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經濟 TalkEcon
發表文章數:54
「白經濟」是由一群傾心經濟學的學生所組成,目標以淺白的筆觸,與大家分享各議題之中經濟學得以著力的面向。我們希望來自經濟學分析的一把聲音能帶給各議題新的想像空間,也盼所有讀者加入討論,讓議題探討更臻成熟完整。歡迎造訪「白經濟 」網站,與我們一同追尋議題背後真實訊息的白鯨。
  • 確認
  • .
股市迅速走高就容易產生金融泡沫嗎?
造成「金融泡沫」的可能原因有哪些?經濟學界對金融泡沫的研究又有什麼發現?漲得多就會立即導致價格泡沫嗎?
「女經濟學家都去哪了?」談經濟系的男女比例失衡
數學是學習經濟學的重要工具,而社會普遍製造了「女生=數學不好」的標籤,這或許成了女性不願就讀經濟系的原因之一,但是男女的數學能力真的有差異嗎?
顏值值多少?談職場中的外貌歧視
經濟學的研究發現,長相是影響職涯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而雇主以貌取人挑選員工,是歧視嗎?這是第一個我們必須釐清的問題。模特兒經紀公司以貌取人,是歧視嗎?房仲或是補習班老師呢?
GDP可以做什麼?
近年「拚經濟」從選戰口水化身成總統府的元旦文告口號,成了不容懷疑的萬用正當理由。但我們拚GDP拚的是什麼?GDP就像考試,面對這考試,我們該像把學問唸透徹一樣強健我們的經濟體質,還是像衝分數一樣的大興土木或是不斷調整數字計算方式呢?
先別說「內需」了,你聽過「供給」嗎?
每當景氣走低,政客便一頭指向「內需不振」,緊接著便推出「提振內需」的說帖:促進消費、刺激投資等等。這套「以內需波動解釋景氣起伏」的想法,在學術界幾乎已被淘汰,但仍活躍於大眾輿論中。我想利用基本的供需原理,說明這套理論為何不適用。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二):Paul Romer的知識與成長理論
為何18世紀以後,世界各地陸續出現「長期經濟成長」?這是經濟學中最耐人尋味的問題。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Paul Romer便開啟了「新成長理論」的大門,並對知識創新、市場制度、環境等議題有一番見解。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一):Nordhaus和環境經濟學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獎者是William Nordhaus和Paul Romer。這篇文章先來帶大家認識Nordhaus的貢獻。1970年代,自然科學界逐漸注意到全球暖化的議題,但經濟學界鮮少有學者注意此議題,Nordhaus在當時便將經濟模型和環境及氣候變遷相結合,成為此領域的研究先驅者。
金融危機十周年:認識系統風險(Systemic Risk)
有些人有迫切的資金需求,有些人則願意把錢長期交給金融機構。Diamond Dybvig模型指出,即使社會上大家都不知道彼此的類型(耐性),金融機構仍然能藉由提供各期存放資金不同的利率,來幫助整個社會的資源達到最適的配置。然而,Diamond Dybvig模型裡有一個隱憂。
兩種模型,兩種結果:哈佛是否歧視亞裔學生入學?
Arcidiacono教授分析近年來哈佛大學的入學錄取資料, 指出亞裔學生確實考試成績表現優異,但哈佛大學並未給予合理的錄取率。而哈佛大學也請來知名經濟學家Card分析,這份報告中則表示哈佛大學對於各族群的錄取標準並未有歧視的現象。。
租屋限女、工地限男?談歧視的經濟學
什麼是歧視?在一般語境下,歧視指的是對人的差別待遇,例如「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但再進一步想,只要有差別待遇就可以說是歧視嗎?以下將介紹幾種歧視的類型。
只要有房子,就是世界前10%有錢人?
依照數據,我們幾乎可以說,在台灣擁有房子,便在世界財富的排行榜上贏過全世界90%的人。原來我的生活比那麼多人還要好嗎?「站在世界的頂層」這個敘述,對覺得生活日益艱難的許多人來說相當違反直覺。
沒有臉書,我們還是會塑造同溫層
經濟學家謝林在半世紀前提出的模型指出,就算我們想跟意見相左的人討論,但只要有一點偏好的差異,就足以製造出同溫層泡泡間壁壘分明的結果。以下我們將從這個模型出發,來看看為什麼就算你願意接觸意見跟自己不一樣的人,還是會落入同溫層?
金融危機十週年:簡介與借鏡
本文將從幾個近期研究結果,以及《經濟學人》回顧金融海嘯的系列報導,從消費者與房地產市場、銀行與公司間的關係出發,來剖析造成金融海嘯如何影響實體經濟,以及學術界如何從這次危機中學得教訓,避免下一次的金融危機。
X個人拿走全世界一半的財富?如何閱讀統計數字
「臥底經濟學家」Tim Harford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嘗試把他認為一般人最需要的基礎統計知識濃縮成一張明信片上的幾點建議。這張明信片上沒有大數法則或是中央極限定理,甚至連一行數學都沒有,只有六條提醒。
誰支持同性婚姻?從出生世代與教育程度觀察
對於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態度,除了「愈來愈多人支持」,「愈晚出生的人愈支持」,我們還知道什麼?這篇將提出一些事實,邀請大家一起腦力激盪:人們對同性婚姻的態度如何形成?哪些可能的形成方式與本文提供的「事實」相符?
GDP每增加一元,勞工分到多少?
GDP每增加一塊錢,有多少分給勞工?這個比例在過去幾年是不是下降了?比例的變化是台灣獨有的現象嗎?而經濟體每增加一塊錢的產出,分給「勞動」的比例稱為「勞動報酬份額」。如果勞動報酬份額確實下降,我們也需要先釐清下降的原因,並試著區分誰才算是「勞工」。
進擊的民主:經濟學如何看待民主化?
每個國家民主化的過程,各有一番血淚辛酸,但其中是否有什麼雷同之處呢?經濟學家喜歡挖掘各個案例的共通性,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民主化的呢?而「機會成本」這個概念便和「選擇」、「民主化」有些關聯。
公司金融101:好壞難辨?談「資訊不對稱」
這篇文章帶大家回顧「資訊不對稱」的議題,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案例。在資訊不足時,不但消費者(資訊缺乏的一方)受傷害,整體市場也可能受影響。本文另外介紹相關的經典公司金融理論,來佐證CEO的決策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