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威良

發表文章數:71

個人簡介

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台灣護理師、德國護理師及精神病患專業照護人,德國失智者專業照護人、從事動物輔助活動、教育及輔助治療的研究與資料搜集。著有《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歐美的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 確認
  • .
2020/07/08 | 劉威良
德國健保畫出病人等級,醫生「看錢治病」失去懸壺濟世初衷
德國健康保險大致上分為公保和私保兩種:有義務必須參加保險者就參加公保;而自營業者,公務員或者是高收入的受雇者,則多參加私保。
2020/07/01 | 劉威良
睽違三個月重返德國,防疫現在似乎做得有模有樣了
翻找了規定,德國法規規定入境者必需隔離14天,並要主動和當地的健康單位聯繫。隔天一早得到健康局的消息:「 因為台灣為非風險區,所以無需居家檢疫。」這也就代表台灣被德國認證為疫情安全區。太好了!
2020/06/22 | 劉威良
選上等於八年鐵飯碗?德國南部市長即使不適任,也幾乎不可能罷免
德國是政黨政治,罷免市長或地方議員,常常就需要倚賴議會的地方議員來完成。甚至德國南部的兩個邦就連罷免都不可能,而必須依賴冗長的紀律程序裁決。德國市長任期大多五年到八年,罷免機制幾乎闕如或是仍在起步中。
2020/06/11 | 劉威良
讀馬建《中國夢》:書中暗黑享樂的官場,彷彿習近平生活的平行世界
從某個角度來說,習近平他實現了個人的《中國夢》。既然是夢,也就無關真實,習近平用他的大外宣,確實讓全世界的人都認為他和世衛是否都活在與真實生活完全相反的平行世界。
2020/06/03 | 劉威良
跟韓粉長者談香港,讓我更加珍視台灣民主
如果我們不嘗試對話,視而不見,將會產生更大的誤解,而誤解之後不被感同身受,最後就是為反對而反對,沒有是非,只有對立。而台灣是全民的,我們就算持有不同的理念,但民主對話思辨,刺激彼此思考,就更應被建立出來。 
2020/05/20 | 劉威良
護理師是助人的工作,但長期的精神耗損讓我燃燒殆盡
陪伴需要能量,護理工作除了專業的技術外,它還要有持續維持正能量的狀態,否則它無法幫助到別人,反而會燃燒到自己不自知。
2020/05/14 | 劉威良
母親節給兒子的信:德國人不用打罵教育也可以教導孩子,我應該也要試試
對一個全天要照護小孩的母親來說,我們的相處是全天的,你父親是晚上和周末才和幼小的你相處,經常他都可以是好脾氣的,我卻對你勸說不聽與撒野的行為經常力不從心。情緒起來時,破口大喊常常讓我感到越來越沒有修養。
2020/05/07 | 劉威良
如果思覺失調症患者殺人有罪,更該嚴厲咎責的是漠視公共安全的台北市府
犯罪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只是如果不正視此病的實質問題、不去了解病患,不使他和社會建立信任感,社會只追究結果,喊打喊殺非常容易,甚至槍決也不過是一顆子彈的問題。
2020/05/02 | 劉威良
「刺蔣案」反映有志青年的無望,成為「吹台青」的濫觴
刺蔣案的背景,正是台灣正處在一個即將被美國背棄而必須退出聯合國的時代,當年台灣年輕人,他們強烈地希望為台灣盡一份心力,希望台灣可以民主化,建立新的國家。
2020/04/22 | 劉威良
台灣捐助口罩,為何成為德國政府不敢說出口的「佛地魔」?
德國產業的巨大收入來自中國,這是背後大家都清楚的硬道理。另外,中國允諾賣給德國足夠的防護物資,並容許德國檢驗驗收,這些救命的物資依賴中國,這更是不能輕忽的理由。
2020/04/20 | 劉威良
異議人士在大外宣黑洞中「被消失」,中國到底怕什麼?
對中國政權來說,大外宣被國外人士給看破,可以用媒體限制來影響中國人民取得透明資訊的可能。想想看,如果中國學生因為交流來到台灣,親身看到台灣可以不封城,不鎖國,而且疫情可以真的可管可控,那這些從中國來台的交流學生對民主自由制度的嚮往就無可抵擋。
2020/04/06 | 劉威良
居家檢疫14天後:當我可以出門時,我才真正落地台灣
這幾天的獨處,讓我感到仍像是還在搭著飛機的延續時空,而我的獨房就像仍在空中繼續飛行的飛行器,十三天下來仍在空中飛,尚未著地。我想,後天醒來,當我可以開始出門時,我才會真正著地。
2020/04/01 | 劉威良
從德國返台見證第一線防疫工作,台灣真的令人安心
每個人都有各自回與不回台灣的理由,但自己的心情卻起伏不定。一些臉書的道德勸說,雖然有理,但是如果現在不趕快回台灣,今(2020)年就更不可能回台灣探親了。
2020/03/26 | 劉威良
台德防疫比較:台灣贏在資訊透明,德國人心忐忑但對傳染無感
德國就在最近的報導中,說出他們已經負擔不了了,報導文末,竟然出現此護理人員謙卑地請求,希望給長期接觸武漢肺炎的醫護人員每天檢測是否受傳染。這個醫護體系出了什麼問題,為何一個醫護人員需要如此要求?
2020/03/14 | 劉威良
德國有最先進的科技,但沒有陳時中部長,僅能坐視疫情擴散
德國沒有一個指揮中心,也沒有統籌各部門的部長,德國的中央堅持遵守法紀的結果,讓民眾失去警覺心,讓大家認為這個疫情沒有什麼大不了,是大家的過度反應。而這樣的結果,就是地方政府部門不知疫情輕重地散漫輕忽。
2020/03/10 | 劉威良
在德國人眼中,梅克爾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梅克爾(港譯「默克爾」)以女性的身份,在保守的基民盟內開疆拓土,堅持人道主義,開放大量難民進入德國,在外交贏得國際掌聲,但對她身處的保守黨成員來說,她顯得和這性格保守的主流政黨格格不入,覺得她是個異類。
2020/02/26 | 劉威良
歧視心態人皆有之,重點是你願不願意誠實面對?
在德國提到種族歧視,是個非常敏感的詞彙。每個人都害怕被別人聯想到自己有這樣的思考因子,擔心被貼上這樣的政治標籤,因為這樣就是政治不正確。但老實說,歧視在人人心中多少都有,只是我們要不要正視的問題而已。
2020/02/18 | 劉威良
獨裁不死,黑箱猶在,傳染病防疫悲劇將永存中國
醫護人員是這場防疫戰中最慘重的傷兵。這傷兵不能選擇戰場,更不能退卻,他們知道保護的防護衣物不足,但他們卻連畏懼的資格都不被允許,他們只能被迫投入救人,最終卻連自己也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