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沉思

發表文章數:44

個人簡介

國內資深足球球評,詩人,社會觀察家。因為研究所唸的是公法,因此對於各種社會議題有高度的興趣,常以體育人的角度,為各種社會現象做出評論與註解,他的中心思想是,救體育就是救國家,救國家就能救體育。

  • 確認
  • .

2018/11/23 | 左岸沉思

你可以放心支持東奧正名公投,因為「申請」和「同意」這兩個關鍵字

即使公投案的結果是同意,仍會繼續以中華台北參加目前的國際賽事,其他的事項請中華奧會依照國際奧會的規定辦理,沒有「政治力」強制奧會要換名字,也能夠繼續保障選手的權利,但只要進入更名申請程序,台灣就會是一個「台灣人都同意」的名字。

2015/06/16 | 左岸沉思

世界盃資格賽高喊:「別讓外勞把我們的主場變客場」這到底是動員還是歧視?

「泰勞、印傭、越配、賓妹」,好像每個東南亞國家的人在台灣,都被冠上一定的身份地位,事實上每個不同的民族跟工作都應該受到尊重。台灣人到紐、澳工作,就被美稱為「打工渡假」,用稱謂來貶低別人、抬高自己,其實是一種民族自卑感的表現,因為在實際上根本沒有太大的差異,只好用名稱來顯示自己的不同。

2021/02/21 | 左岸沉思

台灣女足備戰世界盃:球員請假「集訓」,體育署一天只想發516元

當球員辭去工作,或是暫停教職請代課老師,進入國家隊為國家爭取榮譽,體育署最初卻只願意給予選手每天516元新台幣的集訓津貼,很多選手就這樣咬著牙拼了,我卻認為根本不值得,不要再用「代表國家是一種榮耀」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

2020/12/31 | 左岸沉思

【關鍵時事】沒有交錯,就沒有車禍:「機車兩段式左轉」反而造成更多事故

如果「機車兩段式左轉」可以減少跟左轉無關的違規,那也太神奇了,難道你會覺得規定轉彎要打方向燈,可以達成減少闖紅燈的效果嗎?錯誤的邏輯就會造成錯誤的政策,「機車兩段式左轉」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2021/04/24 | 左岸沉思

從法規看中壢員警盤查事件:警察什麼狀況可以盤查民眾?罵警察就算妨害公務嗎?

女子對員警說「你很蠢耶」,員警表示這是「妨礙公務」,然而所謂的公務,必須是「依法執行之任務」,既然前面還沒達成《警職法》的發動要件,員警的「查證身份」行為並不是公務。

2021/04/21 | 左岸沉思

歐洲豪門球隊宣布另組「歐洲超級聯賽」,為何歐足聯與各國足協暴跳如雷?

歐洲超級聯賽目前的規劃由15支歐洲的頂級球隊組成,再邀請其他5支球隊一起加入,就規則上來說,這樣並沒有違反現有的各種章程,目前這些球隊也未表示要退出原有的聯賽,那為什麼歐足聯會暴跳如雷呢?

2021/03/19 | 左岸沉思

台灣「鮭魚之亂」與日本「惡魔命名騷動」:命名權到底是孩子自己的,還是父母的?

跟命名有關的事件,在日本會被稱為「惡魔命名騷動」,這個事件真正引發討論的,其實並不在「惡魔」這兩個字所代表的爭議性,而是更多更深層的哲學問題與法律問題......

2021/02/26 | 左岸沉思

「區間照相」為什麼侵犯隱私?毫無理由被他人掌握資訊,本身就是最大的危害

有人說「區間測速哪有什麼個資問題,難道你怕你違規被中國知道嗎?」這就是對於個資沒有概念,因為沒人想知道你有沒有超速,想知道的是你每天開車去了那裡。也許你無所謂,但不是每個人都無所謂。

2020/11/17 | 左岸沉思

我踢球跟下棋一樣失敗,但造就我最後的樣子——是我喜歡的那個樣子

世界就是這麼奇妙,我因為一盤棋沒下好,所以跑去教棋,養成了對自己有興趣的東西發表意見的習慣,最終成了球踢得爛,跟足球圈也沒什麼淵源,卻成為足球球評的人,我踢球跟下棋一樣失敗,但沒有因為這樣而人生失敗,也沒有因此成功,只是造就我最後的樣子。

2021/02/24 | 左岸沉思

女足「516元集訓」問題暫時解決,但台灣仍需破除三個培訓國手的迷思

女子世界盃的培訓待遇暫時解決,只是個案審查拉鋸後的結果,並沒有改變結構性的問題,正本清源之道,就是要提高選手進到國家隊比賽或是訓練時的待遇,背後則是過去台灣培訓國家隊選手時,所碰到的幾個迷思。

2015/08/01 | 左岸沉思

一個國家到了中學生「不站出來就沒救」的地步,這不叫勇敢,叫悲哀

教育不只是上課教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我們怎麼透過各種管道去認識這世界上的一切,現在這個時代,是無法去阻止我們認識真相的。

2015/04/29 | 左岸沉思

東京不是因為有了天空樹才偉大,那我們是為了什麼要蓋台灣塔?

我們經常活在這樣的迷思當中,總以為我們要擁有些什麼,才能彰顯自己的存在,總以為要比別人更高、更大、更富有、更豪華,才能證明我們的偉大。

2015/06/01 | 左岸沉思

隨機殺人事件已經夠悲痛了,別再讓一個罪犯撕裂我們的社會

我們要做的事情可能有幾百件,最不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彼此撕裂,當你在叫罵、指責的時候,你得到救贖了嗎?受害者得到救贖了嗎?犯罪者本身得到救贖了嗎?兇嫌殘酷的一刀,不僅割破了無辜女童的咽喉,也割破了人心的脆弱。

2018/03/20 | 左岸沉思

為什麼李敖是有毒的?

李敖有毒,只因為他打了一名搶匪,你沒有關心平常他無緣無故亂揍的那些路人——你把他當成英雄在追捧時,沒有意識到他隨機打人不對。

2018/01/04 | 左岸沉思

諷刺的是,台灣最不遵守「偵查不公開原則」的就是檢警調

許多人討論王炳忠直播搜索過程算不算偵查不公開,但很少人思考媒體報導的辦案影片由何處而來,當檢警調單位把公關放到治安前面,本末倒置的結果,我們有一天可能連真相是什麼都難以知道。

2015/07/22 | 左岸沉思

一個真正的記者應該大聲的說:「我的工作是採訪,而不是上網」

在這個資訊發達的年代,如果媒體要透露的只是比分,閱聽人只要自己上網查詢就好,因為記者的資訊也只是查查網路資訊,再重新轉發出去而已,快,真的有任何意義嗎?

2018/05/29 | 左岸沉思

當警察想的是「希望轄區內販毒人數第一名」,治安怎麼可能會好?

治安的好壞可以比較,但是治安本身不是一種比賽,為了比賽要贏,你就會有各種奇招,假設需要在一個月內抓到KPI設定的藥頭數量,除了「小案大辦」之外,就只能養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