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威良

發表文章數:43

個人簡介

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台灣護理師、德國護理師及精神病患專業照護人,德國失智者專業照護人、從事動物輔助活動、教育及輔助治療的研究與資料搜集。著有《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歐美的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 確認
  • .
2019/11/07 | 劉威良
德國擴大「雙軌式職訓」,不讓大學與工業產業脫鉤
過去德國的大學與工業產業是脫鉤的,大學生畢業之後就進入自由市場中找工作。而最近幾年來德國大學年制減縮改革,除了把過去大學的碩士,實務性的分為學士與碩士學位,並進一步發展更實用性地職訓升級版的雙軌專業大學學科。
2019/11/03 | 劉威良
不想失去生活獨立性,德國病患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
在德國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一方面密集的專人照護,費用太高,也容易養成依賴別人照護而失去自我照護的獨立性。另外即使有個案無法自行自理生活,需要全天專人的照護者,也有每兩星期輪一位照護者的可能。
2019/10/10 | 劉威良
身為德國學校唯一的亞洲人,看到「小眼睛」表演我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這首歌剛開始的內容唱說:「所有的孩子都學認字,印第安人以及中國人......」唱歌時為了戲劇效果,學童們被教導以雙手食指拉開自己臉部的雙眼,讓雙眼變小而成狹長形,示意表演成是中國人的樣子。看到他們的表演,我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2019/09/01 | 劉威良
解構「沒大沒小」:兒子對我發脾氣,真的是我「活該」嗎?
想了很久,才覺得自己其實忽略了他已長成,他需要被更尊重的對待。這應該是這場衝突的引爆點。自己一直都是許多人的朋友,也平起平坐地和人交朋友。對自己的孩子,怎麼就疏忽而不認為他該被尊重了呢?
2019/08/15 | 劉威良
真的「老人國家養」:德國長者有社會保險做靠山,無須看子女臉色
台灣因為國家社會保險不足,人人缺乏安全感,所以要生產下一代來保障自己的晚年,而德國透過社會保險把個人風險減到最低,因此晚年過著有保障及有尊嚴。
2019/08/06 | 劉威良
踏遍歐洲展演的「好海洋藝術」,讓西方人對台灣難以忘懷
這幾年好海洋音樂暨表演藝術推廣協會在歐洲的音樂巡迴演奏,深受大眾喜愛,這樣的文化外交成就深入本地人心,讓國際人士難以忘懷,更不是政治外交可達到的。
2019/07/17 | 劉威良
大人禁止進入:從選市長到求職都由小孩包辦的德國「孩童市」
兒童體驗城讓兒童自己當家作主,學習決定各項政策與事務,他們從職業中學習賺錢,在失業時找諮詢,賺得薪資學會花用,儼然就是成人世界的縮影。
2019/06/30 | 劉威良
我問了德國丈夫:我去見前夫你會不開心嗎?
一直不知如何說出的秘密,在意外中有了解答。很多時候,小孩根本不是無知,無知的經常是冷漠的成年人。
2019/06/10 | 劉威良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至今未改名,面對轉型正義,德國選擇把傷口留下
轉型正義不只是空話,也不是只有掛牌就可以憑空運作。轉型正義其實應該落實在日常的生活中。德國過去曾有因歧視的分別心而造成的屠殺,所以他們的轉型正義著重於減低日常的歧視與尊重多元不同的族類,達到族群融合。
2019/06/06 | 劉威良
守護媒體獨立是公民義務︰德國全民付費製播公共節目
德國憲法法院清楚指出,公共傳播媒體不能受經濟因素影響,不能為五斗米折腰,因為它資金來源是全民的費用,必須獨立專業,不為商業機制所影響。
2019/06/06 | 劉威良
守護媒體獨立是公民應盡的義務,德國「全民付費」製播公共節目
全民承擔費用而使之獨立製作的目的,是要他們所製播的節目沒有市場營收的壓力,要真相可以毫不被扭曲的被呈現,更不能以駭人聽聞的聳動突顯節目,務必讓多元而專業的意見呈現。
2019/05/09 | 劉威良
德國長者「老而不休」,600萬人投入難民照護志工行列
德國的年長者,有些是獨居,不過他們似乎都活得相當出色,對他們來說,獨居不是可悲的象徵,反而是自主獨立的表現,而德國人好強,年老的身影更是要好看與自在。
2019/04/18 | 劉威良
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歷史
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
2019/04/18 | 劉威良
在政教分離的德國,薪資單被扣8~9%「宗教稅」是理所當然的事
德國的宗教企業機構早已普遍地用其信仰來選擇員工。應徵者若非屬於同一個宗教屬別,通常是被剔除在任用名單上。即使是基督教,也有不同教派,他們不會對同信基督但不同教派者更仁慈,而是視同沒有宗教者般地對待。
2019/04/18 | 劉威良
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的黑暗歷史
來到這個公園,一個靜謐的地方,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
2019/04/03 | 劉威良
70歲德國長者的自我批判:德國人都是罪犯!
德國在戰後仍然留下強而有力的種族歧視流派(Seilschaft),他們之間的連結非常強,彼此互相支援幫助,他們很多是現在的醫生、法官等高階社會人士,這些流派的人仍充斥在德國社會中。
2019/04/03 | 劉威良
70歲德國長者的自我批判:德國人都是罪犯!
德國在戰後仍然留下強而有力的種族歧視流派(Seilschaft),他們之間的連結非常強,彼此互相支援幫助,他們很多是現在的醫生、法官等高階社會人士,這些流派的人仍充斥在德國社會中。
2019/03/18 | 劉威良
為什麼德國父母不會「用警察嚇小孩」?
通過交通規則考試,德國十歲以上的小學生才能自行騎自行車到學校或任何地方,否則父母是要負責任的。這也是德國小學生第一次會面臨的生命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