「滿蒙之祖」
在當時的一些故事裡,義經又「被祖先」,成為了後金建國英雄.努爾哈赤的祖先!結合後來的成吉思汗說,義經在江戶至近代日本裡,由一個落難貴公子,搖身一變成為了大海彼岸的滿蒙民族之祖。
明治維新後,「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如何度過退休生活?
我們知道德川慶喜的生平,大多敘述到江戶無血開城,或者隱居靜岡為止,此後直到去世之間四十多年的歷史,完全一片空白。歷史書和小說,也都是短短幾筆帶過。這段長時間的空白,反而更增讀者想像空間。
明治維新後,「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如何度過退休生活?
我們認識德川慶喜的生平,大多敘述到江戶無血開城,或者隱居靜岡為止,此後直到去世之間四十多年的歷史,完全一片空白。歷史書和小說,也都是短短幾筆帶過。這段長時間的空白,反而更增讀者想像空間。
織田信長「惡名」的開端:《甫庵信長記》華文世界初翻譯
甫庵雖然以太田牛一的《信長(公)記》為底本,但基於他是一名儒學者的關係,他批評太田牛一的寫作風格「淡而無味」,沒有教訓後人之意。誠然,這個批難頗為不正確的,但從中足見甫庵的寫作目的,並不是以史實為根本,而是借史說教。
豐臣時代最大謎團:一代茶聖千利休的死因?
這一年突然失去生命的千利休在政治、茶道都有著那麼重要影響的人物,為什麼他會遭遇這樣的命運,更重要的是——他真的死了嗎?
廢除元號制的理由:「令和」會成為日本最後的元號嗎?
隨著日本人口老化,以及留學生和外國人口移居日本的限制開始放寬,日本人整體支持維持元號制的呼聲很有可能將持續下降。究竟這個「獨步天下」的元號制還能維持多久?
廢除元號制的理由:「令和」會成為日本最後的元號嗎?
隨著日本人口老化,以及留學生和外國人口移居日本的限制開始放寬,日本人整體支持維持元號制的呼聲很有可能將持續下降。究竟這個「獨步天下」的元號制還能維持多久?
再見平成,你好令和:作為日本的時代代號,新年號必備的「革易舊制」精神
日本在2019年4月1日決定新的年號,而年號是象徵了「新人事新作風」、「革易舊制」的精神,但其實早在之前的江戶時代,儒家人士之中提倡「一世一元」制度,以示天皇權威更加清晰可見。
再見平成,你好令和:作為日本的時代代號,新年號必備的「革易舊制」精神
日本在2019年4月1日決定新的年號,而年號是象徵了「新人事新作風」、「革易舊制」的精神,但其實早在之前的江戶時代,儒家人士之中提倡「一世一元」制度,以示天皇權威更加清晰可見。
從龍神到鯰魚:日本人的地震面面觀
現代的我們跟日本人即使能通過研究分析,明白地震發生的基本原理,但在地震發生之時,只能寄望震度不高,不致於造成重大人物財產損失。現代的我們尚且如此無力,那麼,在還沒有這些科技、科學幫忙的古代日本人又是怎樣理解和對應地震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