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公社

發表文章數:14

個人簡介

土逗公社作爲一個結合線上線下的內容平臺,力圖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創造屬於青年人的資訊清流。 我們是不斷行走的土逗,以土爲基,在艱苦貧瘠的土地生根發芽;我們是苦中作樂的土逗,以逗爲道,在人人自危時代開花結果。「土逗公社」相信民主、開放、平等、以用戶爲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動能,激發改變世界的靈感,探索人類更好的活法。 我們願與你一起,關注世界上的每一個被銷聲匿迹的生命,反思我們的每一個「無能為力」,用另類的視角探索世界,一步步靠近人人平等、物質豐裕。

  • 確認
  • .
2017/12/05 | 土逗公社
掃除「低端勞動力」:抽乾了血,心還能跳嗎?
距離11月18日晚北京大興區「聚福緣」公寓的火災已經兩週了。從他們的「頭七」起,北京全城開始了對外來人口聚居區的清理工作......
2017/12/05 | 土逗公社
掃除「低端勞動力」之弊:抽乾了血,心還能跳嗎?
距離11月18日晚北京大興區「聚福緣」公寓的火災已經兩週了。從他們的「頭七」起,北京全城開始了對外來人口聚居區的清理工作......
2017/12/03 | 土逗公社
《銀翼殺手2049》:作為人類,你是什麼?
面對浩瀚的宇宙,人類應該保持更多的謙遜。就像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和馬克思(Karl Marx)分別呼喚的一樣,超人終將到來,歷史終將開始,而我們這些失去了奮進精神的末人們,就隨之風吹雨打去吧。
2017/12/02 | 土逗公社
《銀翼殺手2049》:男人會夢見母猴子嗎?
面對浩瀚的宇宙,人類應該保持更多的謙遜。就像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和馬克思(Karl Marx)分別呼喚的一樣,超人終將到來,歷史終將開始,而我們這些失去了奮進精神的末人們,就隨之風吹雨打去吧。
2017/11/19 | 土逗公社
時尚之都的喪與窮:我在米蘭當服飾店員
我結束了8年的辦公室生涯,隻身來到義大利,準備繼續進修,為職業轉型做準備。在義大利認識的一些中國留學生,有做買手代購的、有做地陪翻譯的、有做旅館前台的、甚至有當臨時演員的,語言越好兼職機會越多。我的語言水平還不夠「給力」,只能給中國人打工。
2017/09/24 | 土逗公社
如何學習馬克思的《資本論》?
今年是《資本論》第一捲發表150週年,在1867年出版以後,尤其是十月革命(1917)後這一百年來,世界各國的進步學者針對《資本論》已經發表了大量的著述,它對社會產生著巨大的影響,下面就和大家分享一下學習《資本論》的心得。
2017/08/01 | 土逗公社
張翠容:藉伊斯蘭化硬銷強人政治難解土耳其憂鬱
這種集體的「呼愁」或許造就了埃爾多安。在公投投票日前的最後拉票活動中,支持政府陣營祭出奧圖曼帝國歌舞,參與者無不興奮跟隨扭動身體,奧斯曼的幽靈沒有離開過土耳其。
2017/07/19 | 土逗公社
信息時代的三角貿易:iPhone、低頭族、富士康
邱林川的這本《再見i奴》(Goodbye iSlave, 2016)提出了一種新的言說方式,使「信息技術可能帶來什麼危害」這個問題呈現出一個全新的面向:信息技術的發展對人造成傷害。這件事無需等到未來,它早已在發生。
2017/07/03 | 土逗公社
物語消費時代:卡牌遊戲為何風靡全球
我們不應忘記商業遊戲的本質,即商品。免費玩家投入時間、精力、情感、友情等等,用「身體勞動」生產數字。付費玩家則只需投入一樣東西:金錢,用金錢購買數字。
2017/06/25 | 土逗公社
另類民謠介入台灣:評《菊花夜行軍》十五年演唱會
15年了,〈風神125〉和〈菊花夜行軍〉繼續傳唱,感動每一個想家、欲歸家與尋家而不得的人。15年,交工的音樂養分與創作理念,支持了南洋台灣姐妹會等社區實踐,哺育了諸如音樂、策展、戲劇等更多的文化作品。
2017/05/24 | 土逗公社
武打靠演技,武校為安親:中國武術被KO之路
「中國武術是否能贏得現代格鬥」只能作為一個歷史論題,去看當今武術是如何在中國的市場化與城鄉變革中被利用,它是如何拉扯那些被剝奪者的命運,或許才是我們探視如今這個光怪陸離的時代的正確入口
2017/05/07 | 土逗公社
殺死巨人,人類就能自由嗎?
《進擊的巨人》所展現的正是這種超越個人存在和力量的「巨大之物」,以及人們對它的恐懼和不安。但是《進擊的巨人》在日本以外的「巨大」人氣,說明對這種巨大如謎之物的恐懼和不安,已經在世界範圍內被廣泛共有。支配著現代社會的巨大的力量確實存在,但是人們卻無法具體地去想像它。
2017/04/20 | 土逗公社
張翠容:沖繩的帝國幽靈
我在沖繩首府那霸逗留兩天,便北上趕往邊野古去。到達現場,才知道抗爭者不僅有駐札營地作長期抗議,還出海在美軍準備填海的水域抗議。他們各自乘坐獨木舟圍堵美軍工程範圍,阻止他們施工,並與海上保安廳對峙。這種海上行動竟然自1997年起每天都在進行。我的天,這是怎麼樣的毅力啊!實在讓我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