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發表文章數:25

個人簡介

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心理師。諮商心理師全聯會公共政策與法制委員會委員/媒體與公關委員會委員。關心政治社會及心理健康相關議題。

  • 確認
  • .

2021/07/23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拋下「被迫害妄想」的嬰兒心理,遠離疫情紛擾找回內心寧靜

世界上的好多好多人都在恐懼中過來了,他們依然活著過每一天,逐漸取回原本的生活,在病毒的威脅中努力做好保護,過好自己的生活。

2021/06/20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全台超過100間諮商所僅不到一成通過審核,「通訊諮商」為什麼窒礙難行?

108年,衛生福利部通過「心理師執行通訊心理諮商業務核准作業參考原則」,然而此舉迄今,並未讓「通訊諮商」成為普遍的諮商管道。主因是經審核通過並得以執行「通訊諮商」的諮商單位依然屈指可數,甚至不到1成的比例。

2021/05/20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面對染疫的恐懼、無法滿足的需求,這些脆弱需要被看見與支持

也許這些違反規定的行為值得檢討,但其實攤開各種所謂「自私」背後,都還是一個人、一個人的脆弱。這些脆弱需要被看見,且每個人也有辦法照顧自己的脆弱,我們才能保有能量來採取那些真正適當的行為。

2021/04/21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太魯閣善款改採現金給付,可能影響「諮商心理師」對創傷族群能提供的幫助

在原本使用捐款的規劃中,心理師還有機會在心理重建計畫中,繼續發揮所長提供後續的協助,但在衛福部改變捐款的使用方向後,這一切卻可能成空。

2021/03/16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在Clubhouse分享性騷擾經驗卻被檢討,赤裸的互動有可能受到更深的傷害

前幾天就有談性騷擾經驗的房間,變成檢討受害者大會。分享的人好不容易說完自己的經驗,得到的卻是最直接的否定與價值判斷,讓自己被眾人的意見凌遲,然後再受傷一次。

2021/02/22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的職業倫理:只是和案主吃個飯、喝杯咖啡也不行嗎?

心理師與當事人不會是朋友、情人、客戶、玩伴,他們只允許一種關係,就是最單純的「心理師與當事人」。

2020/12/11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大專院校自殺防治的難題:為何「導師」難以參與輔導工作?

許多導師便容易覺得自己功能無法發揮,面對到學生有情緒困擾時又覺得很慌張,所以將期待放到諮商中心的身上,或者委託系助教處理,但諮商中心還是會期待導師發揮功能,雙方在這樣的情形下不斷拉扯。

2020/12/03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學生自殺「誰該負責」?校園諮商中心往往淪為代罪羔羊

如果不從黑白二分的對錯中走出,對於自殺或者各類學生問題的檢討,就會永遠落入尋找代罪羔羊的困境,而諮商中心往往就是這個代罪羔羊。

2020/11/30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為什麼「將孩子安置」是社工最後才願意採取的手段?

也許真的有許多孩子為了安全需要安置,但也還有太多困難無法靠安置解決,因此安置才會做為最終的手段,在真的不得已的時候發揮功能。

2020/11/29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長照心理師:人生步入終點,身體功能退化,老年人心裡的苦向誰訴說?

其實長者的身體與心理狀況,牽涉許多困難,而負責照顧他們的情緒問題卻不太為所人知的,就是心理師的工作。

2020/10/26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為什麼有些人寧願去無證照的工作室「聊天」,卻不找心理師諮商?

為什麼許多有需求的人寧願去尋找一個非專業人員尋求協助,卻不願意去尋找有證照的心理師呢?是我們的專業缺少了什麼,又或者是民眾還需要多知道些什麼?

2020/10/20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時薪很高」但責任很重,你準備好承擔別人生命的重量嗎?

身為已入行的諮商心理師真的要告訴你:這個行業沒有這麼美好,但承受的責任卻很重。要問自己是否適合成為心理師時,你應該先問自己,你準備好承受其他人生命的重量嗎?

2020/09/02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的低品質通報,讓學校與社政都疲於奔命

也許這會是另外一個負擔,但是也許能夠多那麼一些溝通,讓老師多知道社工評估的考量是什麼,下一次的通報就會有所不同。

2020/08/27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學生輔導諮商中心真正的困境,在於政府便宜行事將各種需求往這邊丟

身為一個於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工作的心理師,很樂見總統願意看見其存在的價值與奉獻。但是因為身在其中,個人憂慮總統目前關注的焦點並非問題所在,而忽略掉真正該努力的方向是什麼。

2020/08/19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藍鯨遊戲」及其背後的自傷行為,教師與家長該如何理解與介入?

發跡於俄國的「藍鯨遊戲」掌握了心理機制,讓受害人徘徊於巨大痛苦與自傷之間,即使藍鯨遊戲在台灣沒有傳開,但學生的「自傷」現象卻長期是學校輔導工作的大敵,當我們周遭的人有此行為時,該如何理解和介入呢?

2019/12/29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博恩應該想清楚,他做的是只有搞笑的娛樂節目,還是帶著搞笑的政治節目?

政治娛樂化正在發生當中,但在自詡跨足兩方的博恩在遇到韓國瑜時,卻發現自己的幽默並不如對方,甚至在政治的議題也被韓國瑜牽著走,在更明確自己在政治議題上的態度前,博恩絕對不能夠以幽默或者節目效果之名置身事外。

2019/12/11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當柯文哲已不再是「柯文哲」,你為什麼還要繼續支持他?

柯文哲的改變,對我們最大的警示是這個世界本來就不該由一位勇者來承擔改變的責任,就像i-Voting與參與式預算一樣,當有人曾經將權力給我們時,我們是否有好好的運用,或者依然期待由別人幫自己抉擇?

2019/12/01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不然你要投國民黨嗎?」投票不是選了就代表完美、就不能有任何的批判

投票不是選了就代表它很完美,就不能有任何的批判,又或者有了批判就不應該選。我們該做的是用理性的價值觀好好的去做功課,做出一個不那麼完美,卻是心中分數最高的務實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