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報Street Voice

發表文章數:20

個人簡介

因為相信街頭可以成為眾聲喧嘩的地方,街坊可以成為自主公民,而街巷就是日常生活的政治場域,而命名為《街報》。這是一份無以類別的刊物,目標讀者是「不輕視自己的年輕」以及「不輕視自己的力量」,仍對社會進步改革充滿理想與熱情的所有人。

  • 確認
  • .
盲人要如何看电影?記第一次「口述電影」體驗
香港盲人輔導會自2009年開始主辦口述影像電影欣賞會,讓視障朋友也能通過口述的方式「聽」電影。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國際電影節合作,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這樣的努力和理念。
身邊的他們:馬來西亞的移工故事(下)
「這個世界上,其實沒有不屬於我們國家的人,沒有不同民族的人,只有為了自己的目標奮鬥而不同的人。」探討「外籍移工」這個專題的過程中,我們接觸了很多在過去生活經驗不曾接觸、甚至抗拒的人,也進一步了解他們。
身邊的他們:馬來西亞的移工故事(上)
一個「外籍移工」是一條界線,劃出了我們與他們之間的分別。這些人的確被排擠在社會的邊緣、一個敏感的位置。這一次,我們選擇走進去,走進馬來西亞的一間批發雜貨工廠,聽他們說故事。
若是有神仙能作,誰人願意當畜牲:一部電影道出了馬來西亞印度裔的邊緣處境
2015年底上映的馬來西亞泰米爾電影《Jagat》,將原來鮮少被談論的馬來西亞印裔群體問題,從屏幕帶到現實。
舊東西也能尋出新意義?中國學者透過《論家用電器》探索人與器物的關係
汪民安是中文文化研究界的著名學者。此書把家電放在整個家庭的結構裡來觀察,看它處於什麼位置,發揮什麼功能;另外也討論到人與家電的關係,以及家電的「異化」。
當家人角色需要《跨國灰姑娘》代理,家也變成了「職場」:台灣人筆下的外籍家事工眾生相
幫傭距離人們如此接近,卻又如此遙遠,人們對幫傭常畏而遠之,卻又無法免除對幫傭的需要。究竟是什麽造成了這種「欲迎還拒」的心態?作者藍佩嘉以學理和感性並行的筆觸,剖析了台灣的幫傭問題。
太習慣抱怨政客與官僚的無能?德國藝術家用一個銅板引發意料之外的正向循環
德國藝術家蘇珊內‧博許(Susanne Bosch)從出道到至今將近20年裡,她的藝術計劃都在圍繞著這道問題,「我認為藝術是建構社會的一種形式,所以不可能脫離於社會而存在。」
我們真有準備讓受刑人回歸社會嗎?獄卒畫家筆下的真實監獄風景(下)
監獄超收,直接導致獄卒現在的工作量是以前的三倍,而且勞動環境差勁。這一連串的結構問題,來自於社會認為做錯事的人就該被關、被懲罰─不管你是偷竊、濫用毒品還是殺人。從而讓政府也輕易地順從民意,以監禁或嚴懲來解決問題,漠視真正的問題根源。
我們真有準備讓受刑人回歸社會嗎?獄卒畫家筆下的真實監獄風景(上)
台灣目前的監獄管理制度依然沿用著白色恐怖時期,以思想禁錮、半軍事化及「恐懼管理」的方式。無論是獄卒對受刑人,還是長官對獄卒,都是以高壓方式讓人臣服。而長官利用絕對權力在監獄呼風喚雨,更與整個社會默許應報主義不無關係。
馬來西亞的緬甸難民告白:我多麼想把吃不完的肉留給家鄉的親人
「2008年,我來到了馬來西亞,那是一個非常困難的路程。我們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從緬甸來到馬來西亞。人肉販子先把人分散,每組27人,然後把我們塞進一輛小車裡,這是整個路途中最艱苦的時段,車裡擁擠得彷彿身在納粹的集中營。」
從部落客到社運份子—韓慧慧:如果新加坡夠民主,我們也不會每天「搞破壞」
「有人會說年輕人為什麼每天喜歡搞破壞。我就回應他們,黃之鋒他們也不想每天都在路邊睡,我們也不喜歡每天在太陽底下這樣子,可是如果你們給我們一個民主的社會,我們也不會這樣子做。」
馬來西亞的「樂生」悲歌:被送走的痲瘋病患下一代,歸來在墳墓前尋根相認
「去年很多尋根相認的案例成功後,發現了另個問題——文化代溝。因為孩子送給了馬來家庭領養,變成穆斯林;回來相認後,兩個家庭的溝通卻只能停留在吃飯,沒有辦法太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