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容

發表文章數:65

個人簡介

陳婉容,香港作家,著有《茉莉花開-中東革命與民主路》,現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社會學博士研究生。

  • 確認
  • .
2020/01/25 | 陳婉容
新一年望大家找到自己的真相,等待春天
這段日子,我經常想的是,在香港進入更極權,更難以講真話的社會後,我們可以怎樣保守希望,繼續反抗?
2019/11/12 | 陳婉容
中大人,懇請你們與師弟妹站在一起
從來精英大學生都走在社會改革前線。韓國有延世大學,日本有東京大學,香港也有中文大學。我們是精英,同時也是underdog,是香港高等學府的反抗精神所在。中大人,我懇請你們,找個自己適合的位置,與中大師弟妹站在一起。
2019/11/11 | 陳婉容
今天開槍的人,大概沒想到有審判的一天
那年在集中營的丹詹卓克有想過會有這一天嗎?大概不會。就像所有戰犯一樣,他相信只要贏了就好了。故他們把手無寸鐵的猶太兒童婦女送進毒氣室眼都不眨一下。
2019/10/03 | 陳婉容
在美國的巴士上聊到香港,他仍然要怕隔牆有耳
早前跟一位大陸研究生在巴士上聊到香港,他只是說研究很忙,沒有了解香港的新聞。但隔了幾天,他說︰「其實我不是不知道香港的事,只是在巴士上,很多人……隔牆有耳。」
2019/09/23 | 陳婉容
大時代小故事兩則︰「藍轉黃」長輩與「發夢」學生
這場運動除了「願榮光歸香港」的慷慨激昂,還有很多人在中秋月光底下,默默經歷著人生的陰晴圓缺。父母和孩子的願望,哪一天可以共存?我真心想知道。
2019/09/20 | 陳婉容
雲吞博士應該撤回他的自殺率「統計」,兼論求真的重要
8.31太子站疑點重重,社會絕對應該找出真相。但既然是找真相,我們必須依賴真的、可靠的資料﹑數據和分析。不是嗎?我們都很討厭黑警,但我們無論如何,絕對不能用錯的資料和數據來作重大指控。
2019/09/16 | 陳婉容
整場運動中最叫我驚訝不已的一句話
我們是特別的,但我們同時並不特別。對抗暴政的人民舉世皆有,香港人要團結,要肯定自己的身份,要站起來——但站起來,不是為了要打壓比我們更弱的人,而是要掃除最根本最源頭的黑暗。
2019/08/26 | 陳婉容
為何移民美國又要當「護旗手」?
對有身分認同問題的美國華人來說,中國崛起和「民族復興」讓他們不再恥於談論中國,自自然然地就當起護旗手來。而且,這種中華民族復興不止是民族主義,這種民族主義是擺明跟中共綑綁在一起的。
2019/08/23 | 陳婉容
篤灰年代
我相信篤灰施安娜的人,本身也絕不是個冷血的人。冷血的人不會有那麼多仇恨,不無諷刺地,社會反而是自覺熱血的人多了,才有白色恐怖,自我審查的氛圍。
2019/08/21 | 陳婉容
八年前,突尼西亞黑警是怎樣瓦解的?
香港黑警比突尼西亞黑警還要難纏一千幾百萬倍。相比革命前的突尼西亞,香港爛船不止三斤釘,條件實在是太過優秀了。
2019/08/20 | 陳婉容
當年我丟失了一個錢包,警察都會查看CCTV
當年幫我找小偷的三位警察叔叔,可能今天開口埋口都叫香港市民「曱甴」了。但曾經,普通市民如我還是信任警察的,在街上撞到警察會覺得安全而不是厭惡。今天我看到你們,可能只想罵:黑警﹑黑社會。
2019/08/16 | 陳婉容
一個只有「服從命令」的制服團體,變成藍絲非常合理
他們眼中的道德就只有一項:「服從命令」,沒有人要求或鼓勵你去想「為甚麼」,只要是比你高階的人命令你去做,你都必須服從。這種環境下,好人很難一直做好人。
2019/08/11 | 陳婉容
香港是我們的
今天林鄭月娥的話正好告訴我們,這場並不單單是民主運動,這是一場解殖的戰爭。我們要告訴別人,香港是我們的,過去,現在,未來,都是我們的。
2019/08/08 | 陳婉容
在這場運動中,但願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身位
歧視和貼標籤很容易,真正理解很困難,如果我們在這場運動中想像的,是一個每個人都可以活得自由的民主社會,我們就不能只靠叫口號,也不能只靠打倒敵人。真正的敵人許多時候在我們心裡。在這場運動中,假如在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身位,在建設民主社會的途中可以表達自己的聲音,我覺得絕對是這場運動最偉大的成就之一。
2019/06/14 | 陳婉容
讀社會學的林鄭月娥,不知你有沒有想起從前讀過的書?
看到你一手造成的局面,看到在你治下愈發絕望的人群,我相信你考完第一後就把這一切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2017/06/07 | 陳婉容
世上沒有不幸的人,只有沒有選擇的人
案中老婦已76歲,中風前3年還在做清潔工。夫婦10年前痛失獨子,8歲老人,沒有支援,照顧長期病患獨力難撐。不求檢討福利制度,只哀嘆人生實難,畢竟不會令後來者幸福一點。
2016/11/11 | 陳婉容
美國大選之後,在我家附近出現的一首詩
這個國家也有很多人為川普的勝利而狂歡,而與其說他們都是瘋子,我寧願將他們視為普通人。
2016/11/11 | 陳婉容
美國大選之後,在我家附近出現的一首詩
個國家也有很多人為特朗普的勝利而狂歡,而與其說他們都是瘋子,我寧願將他們視為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