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發表文章數:30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成立於1998年,兩年舉辦一次,每屆歷時十天,選映來自全世界近140部紀錄片,並規劃專業競賽、論壇、工作坊,吸引來自國內外三萬以上的觀影人次,是亞洲最具規模、也備受期待的紀錄片盛會!
  • 確認
  • .
【TIDF20週年】當舞伴缺席,你如何跳探戈?
吳耀東表示,拍這部紀錄片是因為公視製作人王派彰找上他:「你們也不要問我什麼,我就是要告訴你們拍紀錄片是這樣子。你們接不接受,你們家的事。我拍紀錄片就這樣子。我覺得的紀錄片就是這個樣子。」
【TIDF20週年】開放的海洋,不開放的心
導演張也海.夏曼提及:「所謂台灣的海洋文化,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海鮮飲食文化、捕撈文化啦!最明顯就像是鮪魚季啊、旗魚季啊,它們只是一種商業的操作、嘉年華式的呈現,透過儀式和表演在每年季節去交代海洋文化。」
【TIDF20週年】既然拍了,就留下來繼續拍完
《血琥珀》裡被記錄的對象,有的來自中國、有的來自不遠的德乃鎮,有的曾在台灣做了幾年工⋯導演說:「暫時不太想拍紀錄片,拍著拍著發覺人會慢慢越來越殘忍。」
【TIDF20週年】自我與影像的對話
「當年父母為了小孩出生買了V8拍攝影像,我媽就是愛拍不拍,也沒有非常多,那個東西我和家人一起看時大家會笑,但我看到是有痛感的,像刺點一樣。」《鄉愁/餘像》這部片的起始點就是這些素材。
【TIDF20週年】回憶顯影,回家路上
《回程列車》記錄兩段回憶的追索之旅,向自身與家人的過去提出探問。影片雖從家族記憶出發,但抽掉了旁白敘事中特定的歷史名詞,讓整部片不只聚焦於國共歷史下的微觀人物,更像是一面足以反映人類共同處境的鏡子。
【TIDF20週年】生死兩端的靈媒
導演陳文彬表示:「我之前在學校也教紀錄片製作,但《此後》這部片與『如何做好一部紀錄片』的原則完全背道而馳⋯它一點都不好看,我把所有好看的元素都拿掉,激動的 、衝突的、有對立和解等等,這在素材裡面都有,但我全部都沒用,因為那沒有意義。
【TIDF20週年】生命很殘酷也很沉重,因此想更輕盈的去看待
「家庭相本」是很不真實的,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只會拍下快樂的時光,不會拍到生命中那些比較陰暗場景,甚至根本不會拍到死亡⋯但導演認為他的叔公是一個特例,他就是從年輕到老一直在拍這些東西,像是他小孩走了、他太太走了,躺在棺材裡面,他也都會拍下來。
【TIDF20週年】走一遭無聲的生命教育
大體老師像是教具,而不是曾經充滿生命光輝的人,在解剖室中,上課緊湊的節奏也彷彿掩蓋了大體老師的生命及貢獻。導演陳志漢說:「我覺得我的工作就是,讓他們很清楚的知道這一個人⋯有一群愛他的人在他的身邊,他們是抱持什麼樣的心情把大體捐出來⋯」
【TIDF20週年】時代之河的交會
「在台灣,無論參加政治運動還是工作,我覺得家庭總是一種壓力的來源吧。」《錢江衍派》的導演們選擇用演繹的過程來表達議題:就是因為家人沒辦法演⋯他們試圖去理解他生命經驗以外的人事物的過程,藉此他們才會去思考自己是哪一個角色,自己是哪一種人。
【TIDF20週年】不會結束的對話
有人說攝影機是一把槍、一把刀,拿著它是在逼迫被攝者,但如果這個逼迫的意義是好的,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可以⋯以《日常對話》獲柏林影展泰迪熊獎的紀錄片導演,黃惠偵表示電影帶來了距離,讓我們可以抽離地看這些年我們發生了什麼。
【TIDF20週年】一種試著愛「她」的方式
馬來西亞的華裔導演廖克發,從小跟父親的關係疏離,透過拍紀錄片,他一路回溯到家族的秘密,揭開一段不爲人知亦被視爲禁忌的國族傷痕⋯最後成品《不即不離》雖於各國影展映演,然至今在馬來西亞仍被禁止公開放映。
【TIDF20週年】被碰撞的真實
必須跳脫狀態才更能看清問題。擔任《徐自強的練習題》剪接指導的廖慶松說:「紀岳君導演太想幫徐自強講話了。」紀則認為事實上是想要幫自己⋯徐的家人為了幫他打官司,賣房子籌錢;紀前三年的拍片過程也因提案碰壁、沒有金錢和成果,一度要放棄。
【TIDF20週年】有熊出沒,惡人勿入
嬌小並身為女性的導演李香秀,從挖掘台灣文化歷史到上山下海拍攝記錄片,耗時六年的最新作品《黑熊森林》,是導演親自一次次地背起背包,上山守熊與挖掘兩位與台灣黑熊及山林相關的動人故事。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蘇弘恩《靈山》祖父的山林、祖靈
《靈山》是蘇弘恩導演的第一部紀錄長片,身上留著太魯閣族與閩南人血液的他,穿梭在這兩種身份認同之間,讓他得以雙重視角來觀察台灣的原住民。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李立劭《南國小兵》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
這些小兵1961年才到台灣,足足比1949年撤退來台的晚了12年。此時保密防諜的氛圍已減弱,讓他們的反共意識特別突出,但弔詭的是他們又不如1949年那群老兵正統。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郭亮吟、藤田修平《灣生畫家-立石鐵臣》尋人、尋畫、尋史
影片製作從構想開始接近十年,第一次拍攝是訪問立石鐵臣的妻子立石壽美女士,當時她已經90多歲。立石鐵臣本人已經過世、找尋立石鐵臣留在台灣的重要畫作也相當難。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黃亞歷《日曜日式散步者》風車詩社的幻夢歷史
《日曜日式散步者》把這段風車詩社的歷史重新撿回來,讓這些台灣超現實主義的先趨者,得以重新沐浴在陽光下,讓他們的故事永恆封存,如繁星輝映未知的歷史長夜。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林婉玉《台北抽搐》翻閱人間音樂百科黑狼黃大旺
這支片有一個意圖是,跟著黃大旺去看這個城市的邊緣。我覺得那些都呼應我的想法、他的生命狀態,像是我們要去哪裡、想講什麼,只是我沒有很直白的在片子裡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