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授協會
發表文章數:24
《極光電子報》由台灣教授協會於2008年2月18日創刊發行,目前每週出刊一期,評論有關台灣法政、經濟、教育、人文與地緣政治等議題。 台灣教授協會是一個結合學術界致力實踐台灣獨立建國之專業人士,以促進政治民主、學術自由、社會正義、經濟公平、文化提升、環境保護、世界和平為宗旨的非政府、非營利組織。 極光電子報網址: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 台灣教授協會網址:http://www.taup.net 台灣教授協會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TAUPfans 台灣教授協會電子信箱:taup@taup.net
  • 最新文章
  • 最多觀看
  • 最多分享
蘊藏記憶、生產經驗、凝聚城市共同體:為什麼我們應該和老屋一起唱歌?
當一棟有歷史價值的建築被保存,並慢慢上軌道之後,他會提供這座城市一個專屬於他的美感經驗。而透過這個美感經驗,光是「存在」本身,就可以對社會造成影響甚至改變。
在同溫層與後真相的時代,我們必須找到公共討論的新出路
但願在新的一年,我們能在這波新的秩序中站穩腳步,在這個後事實的時代找到新的出路。
抬頭龍的陰影:中國的資本與帝國主義之路
獨立的台灣,可以讓馬雲變成台灣人,讓中國許多頂級而不喜歡中國的人才,逃到台灣來居住、求職,對台灣、中國或所謂的漢文化,應該是很好的。中國走它那種東方式的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台灣走台灣式的「東方瑞士」型資本主義。這也不錯。
反省台灣的納粹現象
台灣現在應該要做的,就是徹底清理納粹、國民黨文化的集體專制主義,否則新竹光復中學的現象,將不止一次會重複出現在我們的國家。
在禁錮下過完餘生或在社會上漂流?淺談精神疾病照護的困難之處
我們在長期照護面對的是被照護者的後半生甚至是餘生該如何妥善的照顧,但精神照護面臨的是一大群青年人的一生。
以文化為城市定位的台南,真要把和日本築地市場一樣歷史悠久的「舊魚市場」給拆了?
文化資產是全民的資產,舊漁市場不應該是拆不拆的議題,而是如何保存的討論才是。
如果台灣要踏進國際性的運動場合,那體育怎麼可能不歸政治?
長久以來,台灣人民被馴化,視這般孤立狀態是理所當然的現象,於是很容易喊出「讓某某歸某某」、「我們要『政治』離開這裡」諸如此類的口號。
國史館閱覽新制重點並非「文化台獨」,而是如何解決政府與學界對歷史資料開放的爭議
國史館此次引發的爭議,其實重點並非如某報紙訪問中方學人所言之「文化台獨」,而是關乎歷史檔案資料的開放與否,以及如何進一步訂定更為妥善、完備之相關法令,好以解決長久以來學界和官方之間的衝突。
同志婚姻合法後不再關心性別議題?只剩「嘉年華式狂歡」的荷蘭同志大遊行
自從2001年荷蘭同志婚姻合法化之後,許多同志就覺得「夠了,我們已經達成使命了」 ,使得荷蘭的同志遊行以及社群逐漸走向去政治化的路徑,人們不再關心性別議題,也不再拼盡力氣將這樣的議題化為實際的法規或是政治實踐。
舊城區需要「歷史城區特別條例」來保存:以西班牙舊首都托雷多為例
城市中的舊城區,相對古蹟、老屋與老街為數眾多,因此除了保存、有效使用這些老屋、老街之外,如何維持特別的歷史風貌景觀,是一個必要的工作,但是到底我們能夠怎麼做?
蔡政府能否告訴我們,「我」究竟是誰?中華民國、台灣、中華民國台灣?
究竟是逐漸傾向打造一個以「台灣」為主、為名的「新共和國」;還是一步步完成「中華民國台灣化」的工程。也就是說,「我是誰?」的「答案」,也許在這四年內會逐漸浮現。
越南排華暴動兩周年後,台資公司和新政府該如何避免慘案再度發生?
在新南向政策的推動下,該如何避免類似的慘案再度發生,便成為新政府責無旁貸的責任。
創業真的是22K的解方嗎?從準教育部次長「青年作賤自己」的發言說起
準教育次長陳良基不能像台大副校長陳良基一樣,只看見成功的學生,不然這對全國的年輕魯蛇們來說,會是極其可怕的災難。
一份追朔到266年前的家族族譜,點燃客家後生的族群盼望
台灣建國需要各族群的平等對待,也需要讓各族群可以認同自己的文化,實踐與他人和平共存的國家。
原住民族在過去歷史中所受的迫害,真的能單純用「轉型正義」來解決嗎?
若這個國家有將原住民族視作為這塊土地原本的主人,並且承認過去歷史上對原住民族有過諸多的壓迫,那麼就應在草案中賦予原住民族一定的高度,來標示原住民族的特殊性。
敬告對方辯友:「一中」沒有共識,我倆沒有明天
真正的「一中」如果要找部電影名稱套上,絕對是《我倆沒有明天》,簡單來說「一中」是一種排外性極大的政治副產品,而且是政治宣傳工具,而非目的。
存在校園的威權遺毒不只老蔣銅像,還有全球民主國家都沒有的「學校教官」
回歸正常民主國家的大學結構,存在於大學之軍人,顯非前述之教師,則軍人存在於大學之目的究竟為何?
黑夜不曾離去:323行政院流血事件兩週年的心理學分析
警察們身處在同是穿著制服、摘掉編號的群體裡,個人會覺得行動的責任被群體稀釋掉,因而更加用力地、盡情地揮舞著手中的警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