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澤民

發表文章數:40

個人簡介

台大電機系畢業,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政治學博士,現任教於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政府系。林教授每年七月均參與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及政大選研中心「政治學研究方法訓練營」的教學工作,並自2012年起每兩年五月中至六月底在台大政治系開授「理性行為分析專論」密集課程。林教授的中文部落格多為文學、藝術、政治、社會、及文化評論。

  • 確認
  • .

2020/08/14 | 林澤民

【關鍵時事】與其說馬英九是中國代言人,不如說是他「消極負面」性格的表現

馬總統並不享受他的職權,他穿短褲慢跑的時候意氣風發,勘災的時候則愁眉苦臉,還嗆災民說:「我這不是來了嗎?」

2020/09/22 | 林澤民

中共對台施展「危險邊緣」策略,奏效的前提是雙方的對峙必須是「懦夫賽局」

中國要用「危險邊緣」策略來逼台灣讓步是不夠的。只要台灣民意認為讓中國統治是最壞的結果,「危險邊緣」策略便不會奏效。

2019/06/26 | 林澤民

民進黨初選民調五單位「抽樣分佈」結果一致,是否值得懷疑?

民進黨說「有相近的民調結果才顯見此次總統初選民調的品質值得信賴,如果5家單位的民調結果差異過大,那才是值得擔憂的事。」其實是不對的。差異過大固然值得擔憂,太過相近也是問題。

2018/11/24 | 林澤民

如何了解同性婚姻:性別認同的「語言遊戲」

生、死、性都是本質可爭議的概念(essentially contestable concepts),其中尤以「性」為最。當異性戀者把解剖學的性別當成「性」的本質、把男女婚當成「婚姻」的本質來想像同性戀者的居家生活,是沒有辦法了解同性戀這個社群的。

2020/08/05 | 林澤民

從「拔除郝柏村」與「化解台海危機」解讀李登輝的領導風格

李登輝有一句名言:「我是不是我的我」,世人把這句話解為他善於沉潛、偽裝。但要在權勢之前沉潛、在虎口之下偽裝,即使不是做不到,也不容易甘之如飴。李登輝做得到,必然有他絕對的信心。

2020/05/05 | 林澤民

如果「普篩會篩出很多偽陽性」,那我們還能信賴之前的採檢結果嗎?

防疫中心之前採檢的結果還值得信賴嗎?那400多個確診個案難道沒有偽陽性嗎?本文針對這個問題,提出貝氏統計學的解釋。

2020/01/15 | 林澤民

2020總統大選的「蓋牌策略」與「棄保效應」

「蓋牌」策略的高明之處,便在於它掩蓋了民意的準確估計,讓韓陣營有操作棄保的空間。因此,我們不能排除有部分選民會在資訊不完全的狀況下,執行棄保。

2018/10/18 | 林澤民

中選會需要逐一點算連署書,才能確定公投是否成案嗎?

用抽樣方法判定連署以微小差距不成案不必然會引起紛爭。會引起紛爭的是連署民眾對公權力的信心問題。如果連署民眾對公權力缺乏信心,則即使用逐一查核點算的方法,因些微差異而不成案的連署案仍然會引起紛爭。

2016/03/03 | 林澤民

你選擇拯救流浪貓還是鯨魚?這問題其實可搭配「電車問題」來思考

在人生的旅途中,當我們自問:「我要做什麼?」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先知道我們究竟是在哪些故事裡的角色、和我們的角色有關係的還有哪些人、還有我們所來自的究竟是怎麼樣的過去?

2020/11/08 | 林澤民

什麼是「抽樣誤差」?為何外國媒體報導的跟老師教的不一樣?

華郵、ABC在描述其民調方法時特別強調其抽樣誤差是在「納入設計效應」(including design effects)之後計算所得。什麼是「設計效應」?

2020/06/03 | 林澤民

該不該讓民眾做抗體檢測,來評估新冠病毒的盛行率、死亡率?

受病毒感染的人並不一定有症狀,而一般人是有症狀才會尋求病毒檢測,以確診數來估算病毒盛行率不但不準確,而且會高估了感染死亡率。很多公衛專家因此主張抗體檢測,是估算盛行率較好的方法。

2018/11/27 | 林澤民

如何了解同性婚姻:性別認同的「語言遊戲」

生、死、性都是本質可爭議的概念(essentially contestable concepts),其中尤以「性」為最。當異性戀者把解剖學的性別當成「性」的本質、把男女婚當成「婚姻」的本質來想像同性戀者的居家生活,是沒有辦法了解同性戀這個社群的。

2017/02/23 | 林澤民

那些年我們一起睡的統計學:算變異量為什麼要除以n-1?什麼又是「自由度」?

樣本變異量是基本統計學一個很難懂也很難教的概念。初學統計學的學生一開始就遇到這個概念,如果沒學懂,很可能就對統計學喪失了信心或興趣。

2018/08/07 | 林澤民

沒被算出來的「黑天鵝」:我們該不該用數學分析人類行為?

使用數學,讓我們的論述能夠保持邏輯上的「一致性」(consistency)。批評數學模式,應該批評模式之錯誤或不完全的假設,而不是批評數學。

2018/01/24 | 林澤民

p值的陷阱:為何頂級方法論期刊做出禁用p值的決定?

在近十多年來,不只是政治學界,而是很多學門,特別是在科學領域,有很多文章討論傳統統計檢定方法、尤其是p值統計檢定的問題,甚至有位很有名的統計學者,Andrew Gelman寫了篇文章,叫作The Statistical Crisis in Science──「科學的統計學危機」,說是危機一點都不言過其實。

2017/01/14 | 林澤民

為何「科學」無法克服民眾的食安疑慮?

談到美牛進口爭議。我建言說用「機率」來為食安政策辯護是無法說服民眾的。我說:政府發行公益彩券,其中獎機率幾乎為零,難道政府要勸民眾放棄中獎的希望?而即使中獎機率極小是科學的客觀事實,這對民眾也沒有說服力,因為民眾買彩劵,相信的是「命運」而不是「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