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vocus

發表文章數:780

個人簡介

方格子vocus致力於成為華文創作者的第一站,以多元模式創造價值,期望讓每位專注的創作者自在分享、交流,放送你的知識與想像。在關鍵評論網的文章,都是由方格子創作者個別創作,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授權轉載。

  • 確認
  • .

2020/05/24 | 方格子vocus

首富之都的「死亡之軌」:矽谷人生勝利組的孩子為何絕望衝向火車?

加鐵穿過柏拉奥圖市大約七公里的路段,就是惡名昭彰的自殺走廊。在這裡自殺的很多是青少年,而且都是來自柏拉奥圖頂尖學區的孩子。更令人震驚的是,超過半數是亞裔學生。

2020/02/06 | 方格子vocus

為何美國醫療系統是趁火打劫的行業?我收到天文數字帳單的急診經驗

一旦你去過一次美國的急診室,你就永遠不敢再回去,也不敢再隨便生病。當你在尖鋒時間掛急診,如果不是搭著救護車進去,又沒有優先權的症狀,很可能等個七八鐘頭都不會有人理你。為什麼?

2020/01/01 | 方格子vocus

別再說雷恩是「零勝恩」了,整部《中華一番》最懂「剩食」的就是他

如果你覺得剩食、永續發展這些理念離你很遠時,不妨想想雷恩──那個雖然「零勝」,卻也「零剩」的雷恩。

2020/03/22 | 方格子vocus

在舊金山,「失業」比武漢肺炎更要命

最頭痛的是缺工嚴重,即使市訂最低工資每年上漲一美元左右,但遠不及舊金山生活所需,故大部分工人都必須要有兩份工作及搬到較遠的地方居住,加上交通擠塞,導致老闆缺工同時員工缺錢的詭異矛盾日益嚴重。

2020/02/11 | 方格子vocus

月租900美元住在衣櫥裡:舊金山的居住浩劫是如何煉成的?

2016年底某個深夜,矽谷東灣奧克蘭市的一個倉庫發生火警。這個倉庫非法隔間租給幾十人長期居住,每人每月收取四百美元到五百美元。大火熄滅後,消防隊員一共抬出了36具屍體。爾後,一堆新的倉庫管理法條出籠。可是問題的根源沒有解決。

2020/12/27 | 方格子vocus

這一切災厄的發生,始於人們無法理解三色豆的美好

人們無法理解三色豆的美好,但只要相信,三色豆一定會為我們的人生開創美好的未來。

2020/09/08 | 方格子vocus

真人版《花木蘭》拍成四不像,迪士尼的顧慮實在多到令人甘拜下風

1998年,迪士尼上映了卡通版《花木蘭》。這個版本因為服裝或文化等等不夠考究而飽受華人市場批評。2020年的《花木蘭》,也沒有逃過觀眾的糾察,不論是從場景、服裝、武打或是劇情都頗受爭議。

2020/04/23 | 方格子vocus

《國際橋牌社》:歷史文化是娛樂產業的根基,我們都離不開橋牌桌

台灣長久以來顧忌中國市場的觀感,創作上不太談論自己的過去,缺乏文化基礎之下,作品經不起時代的考驗。幸運的,台灣年輕的創作者終於意識到了本土性的重要。《國際橋牌社》嘗試以台灣過去的政治背景做為題材,將年輕世代覺得陌生的時代,包裝成高度娛樂性的政治寫實劇,對台灣戲劇界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嘗試。

2020/11/21 | 方格子vocus

《少女革命》:為什麼只有男性可以當王子,女性就不能拯救公主嗎?

童話故事裡的公主遇到了災難等待著王子來拯救,這樣的劇情屢見不鮮,但是《少女革命》點出了一點:為什麼只有男性可以當王子,女生不能拯救公主嗎?

2020/08/12 | 方格子vocus

浙江高考滿分作文:這種把佳句當樂高的寫法,說穿了其實什麼都沒講

坦白說一個高中生能寫成這樣,程度很好,只是讀者花費這麼大力氣解讀這些通靈請神、華麗詞藻,結果也只是常見的:「要追求自我,但不要過度標新立異」,難免有「拿關刀剔牙」的感受。

2020/02/29 | 方格子vocus

一個矽谷兩個世界:街友以兩小時為單位的家──Hotel 22

一位失業多年名叫尼克的父親,帶著一個唸小五的女兒,是Hotel 22的常客。這對父女就這樣每天晚上住在以兩小時為單位的家。

2020/08/12 | 方格子vocus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若沒經歷人生風霜,怎會懂得悲歡離合

〈我是隻小小鳥〉、〈山丘〉與〈給自己的歌〉這類型的歌,不經一番寒徹骨是無法感受到的。

2020/06/16 | 方格子vocus

Podcast爆紅的原因,以及我必聽的九個節目和其他推薦清單

Podcast很像是只有音檔的Youtube。有各式各樣的內容及輕鬆的節目,不會讓人聽了很有非得要進步的壓力,又同時能在裡面學習到不少有趣的知識。

2020/05/16 | 方格子vocus

《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沒有比這個更理想、更政治正確的情慾世界了

我們可以說《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討論了評論者,討論了獨立評論本身作為一種公眾平台溝通的可能,卻也美化了評論者。

2020/05/01 | 方格子vocus

為什麽金庸會說他最喜歡的人物是令狐沖和喬峰,最討厭韋小寶?

金庸在《鹿鼎記》之後便停筆,說自己寫不出來了,同時至此自我終結了「武俠」的概念,這種無法再繼續下去的狀況,其實很像是一則人生寓言。如果夢清醒了,前方已經看不到跟生存無關的東西,書寫只能複製實際的生活,我們幹嘛還要寫它呢。我們可以多想一下,為什麽金庸會說他最喜歡的人物是令狐沖和喬峰,最討厭的韋小寶這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