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口社會學
發表文章數:122
巷仔口社會學的文章,由國內外社會學者貢獻所寫,作為一個社會學科普的公共部落格網站,希望以社會學的角度來觀察、評論當前的社會現象。
  • 確認
  • .
色情現象與問題的社會建構:以台北市為例
為了瞭解台北住民對於色情活動的認知與態度,筆者曾採用深度訪談法及焦點團體法,針對色情業從事者、社會控制代表者及社會大眾等三類參與色情世界建構的行動者,廣泛而深入地蒐集並呈現他們對色情產業及性交易的集體意識。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三):讓我們重讀房思琪,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
在上一篇,筆者討論了為何眾多的房思琪們需要孤軍奮戰,甚至到最後必須慘烈地愛上對她施暴的對象,似乎在台灣這樣的社會結構中,無所逃遁。在這一篇,我將透過「回眸凝視」、「性別操演」、「陰性書寫」、「個人即政治展演」幾組女性主義的關鍵字,來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圖。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二):當一個女孩的生存之道,只剩下愛上那個誘姦她的老師
房思琪的「自我」生存之道,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慘烈。房思琪的自我在誘姦/強暴中受傷了,感覺被貶低、被侵占、被刪除,甚至被毀滅了,最後,被誘姦/強暴的被害人,自我認知逐漸崩毀,但在其掙扎、努力求生的過程中,卻是得出「必須愛上老師的結論」。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一):從「婦權政治」與「性權政治」談起
為何台灣女性主義運動,無法接住房思琪呢?本文首先將從臺灣女性主義運動「婦權政治」與「性權政治」的結構漏接開始談起。
聯考比較公平?論升學制度與教育機會的平等性
什麼是「聯考比較公平(或者沒有比較公平)」呢?這裡的「公平」對於社會學而言指的是教育機會在不同「階層」之間的平等性。
美國選出了川普、法國選出了馬克宏,世界會因此改頭換面嗎?
美國選出了川普、法國選出了馬克宏,世界會產生新秩序嗎?筆者比較相信最終還是會回到現有的政經秩序上,因為拼湊的政治經濟觀難以撼動現有架構。
修築萬里長城,還是推倒柏林圍牆?自己的婆媳關係自己救
婆媳問題在華人社會存在數千年之久,受傳統「父居制」的約束,女人一旦嫁人就要與夫家同住,讓這個問題成為已婚女性逃也逃不開的惡夢。
草帽的歷史社會學:從日本戰國時代的「真田紐」到三百年後的「大甲帽」
帽子是1960年代以前西方男子最具秀異性的衣著物件。尤其,草帽的原料雖然便宜,但是精巧細膩的手工技藝卻可以幫它們加值,使之產生出獨特的「平價時尚感」。
導航為何會導到迷航?技術哲學教我們這樣看
導航為何會導到迷航?如果我們從技術哲學的角度來看,就可以將這個問題置放在人與科技的關係中重新思考。
臺灣年金制度改革之內涵與思考
社會保險資源分配的基本原則之一,即在於由全體成員共同分享社會發展與成長之果實。與此同時,全體成員也應共同承受衰退時降低給付的不利益。
愛情作為一項意指,便因為它那貪得無厭的特性而惡名昭彰
愛情符號(意符)篡奪了意指(愛情)的地位,讓戀人們陷入了一個不折不扣愛情符號的叢林中。唯有將愛情視為一符號系統、並試著解讀其符號,我們才能夠理解究竟愛情是如何透過社會心理的模式來加以傳遞。
地方消滅論?安倍「地方創生」政策作為日本地方治理新模式
此施政計畫的目的是要解決三個困擾日本社會的問題:勞動力人口的減少、人口過度往東京集中、地方經濟面臨發展困境。新成立的創生總部將致力於地方人口的回流工作,力圖在地方創造就業機會,打造能讓年輕一代成家生子育兒的環境。
「長照2.0」的三個案例:沒有自主生活的選擇、一天只能換兩次尿片、機構不是人住的地方
以下分享三位障礙者在臺灣社會如何為了和多數臺灣公民一樣,可以自主生活在社區,融入社區的故事。期待受到當前政府積極推展長照2.0的重視,包括今年底身權公約審查的參考。
滅火、收拾殘局不能根治問題:新世紀公益組織應有的社會定位
「政府失靈」給了公益組織舞台,傳統宗教性質的慈善團體提供救濟,給予情感支持,是消防隊的角色:滅火,收拾殘局,那不能根治問題;現階段只做弱勢者的協助,只做問題倡導的公益組織,恐怕對改善問題的幅度是有限的。
韓國女性的「火病」:我們所受到的壓迫,身體都知道
女性被期待結婚、生子、進入家庭,中斷自己的事業、放棄自己原來的理想,負擔起所有家事與育兒的重擔,還必須要控制自己的情緒與不滿。但事實上,無止盡又不平等的家事重擔,很難不點起女性胸中的那把熊熊怒火。
不老神話的背後:「老年歧視」的社會學觀察
學齡前兒童由祖父母照顧的比例由1980年的14.64%上升到2010年的34.74%。被國家定義為「依賴人口」與「被扶養人口」的老人,實際上卻密集從事難以被量化與計價的照顧工作,承擔原本該由國家擔負的責任。
從三個原住民文化權益的提問,看見「相對主義」思考「公共性」的四個謬誤
我們要如何從討論當中找到以公共性為基礎的解法,也許可以從以相對主義思考時常見的謬誤來看。從相對主義出發,我們同時需要看看「反」相對主義的思考是如何被相對化,同時更需要以「反」「反相對主義」的思考來破除迷障。
笨蛋,問題在制度!——我們需要甚麼樣的年金體系?
我們應該要思考的是台灣民眾想要何種年金體系?何種年金體系適合台灣?如何透過不同的機制形成社會大眾的共識?而非只是思考如何減少給付、增加保費,此種飲鴆止渴的改革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