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口社會學
發表文章數:110
巷仔口社會學的文章,由國內外社會學者貢獻所寫,作為一個社會學科普的公共部落格網站,希望以社會學的角度來觀察、評論當前的社會現象。
  • 確認
  • .
愛情作為一項意指,便因為它那貪得無厭的特性而惡名昭彰
愛情符號(意符)篡奪了意指(愛情)的地位,讓戀人們陷入了一個不折不扣愛情符號的叢林中。唯有將愛情視為一符號系統、並試著解讀其符號,我們才能夠理解究竟愛情是如何透過社會心理的模式來加以傳遞。
地方消滅論?安倍「地方創生」政策作為日本地方治理新模式
此施政計畫的目的是要解決三個困擾日本社會的問題:勞動力人口的減少、人口過度往東京集中、地方經濟面臨發展困境。新成立的創生總部將致力於地方人口的回流工作,力圖在地方創造就業機會,打造能讓年輕一代成家生子育兒的環境。
「長照2.0」的三個案例:沒有自主生活的選擇、一天只能換兩次尿片、機構不是人住的地方
以下分享三位障礙者在臺灣社會如何為了和多數臺灣公民一樣,可以自主生活在社區,融入社區的故事。期待受到當前政府積極推展長照2.0的重視,包括今年底身權公約審查的參考。
滅火、收拾殘局不能根治問題:新世紀公益組織應有的社會定位
「政府失靈」給了公益組織舞台,傳統宗教性質的慈善團體提供救濟,給予情感支持,是消防隊的角色:滅火,收拾殘局,那不能根治問題;現階段只做弱勢者的協助,只做問題倡導的公益組織,恐怕對改善問題的幅度是有限的。
韓國女性的「火病」:我們所受到的壓迫,身體都知道
女性被期待結婚、生子、進入家庭,中斷自己的事業、放棄自己原來的理想,負擔起所有家事與育兒的重擔,還必須要控制自己的情緒與不滿。但事實上,無止盡又不平等的家事重擔,很難不點起女性胸中的那把熊熊怒火。
不老神話的背後:「老年歧視」的社會學觀察
學齡前兒童由祖父母照顧的比例由1980年的14.64%上升到2010年的34.74%。被國家定義為「依賴人口」與「被扶養人口」的老人,實際上卻密集從事難以被量化與計價的照顧工作,承擔原本該由國家擔負的責任。
從三個原住民文化權益的提問,看見「相對主義」思考「公共性」的四個謬誤
我們要如何從討論當中找到以公共性為基礎的解法,也許可以從以相對主義思考時常見的謬誤來看。從相對主義出發,我們同時需要看看「反」相對主義的思考是如何被相對化,同時更需要以「反」「反相對主義」的思考來破除迷障。
笨蛋,問題在制度!——我們需要甚麼樣的年金體系?
我們應該要思考的是台灣民眾想要何種年金體系?何種年金體系適合台灣?如何透過不同的機制形成社會大眾的共識?而非只是思考如何減少給付、增加保費,此種飲鴆止渴的改革構想。
所有婚姻制度都是歷史偶然:解構反同婚神話
目前反對同婚的說法,除了「自然」、「傳統價值」之外,還能拿什麼來說嘴呢?唯一的只有道德式,而且是「唯我獨尊」的三流道德式說法而已。號稱全面執政的民進黨,你們執政的基礎,還是建立在這些三流的道德論述嗎?
災難後的遺緒、重生與照顧工作: 從一名高雄氣爆後重傷女性的家庭生活談起
當災難發生在勞工家庭的女性身上,面對的災難經驗是交錯著經濟、母職、照顧工作、長期照顧、身體復健等多重交織的災難經驗與災難難題。
為什麼沒人說「老祖父」的秘方?談女性與另類醫療
女性對替代療法的偏好或許也反映了她們對現代醫療更人性化與醫病關係更加平等和諧的需求。在這個前提下,替代療法提供了女性生物醫學以外的另一種選擇。
「把裙子穿回來」:女性與運動的矛盾情結
這篇文章並不企圖否定女性在運動休閒消費中獲得的愉悅與賦權,而是認為我們不應輕忽持續存在著的那些有關女人、運動的性別想像與規範。
社會運動的研究有用嗎?
社會運動研究之所以能發揮作用,並不在於它已經構成一套抽離具體情境的知識體系;反而是它能夠成功地接嫁至特定的歷史脈絡之中。
教授的論文都是用抄的?台大校長倫理爭議的分析
台灣如何製造出這麼多轟動國際的不倫理案件?科技部的研究計畫審查機制是否有什麼問題?未來學界該如何回應研究倫理的議題?
高齡化社會的一帖解方?我國老人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現況與願景
老人雖是關懷據點的服務對象,但更進一步,希望老人也能成為規劃據點服務的主體,成為經營團隊的一員、成為健康促進課程的師資與志願服務人力,當然,也可以達成減少高齡歧視與活躍老化的目標。
拜拜拿不拿香,是公共議題嗎?
撤香爐及供桌這個事件是公共議題嗎?許多廟宇界的人士恐怕不一定認為如此。媒體上被當作公共議題討論的事件,何以在許多廟宇界的人士會認為那是「別人的廟事」?
低生育率真的是問題嗎?人口學新概念、生殖科技與少子女化的東亞
本文介紹探究兩個基本問題:在人口科學計算上,低生育率現象有沒有不同的評估方式?只能靠著增產報國來處理嗎?在生殖科技上,管控生育的技術又有何新發展與使用方式?
游盈隆教我們的民調玩弄終極奧義
保障人民權益的法案,永遠沒有最佳的立法時機,反而每個立法過程的時間點都是伸張人權的艱困時刻。執政者應勇於任事,承擔責任,不該操弄民調,給自己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