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容
發表文章數:50
陳婉容,香港作家,著有《茉莉花開-中東革命與民主路》,現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社會學博士研究生。
  • 確認
  • .
2016/11/11 | 陳婉容
美國大選之後,在我家附近出現的一首詩
這個國家也有很多人為川普的勝利而狂歡,而與其說他們都是瘋子,我寧願將他們視為普通人。
2016/09/27 | 陳婉容
不要以為川普是小丑×3︰他才不是什麼民粹先驅,只是大眾政治憂鬱症的受益者
反精英浪潮非一日煉成,煽動者從來都是目標為本。川普大概會輸掉選戰,但政治憂鬱症會一直留下,孕育更多的川普。
2016/09/23 | 陳婉容
一位女性檢查官,何以主動為性侵嫌犯辯護?
美國檢控官Kirsten Pabst多次拒絕起訴大學內的性侵嫌犯,甚至不惜冒違犯公職人員守則的風險,為一名強姦犯出席紀律聆訊中為其辯護。
2015/11/16 | 陳婉容
法國政教分離法案 反促穆斯林族群遭歧視
政教分離、在公共領域中盡量排除宗教影響,無疑是進步社會的基石;但laïcité同時也非常容易被錯誤利用,成為排擠弱勢族群、拑制自由的武器。
2015/04/02 | 陳婉容
在香港,認真寫小說,能過活嗎?
大眾對寫作的人連基本的尊重都沒有,我很好奇如何再進一步談文學應該承載的價值,如果文學的價值真的是真善美的話。
2015/01/26 | 陳婉容
希臘大選》左翼甫上台,已有右轉傾向?
希臘反緊縮的左翼聯盟Syriza獲得這次希臘大選,但是否有可能還是會留在歐元區內?
2015/01/15 | 陳婉容
我沒有辦法那麼容易說我是XX,但我想知道這些事情為什麼會發生
這世界有那麼多的暴力,並不是因為有太多的包容與理解,正正是因為我們不願意理解,然後繼續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我不是Baga,沒有資格說我是Baga,但我想知道Baga為甚麼會發生,那是我們對於世上另一端的苦難能做的最微小的事了。
2015/01/04 | 陳婉容
香港佔中或許結束了,但請尊敬在水泥地上種花的人
友人從香港寄來雨傘運動的紀念品,算是讓我遙遙祝福一場我無緣參與的運動。我把那些印著黃色雨傘的明信片與貼紙轉送給外國和大陸的同學和朋友。這些日子更加覺得,我們走上街頭這些年,吶喊這些年,但卻被一種國家或地方的思維牢牢套住,走不出去,於是只執著於策略,執著於誰和誰說了甚麼話,顏色和形態的對立,但忘乎世界仍然很大,歷史不會單單在我們這個面積一千一百平方公里的小地方發生。
2014/06/11 | 陳婉容
新法老取代舊法老,埃及人仍在一次次的幻滅中「等待果陀」
無關好壞,這就是埃及在這一刻的政治現實。那位法老的位置都坐不穩,那位法老都可能被另一位法老取代。直至埃及公民社會真正成熟,民主才能夠終結這場永劫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