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經典文化ThinKingDom

發表文章數:23

個人簡介

新經典強調創新與經典價值並存,並在選書、整稿、翻譯、裝禎設計上回歸慢工出細活的舊價值;在企畫營銷上面引進新創意。期待在大量出版與電子書風潮將至的時代,展現編輯主導的優質出版所蘊涵的能量,不追求大量製造而回歸出版的精準選題與操作。新經典文化期許自己跳出舊式出版概念,迎向新出版時代。

  • 確認
  • .
《那個男人》書評:311大地震之後,在充滿不安回憶的日本社會描寫愛
平野啓一郎在訪談裡總說,自己要描寫的其實是「愛」這件事,就是這麼簡單。《日間演奏會散場時》的愛,《那個男人》的愛,總像是孤獨的人在動盪的社會裡執著地去追逐。在社會裡的每個人用盡一生在追求的事物,我想終究是自己渴望的「幸福」吧。
高翊峰 X 胡淑雯對談《2069》:如何思考當代青年的反抗意識,貼近覺醒之後的島嶼未來?
高翊峰說,淑雯的小說跟我截然不同,但我們有共同的價值觀。《2069》作為一種政治寓言小說的可能性,我不能迴避它。我相信有意識的寫作者都會透過他的文字,去表達他關注的很多事情。
侯孝賢談阿城:如果我在中國長大,我也許就變成了他
很多人喜歡聽阿城講天說地,他看世俗不下俗論,喜歡那些真正操作過後得來的認識,所以看人看事不會只看表面。這種人有定見,不隨流俗起舞,不為流言所動。
搶讀李維菁《人魚紀》:人魚童話、國標舞,還有她想說的人生故事(上)
維菁的三本小說,都企圖於「尋找」。但到目前為止,《人魚紀》這本書,我非常同意佳嫻說的,絕對是她最好的一本小說。
搶讀李維菁《人魚紀》:人魚童話、國標舞,還有她想說的人生故事(下)
讀《人魚紀》時,我感覺這是維菁個人的私小說三部曲,三部都有的命題是:做為一個異性戀女性,你擁有一切外在條件,但是走到最後還是會像一塊市場裡的肉一樣。
他把一生當成作品來活︰還原青年導演胡遷的短暫過往
在藝術事業初現崢嶸的時候,胡遷卻選擇了終結自己的生命。胡遷之死,激起了層層漣漪。同時,關於他自殺原因的推測在社交媒體上瘋狂傳播,因為處女作難產、因為窮困、或因為失戀……我們找到了胡遷的好友、同窗和商業合作夥伴,試圖還原他年輕生命中短暫的過往。
他把一生當成作品來活——還原青年導演胡遷的短暫過往
在藝術事業初現崢嶸的時候,胡遷卻選擇了終結自己的生命。胡遷之死,激起了層層漣漪。同時,關於他自殺原因的推測在社交媒體上瘋狂傳播,因為處女作難產、因為窮困、或因為失戀……我們找到了胡遷的好友、同窗和商業合作夥伴,試圖還原他年輕生命中短暫的過往。
張嘉佳 X 劉若英:從全世界到小賣部,走一條回家的路
作家張嘉佳今年出版了新書《雲邊有個小賣部》,並於甫落幕的台北國際書展舉辦座談會,對談的嘉賓為知名歌手劉若英(奶茶)。本文為此場座談活動的精彩紀實。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
芥川獎得主平野啓一郎:「愛」是因他人而變得能喜愛自己
我所謂的愛自己,並不是攬鏡自照,感嘆:「我真是太喜歡自己了。」而是因著他人而能愛自己,或者透過他人而喜歡上自己,我想這就是「愛自己」的入口吧。
芥川獎得主平野啓一郎:「愛」是因為他人而變得能喜愛自己
我所謂的愛自己,並不是攬鏡自照,感嘆:「我真是太喜歡自己了。」而是因著他人而能愛自己,或者透過他人而喜歡上自己,我想這就是「愛自己」的入口吧。
莊祖宜 X 馬世芳:遇見廚房裡的人類學家(上)
做菜對我來說是很舒壓的事,因為是勞力而不是勞心。而讀書或寫作我常常花了半天時間才能寫出兩段文字,甚至最後還是得刪掉。那種時候我就會去淘米煮菜,這是最能讓我紓壓的方式。
莊祖宜 X 馬世芳:遇見廚房裡的人類學家(下)
我其實對有機食品的流行覺得很奇怪,因為真的要講究健康,就該吃自然的食物,為什麼反而要花昂貴的錢去購買經過加工的「有機食品」。
獨處而不寂寞——讀達格.索爾斯塔的《第11本小說,第18本書》
如果我沒有誤解的話,作者達格・索爾斯塔應該是個很典型的挪威人,永遠懂得善用挪威那足以將一切凝結的冷冽,從看似平緩不動的人、事、物下手,然後帶著旁人,滿懷好奇地去觸探北國世界樣貌多端的靈魂。
歐巴馬也大讚!《完美婚姻》為什麼是2015年被討論最多的小說?
歐巴馬總統與亞馬遜書店不約而同選了蘿倫・葛洛芙口耳相傳又獨具感官刺激的《完美婚姻》為他們的年度之書。這效應好似《控制》──讀者往往無法抗拒揭示現代婚姻中黑暗面的故事。
如果上班族讀了《如果,高校棒球女子經理讀了彼得.杜拉克》
岩崎夏海的這本新作,傑出之處就在於,擷取彼得杜拉克在原著中的精髓,以重新打造一支高校棒球隊過程中的起落沉浮,印證理論與實際,就像是把艱深難懂的《九陽真經》,改寫成簡單易讀的《九陽豆漿機使用指南》。 
馬世芳 X 蔡崇達 對談(下):身為砲灰的一代,我選擇奮力衝撞時代
我的寫作生涯上半場都是去刨他人內心的真相,當我需要看到自己內心時,我的方式是背過身仔細看,看自己內心到底哪裡痛,在最痛的點一刀剖下去。
馬世芳 X 蔡崇達 對談(上):我剖開自己的心,希望你們能看見
我打開這幾十年,對台灣及大陸來說都是魔幻現實的幾十年,所有人在這個歷史潮流中或是被甩落、或是突然間被捧高,有人崩塌、有人崛起,每個人內心都遭受巨大的衝擊、感受到巨大的矛盾,看過這些,希望我們彼此能夠多些相通與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