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威良

發表文章數:120

個人簡介

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台灣護理師、德國護理師及精神病患專業照護人,德國失智者專業照護人、從事動物輔助活動、教育及輔助治療的研究與資料搜集。著有《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歐美的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 確認
  • .

2022/01/11 | 劉威良

德國新政府正在進行中國的「轉型正義」,台德關係是否有機會朝建交邁進?

台灣問題牽涉到中國擴權的問題,身為歐盟大國的德國不能迴避,必須做政治的表態。在新政府更新的外交官網中,舊政府在過去外交官網中強調,「德國視台灣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這種叩頭的說法已被刪除。

2021/12/28 | 劉威良

重大民生議題不能單純以「是或否」來決定,德國至今沒有中央層級的公投

公投在德國中央的立法層級中很少被動用,1994年最後修過的憲法規範中,認為事務性的問題不能常常被公民直接投票來體現,是因為公投的「是或否」的投票結果,會降低國家立法機關的立法權責,基本上他們認為許多公共事務應該是由協商而來,而非用是非題的選擇來取代。

2021/12/14 | 劉威良

德國「紅綠燈聯盟」走馬上任,媒體期待忽略少數極端人士吵鬧、做事不拖拉

過去舊政府過半選民支持的執政團隊,因為放任得票僅有13%的極右派政黨的叫囂,阻礙舊政府許多前進的機會與承擔責任的作為,媒體期望新政府可以多照顧多數選民的需求,忽略少數極端人士的吵鬧,該做就做,不要拖拖拉拉。

2021/12/01 | 劉威良

德國大學生在孔子學院練出一口好中文,卻對中國人權與台灣毫無了解

一個資質如此之好的德國大學生學中文,卻對台灣這兩個字如此陌生,讓我除了感到驚訝之餘,甚而強烈懷疑這是孔子學院對授課學生資訊封鎖的結果。

2021/11/19 | 劉威良

德國大選「防疫支票」亂亂開,新政府出爐前疫情飆升責任卻無人擔

德國自9月大選以來,雖然國會已開議,但是未來的新政府仍未組成,許多政策措施都懸而未決,受到嚴重延宕,舊政府是看守政府,緊急措施多想留給新政府決定,因此決策防疫腳步緩慢。

2021/11/07 | 劉威良

藉由我的政治犯叔叔的生命史,寫出一本充滿傷痛的德文版台灣近代史

這本書在社群媒體宣傳時,一些海外的台僑子女與台灣人海外不懂中文的至親好友都很感興趣,因為他們終於有機會可以多了解台灣人的近代史與內心世界。

2021/10/27 | 劉威良

東德線民的自白:以前真心相信西德是納粹遺毒,做政治偵防是效忠國家並非壞事

當年東德線民為了偵防敵情,開放出走潮中,也讓線民到西德探聽敵方陣營的消息,從1949到1989年中就有超過1萬2000名的線民,在西德的敵對陣營中刺探敵情。

2021/10/18 | 劉威良

寧願不執政也不違背理念,自民黨、綠黨將決定下一屆德國政府的樣貌

德國人做事謹慎,小政黨與大政黨聯合執政,如果政見沒有得到實現的保證,那小黨寧可選擇不要一起背書執政,因為背棄選民的代價,就是下次大選過不了最低門檻的5%,將被排除在國會門外。

2021/10/02 | 劉威良

德國街頭完全沒有流浪犬,因為政府幾乎是把狗當成是車來管理

如果買賣不能禁止,那麼政府就應該考慮流浪犬造成的社會成本,應該徵收如同菸稅一樣的社會捐,來讓購買者意識到買狗行為所存在社會成本,而不是讓買者完全無須負責,想買就買、想丟就丟。

2021/09/25 | 劉威良

【德國的梅克爾時代】「媽媽總理」呵護德國16年,梅克爾仍留下許多未實踐的承諾

16年媽媽總理緊緊的擁抱,就如同石膏包裹太久的腿部肌肉,讓肌肉蒼白無力行動,除了起跑慢了其他國家許多,在衝刺的時刻還喪失勇氣,跑不出應有的成績來。

2021/08/30 | 劉威良

從翁啟惠與謝清志的冤案來看,台灣亟需參考德國怎麼做轉型正義「司法除垢」

想想過去白色恐怖時代,那些為主子效命的司法人員,他們都是在檢舉他人的體制中獲取自身獎金利益的人。司法人員在共犯結構中如何能做公平審判?

2021/08/14 | 劉威良

德國教育沒有「少一分打一下」,教出來的孩子會比台灣差嗎?

禁止家庭中父母打孩童的法律,在德國一直到2000年才有。現今即使是法律早已不允許打孩童,但是家中孩童被虐待致死的案例每年仍有150例左右。

2021/08/02 | 劉威良

德國的護理專業並不受尊重,常被指派擦洗病床等清潔與行政雜務工作

記得剛來德國的時候非常不習慣,自己身為護理人員應該是照護病患,但卻常常被指派做清潔、擦洗病床的工作。

2021/07/27 | 劉威良

披著「科技大國」外衣的德國官僚,在一場水災中完全被看破手腳

德國是科技大國,許多精密設備都是世界領先,但是遇到幾十年來老舊的國家機器,與十多年來朝大野小的政府官僚,行政體系只會遵循慣例,沒有慣例就無法作為的陋習,在災難中完全被看破手腳。

2021/06/30 | 劉威良

德國職場霸凌其實非常普遍,他們最會用「語言能力」來堵外國人

德國職場霸凌其實非常普遍,一問起來,不論是否為德國人,許多人都有類似的經驗。奧步到處都有,德國又常有一些讓人百思不解的烏龍狀況,個人只能告訴自己,我已經不是20年前傻傻的自己,自己的尊嚴不容他人踐踏。

2021/06/18 | 劉威良

德國同事與病患都確診,與疫情共處一年多,我體悟到懼怕無法克服病毒

不過與疫情相處一年半的我們,這星期開始可以實體去上瑜珈課,練跆拳道、做水上體操,去游泳、做芬蘭浴,情緒多少激動也流露出珍惜之情。

2021/06/10 | 劉威良

「疫情模範生」破功引起世界關注,但德國人認為台灣失守只是時間問題

在疫情的搶奪疫苗戰爭中,還好台灣之前嚴守了一年多疫情,保住上萬國人性命,現今採購的疫苗與國產研發疫苗都已漸漸部署完備,也步步到位。即使台灣疫情現有破口,我們也仍比全世界其他國家的疫情都來得樂觀,傷亡相對低很多。

2021/06/04 | 劉威良

疫情緊急但仍未失控,台灣卻出現匪夷所思的「疫苗之亂」

德國政府信用破產,是因為早期防疫措施出錯,但是台灣政府防疫做得那麼完善,辛苦建立的防疫信任,僅因疫苗採購問題就被民眾用腳踐踏,原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