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發表文章數:77

個人簡介

胡煒權,香港人,一橋大學博士,專攻日本戰國史。先後出版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和《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即將大於2019 年出版《解開天皇秘密的70個問題I.II》(時報出版),續作為《解剖織田信長》(聯經出版)與《豐臣西軍與關原之戰》(遠足文化)。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 確認
  • .

2020/10/2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自江戶時代以來,日本人一直不解秀吉如何短時間內水淹高松城?

即使秀吉本人承認發動了水攻,而江戶時代高松當地的傳承裡也大量記載了被水淹沒的記憶,水攻不可能是假的。但是,自江戶時代以來,日本人一直無法釋懷,人們對於秀吉究竟怎樣在短時間內做到水攻十分不解。

2020/10/08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400多年前葬身火海的織田信長,為什麼能讓現代人甚至外國人趨之若鶩?

這是日本塑造日式英雄,再將之輸出國外的經典文化傳銷活動。而且這裡可以分成兩個層次,三重意義。

2020/09/1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德川家康「厭離穢土,欣求淨土」的軍旗傳說,反應了江戶佛教宗派的暗鬥

「厭離穢土,欣求淨土」旗其實可以說是江戶時代中期「製作而成」的,但在宗教和政治聯手發功之下,成功向家康「追贈」了這幅軍旗,更深深烙印在現今戰國迷的印象中。

2020/07/16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日本戰國兩大軍旗——「風林火山」與「毘沙門天」背後的意涵

其實不少大名、武將的軍旗都並非如此清楚明確。接下來,我們來考究一下兩個在中文世界人氣超巨大的有名武將—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的軍旗問題。

2020/06/11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又高又雄?談「京都高雄」和「台灣高雄」的由來與偶遇

不少台灣的朋友和名人都已經提到(台灣高雄來自於日本京都市右京區的地名「高雄」。還有,在這之前高雄的原地名是「打狗」,來自於當地原住民的語言。關於這兩個台灣朋友都大概知道的史事,在此就不作多談了,來談點其他的。

2020/04/3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17世紀日本為何入侵琉球王國?這要從豐臣秀吉的野心開始說起

1609年薩摩島津家揮軍入侵琉球王國可說是東亞十分著名的歷史事件。華文世界的討論解讀此事件為德川日本意圖擺脫明、清帝國的政治秩序。然而,上述的這個理解是否有倒果為因的問題呢?

2020/04/02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惡即斬公方」的幕府將軍:德川綱吉如何改革代官制度?

德川綱吉雖然是位具有爭議性的幕府將軍,然而他卻也是位在幕府的官僚整飭上費盡心思而一度澄清了吏治的幕府將軍,同時他對於幕府代官制度的監察制度及審計制度的確立,也是功不可沒。

2020/03/1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時代劇常見的反派「惡代官」,真的能像戲裡那樣隻手遮天嗎?

大家提到江戶時代「代官」,相信不少人就會想到做惡多端,魚肉鄉里的「惡代官」。但是江戶時代的代官真的是如同戲劇或是仿間印象般所描述的,可以隨意徵收錢糧加稅中飽私囊,乃至隨意冤枉良民使無辜百姓蒙受冤獄或是因此遭到威脅?

2020/02/1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鳥取城之戰」名垂千古的義舉:吉川經家捨身就義背後的現實

筆者曾經以談論戰國武士切腹的視角,談過本文主角之一.吉川經家。這次不但重提舊事,而且會更全面的談論他跟羽柴秀吉的對決過程,以及這場大激戰譜出吉川經家捨身就義背後的現實情況。

2019/12/23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德川四天王之一,「戰國最強」武將本多忠勝的真實歷史

本多忠勝(1548-1610),戰國中後期之名將,世稱「鬼之平八」,德川四天王(酒井忠次、井伊直政及榊原康政)、德川三傑(井伊直政及榊原康政)之一。

2019/12/16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豐臣秀吉自滿不已的「三木之干殺」,真相究竟是如何?

三木城之戰的「干殺」傳說有一定的真實性,但規模和情況或許沒有像我們後世想像那樣慘,可以說我們也中了秀吉宣傳戰的圈套了。

2019/12/0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當信玄遇上信長:「西上作戰」兩人化友為敵的背後

其實信玄並不想立即與信長為敵。信玄的頭號目標只是德川家康,不代表同時想將劍尖指向信長。

2019/12/02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日本人神化織田信長所吹捧出來的「兵農分離」政策

今天來一個較為特別的題材,就是來談談織田信長的政策。其中一個他的「政策」曾經一度被日本高度吹捧,用來顯示信長的英明、遠見,更成為日本人「神化」信長的理由之一 —— 「兵農分離」。

2019/11/25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武田信玄的美夢宏圖:記載在《甲陽軍鑑》的治國方略

我們簡單地介紹了藏在《甲陽軍鑑》末段,信玄死前構思過的治國大綱,如果這個記載真的是信玄的心聲,那麼可以說在戰國大名之中,論計劃性、思慮深度而言,都沒有多少個「同行」曾明確地記述過能達到這種程度的統治綱領。

2019/10/28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織田信長的「霸王愛姬」:謎一般的生駒「吉乃」

這次我們來談一下另一個戰國粉很經常提到的信長親人—久庵桂昌,即著名的生駒「吉乃」。說到「吉乃」,從山岡莊八的小說,到近年漫畫家宮下英樹的《戰國外傳—桶狹間戰記》裡,都有特寫信長深愛這位女性。漫畫裡的信長也被設定為只對「吉乃」展露柔情的一面。

2019/10/14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秀吉沒收「造王者」丹羽長秀的領地,是過河拆橋還是另有隱情?

信長死後,丹羽長秀協助秀吉討滅明智光秀,逐步取得織田家的「遺產」。丹羽長秀死後兒子卻被秀吉削減領地、改封,輾輾轉轉下始終未獲重用。為什麼丹羽長秀一死,秀吉便這樣處置丹羽家呢?

2019/10/07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日本天皇怎麼教小孩?明治維新以後的帝王學

明治維新成功後,明治新政府在開國自強之外,對於年僅十六歲的明治天皇睦仁的教育也是不遺餘力。對於全力標榜新政府為實現「王政復古」、天皇「萬機親裁」的旗號下,培養明治天皇君德、君威與君才自然是十分重要的任務。

2019/09/0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三河一向一揆:德川家康與寺院僧兵的傳奇對決

貧窮的農民和武士,依賴這些寺院借貸過活,久而久之他們信奉淨土真宗,結下深厚的精神聯繫。1563年,松平元康與寺院勢力爆發嚴重衝突,後世稱為「三河一向一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