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經濟 TalkEcon
發表文章數:35
「白經濟」是由一群傾心經濟學的學生所組成,目標以淺白的筆觸,與大家分享各議題之中經濟學得以著力的面向。我們希望來自經濟學分析的一把聲音能帶給各議題新的想像空間,也盼所有讀者加入討論,讓議題探討更臻成熟完整。歡迎造訪「白經濟 」網站,與我們一同追尋議題背後真實訊息的白鯨。
  • 確認
  • .
X個人拿走全世界一半的財富?如何閱讀統計數字
「臥底經濟學家」Tim Harford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嘗試把他認為一般人最需要的基礎統計知識濃縮成一張明信片上的幾點建議。這張明信片上沒有大數法則或是中央極限定理,甚至連一行數學都沒有,只有六條提醒。
誰支持同性婚姻?從出生世代與教育程度觀察
對於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態度,除了「愈來愈多人支持」,「愈晚出生的人愈支持」,我們還知道什麼?這篇將提出一些事實,邀請大家一起腦力激盪:人們對同性婚姻的態度如何形成?哪些可能的形成方式與本文提供的「事實」相符?
GDP每增加一元,勞工分到多少?
GDP每增加一塊錢,有多少分給勞工?這個比例在過去幾年是不是下降了?比例的變化是台灣獨有的現象嗎?而經濟體每增加一塊錢的產出,分給「勞動」的比例稱為「勞動報酬份額」。如果勞動報酬份額確實下降,我們也需要先釐清下降的原因,並試著區分誰才算是「勞工」。
進擊的民主:經濟學如何看待民主化?
每個國家民主化的過程,各有一番血淚辛酸,但其中是否有什麼雷同之處呢?經濟學家喜歡挖掘各個案例的共通性,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民主化的呢?而「機會成本」這個概念便和「選擇」、「民主化」有些關聯。
公司金融101:好壞難辨?談「資訊不對稱」
這篇文章帶大家回顧「資訊不對稱」的議題,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案例。在資訊不足時,不但消費者(資訊缺乏的一方)受傷害,整體市場也可能受影響。本文另外介紹相關的經典公司金融理論,來佐證CEO的決策行為。
轉職寫程式,是趨勢還是泡沫?
聽說寫程式很好賺、未來屬於能召喚程式碼、人工智慧、大數據、機器學習、區塊鍊、類神經網路的人。那麼,你該拋下其他的選項,投向程式設計的懷抱嗎?而你判斷的依據是什麼呢?「一葉知秋」、「趨勢權威」,還是統計預測?
調漲基本工資──少數贏家或全民勝利?
2018年元旦起,基本工資調整為月薪2萬2000元、時薪140元。而關於基本工資影響的爭論已久,這篇帶我們重新思考:底薪勞工是否因此受惠?其他薪資高於基本工資的工作者,與這次調漲有什麼關係?而同樣扮演消費者的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個政策呢?最後,政府作為法定工資標準的確立者,還有什麼能做且必須去做的?
基本工資害死你?
我們都希望大家生活過得更好,尤其是經濟有困難的朋友們。而現在討論的手段是提升基本工資。區分目標和手段很重要,在這個問題裡,目標大概沒有爭議,但手段則是值得我們省思:基本工資能達到這個目的嗎?
窮忙的宿命:高工時的鬼島台灣?
為什麼台灣人會這麼忙呢?是我們太魯還是台灣真的是鬼島一座呢?而經濟學又是如何解釋跨國平均工時的差異呢?台灣或許很難跳到低工時的環境,但若要防止高工時的情況惡化,勞工必須正視自己的工作權益,在工時被不當延長時勇於付諸行動(比如集體罷工),否則高工時將成為常態。
軍公教加薪拼經濟?
行政院在2017的年終記者會上強調: 「對軍公教加薪能帶動私人企業加薪,國民購買力將因此提升,是提振內需最有效的方法 。」但賴清德這套「軍公教加薪拼經濟」的理論相當獵奇,一如往常,是經濟學的最佳反面教材。而我們將討論這2個問題:軍公教加薪會帶動企業加薪嗎?加薪會「提振內需」嗎?
愛他,就不要餵他?── 談「移轉謬論」
移轉多有個共通目的:將資源與財富,從較富裕或強勢的群體,轉移給較貧窮或較弱勢的群體,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幫助較弱勢的一方。直覺來看,理當是接受移轉的一方獲益,而無償給與的一方損失,但部分經濟學家卻提出了不同的故事,這個故事真實與否,至今仍待驗證,但它道盡了「價格」的重要角色。
關於基本收入的兩三事
這篇文章想嘗試說明以下幾點:1.同樣被稱作基本收入保障的幾種方法,其內涵與效果可能非常不同。2.過去美加所實驗的制度應該更接近負所得稅,而不是瑞士所公投的方案。3.在尚未說明錢怎麼來以前,我們還很難預期這類政策的影響。
台大怎麼上:誰是台大學生2.0
誰是台大學生2.0版以2001-2014的台大學生學籍資料,分析不同入學管道的學生組成。2014年考試入學僅佔50.3%、個人申請佔40%、而繁星推薦則佔9.6%。就入學管道來說確實有變得比較多元,但實際上對學生背景的組成來說有沒有影響呢?還是依然讓既得利益者重新分配到不同的入學管道而已?
百萬年薪可以排第幾名?台灣的所得分配
我們在這裡要討論兩個問題:所得的分配和流動。我們能不能回答這些問題:和世界其他地方比起來,臺灣是不是一個公平的社會?前1%的有錢人賺走了多少比例的財富?我們的貧富差距在擴大中嗎?我們怎樣衡量分配的不均?如果分配情況真的不好,我們該怎麼辦?
富不過三代?台灣的所得流動
討論「流動」一定要有狀態的變動,經濟學家喜歡用同一個家庭裡,不同世代之間所得的變化來衡量,我們稱之為代間所得流動。簡單的想法就是父母的所得和子女的所得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明明不只香蕉的價碼,為什麼把我當猴子?
偶爾難免聽到「我們工作那麼辛苦,應該值得更好的待遇!」或者「不要把我們當廉價勞工」的吶喊。在大家對薪資叫苦連天的年代裡,我們究竟有沒有被虧待?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自我認同的經濟學
一個不需要為自我認同擔心的人,大概就是要恰好生在一個能發揮天分,且能因此被認同的環境裡吧。如果這樣幸運的人很少,我們也許就無法忽略自我認同在職業選擇、人力資本投入等等長遠影響人生的重要決策裡所扮演的角色。或許這個長久被忽略的因素,並不會比天分或是家庭、學校環境等因素更不重要。
停看聽──經濟學家如何解讀言外之意?
隨著新型資料和研究方法的演進,經濟學家似乎開始有能力將人們的言談和文字與經濟議題結合,來探索新的研究結果,本文將帶大家了解人們的言語和文字,是如何影響金融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