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授協會
發表文章數:32
《極光電子報》由台灣教授協會於2008年2月18日創刊發行,目前每週出刊一期,評論有關台灣法政、經濟、教育、人文與地緣政治等議題。 台灣教授協會是一個結合學術界致力實踐台灣獨立建國之專業人士,以促進政治民主、學術自由、社會正義、經濟公平、文化提升、環境保護、世界和平為宗旨的非政府、非營利組織。 極光電子報網址: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 台灣教授協會網址:http://www.taup.net 台灣教授協會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TAUPfans 台灣教授協會電子信箱:taup@taup.net
  • 確認
  • .
二二八屠殺之後的四月:那些失落的清鄉記憶
每當重新憶起二二八,憶起清鄉,閉上眼睛我彷彿可以看見當時受難者的鮮血汩汩地流的樣子。
中國逮捕李明哲,就是在警告我們不能當個台灣人
當我在知道這個事件的時候,確實感受到了恐懼。如果把這件事情與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放在一起想,就讓人格外害怕,這代表中國境外綁架的技術已經愈趨成熟。
318運動後三年,潛藏於社會裡的四項「分歧」決定台灣能否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這場社會運動所催生的「能量」與相應而生的「實踐」,使此些原本潛藏於社會裡層的「歧異」,浮上時論議程。
完整學習是最佳解嗎?台灣高中生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的上課時間
我們能不能,讓學生不要在國高中時期被課業塞滿,給他們練習時間管理的機會?我們能不能,在學生即將成年的18歲,想像他們長大的可能,留給高三教育一絲絲彈性? 
當中國政府開始紀念二二八,台灣人民應該如何看待?
倘若我們能拒絕「遺忘的記憶方式」,試圖在究明歷史真相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地釐清「責任」與「加害者」的面貌,這都是讓時人對這段歷史的認識更為完整的辦法。
從「大悶鍋」到「眼球中央電視台」,看出政治嘲諷節目的格局落差
當產出影視媒介的成本越來越低,政治工作者們又期待將幽默有趣作為政治推廣的入門,我們當然樂見更多嘗試、更多可能性不斷出現。
從國產遊戲《返校》看台灣的白色恐怖記憶與轉型正義
解嚴至今已30年,轉型正義這條路,我們還在走,也必須走下去。唯有直視歷史、正視傷痛,如同《返校》中的方芮欣面對自己曾促成的一切悲劇,才能不再在陰影中停滯徘徊。
再論周休政策爭議:從台灣「精瘦單薄」的工資結構談起
此次例休假爭議,可謂是針對法定「勞動工時」的一種鬥爭,更是企圖透由法定工時縮減與休假方式,來解決台灣年度總工時過長的問題。
蘊藏記憶、生產經驗、凝聚城市共同體:為什麼我們應該和老屋一起唱歌?
當一棟有歷史價值的建築被保存,並慢慢上軌道之後,他會提供這座城市一個專屬於他的美感經驗。而透過這個美感經驗,光是「存在」本身,就可以對社會造成影響甚至改變。
在同溫層與後真相的時代,我們必須找到公共討論的新出路
但願在新的一年,我們能在這波新的秩序中站穩腳步,在這個後事實的時代找到新的出路。
抬頭龍的陰影:中國的資本與帝國主義之路
獨立的台灣,可以讓馬雲變成台灣人,讓中國許多頂級而不喜歡中國的人才,逃到台灣來居住、求職,對台灣、中國或所謂的漢文化,應該是很好的。中國走它那種東方式的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台灣走台灣式的「東方瑞士」型資本主義。這也不錯。
反省台灣的納粹現象
台灣現在應該要做的,就是徹底清理納粹、國民黨文化的集體專制主義,否則新竹光復中學的現象,將不止一次會重複出現在我們的國家。
在禁錮下過完餘生或在社會上漂流?淺談精神疾病照護的困難之處
我們在長期照護面對的是被照護者的後半生甚至是餘生該如何妥善的照顧,但精神照護面臨的是一大群青年人的一生。
如果台灣要踏進國際性的運動場合,那體育怎麼可能不歸政治?
長久以來,台灣人民被馴化,視這般孤立狀態是理所當然的現象,於是很容易喊出「讓某某歸某某」、「我們要『政治』離開這裡」諸如此類的口號。
國史館閱覽新制重點並非「文化台獨」,而是如何解決政府與學界對歷史資料開放的爭議
國史館此次引發的爭議,其實重點並非如某報紙訪問中方學人所言之「文化台獨」,而是關乎歷史檔案資料的開放與否,以及如何進一步訂定更為妥善、完備之相關法令,好以解決長久以來學界和官方之間的衝突。
同志婚姻合法後不再關心性別議題?只剩「嘉年華式狂歡」的荷蘭同志大遊行
自從2001年荷蘭同志婚姻合法化之後,許多同志就覺得「夠了,我們已經達成使命了」 ,使得荷蘭的同志遊行以及社群逐漸走向去政治化的路徑,人們不再關心性別議題,也不再拼盡力氣將這樣的議題化為實際的法規或是政治實踐。
舊城區需要「歷史城區特別條例」來保存:以西班牙舊首都托雷多為例
城市中的舊城區,相對古蹟、老屋與老街為數眾多,因此除了保存、有效使用這些老屋、老街之外,如何維持特別的歷史風貌景觀,是一個必要的工作,但是到底我們能夠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