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韶
發表文章數:17
政大東亞所碩博士,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副主任、行政院陸委會簡任秘書,現任: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致理科大及東吳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媒體專欄作家,復興電台兩岸櫥窗節目主持人。
  • 確認
  • .
2018/06/13 | 張宇韶
身為中國的「對照組」,台灣必須走出自己的發展路徑
一個著重強人政治的威權保守政治體制、「由上而下」或是「強國家弱社會」的秩序,才是符合中國國情與未來發展中國家的典範,與台灣所強調憲政主義下的有限政府、人權保障、注重多元開放價值的文化截然不同。
2018/05/31 | 張宇韶
走過那個革命與嬉皮並存的年代——1968五月學運
學生從不是進行階級鬥爭的「主體」,雖然學運能使國家與社會陷入癱瘓與停擺,揭露社會穩定下的矛盾與假象,但這樣的一個全面性事件,最後卻輕易被戴高樂政權所瓦解。這又說明了什麼意義?
2018/05/29 | 張宇韶
友邦一斷交,台灣民粹社會就會出現的三種論點
不論是解殖論、藍營、紅統人士,網路社群的言詞交鋒總不亞於兩岸在外交戰場上的煙硝,但這些主觀、情緒性甚至跳針的言論,缺乏國際政治與兩岸關係的知識,不斷分化且欠缺共識的結果,讓台灣變得像是一個民粹的社會。
2018/04/09 | 張宇韶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源:權力的觀點
1888年德國國會通過一個決議案決定擴充海軍,明白指出:「這種大海軍的目的,是要使最偉大的海權國家,都不敢向它挑戰,否則就必須使其自己的優勢有受到破壞的危險。」
2018/01/16 | 張宇韶
藍綠操作下的「美好年代」,蔣經國只是個廉價的政治圖騰
前總統蔣經國逝世30週年之際,不分朝野都颳起了一陣「懷念經國先生」的風尚,話雖如此,藍綠大多都將蔣經國化為廉價政治動員的圖騰,反而少能正確的面對其歷史地位。
2017/12/08 | 張宇韶
十九大結束後,中國將成為怎樣的強權?
雖然在全球互賴的當下,中國在標榜「保守威權」的內向型崛起的過程中,未必扮演激進的國際體系挑戰或修正者,但在亞太地區的主權與安全議題上,北京自然有其發言權與主導力量,這也是習近平把兩岸關係置入整個內外大論述的主要原因。
2017/08/23 | 張宇韶
逆襲或是復辟,吳敦義的算計與難題
面對各表空間的緊縮,以及洪習會所框定的政治緊箍咒,吳敦義必須在失去選票以及市場區隔兩難之間,進行論述與政治操作的選擇:如果繼續走洪秀柱的路線,那麼國民黨將新黨化從而失去整個世代的支持,但若因為選票考量朝本土化移動,恐將因為論述趨同而失去主體性。
2017/07/25 | 張宇韶
民進黨執政低迷下,國民黨究竟做了什麼準備?
國民黨短期內尚難脫離政治的險灘,除非徹底改變權力的遊戲規則,讓新的血液注入在大病初癒的身體中才有可能脫胎換骨。問題是,目前有可以被期待的政治新星嗎?我們似乎還沒看到這樣的人。
2017/07/19 | 張宇韶
劉曉波逝世後外溢的政治漣漪,以及對兩岸關係的長遠影響
關於劉曉波的價值理念,已經有不少國內外媒體進行完整的回顧整理,因此不是本文著墨的重點;相對而言,我更關注他逝世後所產生的漣漪與外溢效果,特別在中國與台灣的政治反應與兩岸關係的長遠影響。
2017/06/16 | 張宇韶
台巴斷交給民進黨的啟示:北京通往台北最近的道路,是經由華盛頓
如果,美國都沒辦法幫台灣留住自家後院的巴拿馬,這是否也意味民進黨「聯美日制中」的假設有著本質上的謬誤?究竟是低估美中關係的合作面還是高估台美之間的戰略關係,答案不言而喻。
2017/06/03 | 張宇韶
吳敦義拋出國共論壇假議題,爽裝痛
在中共眼中,吳敦義走的是某種「華獨」的路線,不論是綠營的一中一台或是所謂兩個中國,北京始終都難以容忍。再加上洪秀柱似已決定參加在廈門舉行的海峽論壇,為了延續國共合作的品牌代理權,吳敦義又轉彎了。
2017/04/19 | 張宇韶
解殖論與民族主義的荒謬:八田與一事件的再省思
諷刺的是,一個醉心民族主義的群體,高舉國家中心的旗幟去批評別人的殖民心態,至多只是「扛著右(紅)旗砍左旗」而已,從而流露著一股錯亂且怪異的語境。
2017/04/10 | 張宇韶
川習會後,中美進入囚徒困境下的合作關係
至於外界所關注的台灣問題未見於本次對話內容,這也顯示在美中的戰略棋盤中的位階,其背後所釋放的訊息,值得讓蔡英文政府仔細推敲。
2017/02/27 | 張宇韶
文化大革命與二二八事件的政治差異:因果、平反與影響
北京近期宣布將高調紀念二二八事件,其政治論及與歷史敘事仍不脫傳統「階級鬥爭」的觀點。由於國民黨過去官方宣傳二二八事件是「台共煽動所為」,無形之間使得謝雪紅成了人民英雄外,也讓中共得以寄居這個狹隘卻又矛盾的角色中。
2017/01/03 | 張宇韶
元旦升旗現場觀察:從手拿國旗的天然獨世代,看到中共和國民黨的認知斷裂
一個同情台灣處境的中國朋友形容地很貼切,從黨產、退將訪中、斷交與武力威懾等議題的反應來看,部分深藍高層似乎已經陷入某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狀態,不僅渾然不知且樂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