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vocus

發表文章數:832

個人簡介

方格子vocus致力於成為華文創作者的第一站,以多元模式創造價值,期望讓每位專注的創作者自在分享、交流,放送你的知識與想像。在關鍵評論網的文章,都是由方格子創作者個別創作,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授權轉載。

  • 確認
  • .

2020/12/17 | 方格子vocus

我們並不在意「旅行」,只希望有「打卡證明」

本文試著將文化路徑放在不同的光觀尺度,從觀光本身的模式到個人的觀光動機,因為我認為必須先對觀光有更多元的想像,才有可能在「文化」上做更多討論。

2020/10/11 | 方格子vocus

「選用在地的木,製出在地的美」,木工父親細細打磨親子關係

身兼三位孩子的父親,博博也讓他的孩子參與木工創作。他表示,有些電動工具確實不太適合年齡太小的孩子操作。但很多工具在明確指導及監督下,是可以讓孩子親手做做看。除了讓他們熟悉工具外,也能培養出「我自己來試試看!」的態度。

2020/09/16 | 方格子vocus

好萊塢迪士尼為何要拍真人版《花木蘭》?

《花木蘭》花了大量時間渲染「榮譽、勇敢、真誠」,合了西方人味口,東方人卻覺得無聊。而片尾又引起西方人的反感。這就種下了《花木蘭》西方和東方兩面都不討好的宿命。

2020/10/03 | 方格子vocus

《3月的獅子》善用類比美學,讓冷門的將棋漫畫變成內行人的經典

與其說《3月的獅子》主題是將棋,它更像是一齣群像劇,描繪著每個人在每個階段、每個人生叉路口會遇到的事情,又應該要用什麼樣的情感、行動去面對。

2020/10/12 | 方格子vocus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衝突難解:外高加索三小國與俄羅斯、土耳其的恩怨情仇

對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這場衝突來說,俄羅斯並沒有介入的動機,倒是土耳其,擁有了進一步打壓亞美尼亞,拉攏亞塞拜然的良機。所以雖然沒有光明正大派兵支持亞塞拜然,但私底下各種動作不斷,也因此讓亞美尼亞更為的不滿,又無可奈何。

2020/11/10 | 方格子vocus

透過「文化路徑」凝聚地方認同,翻轉旅行的可能

一直以來不斷思考當代觀光旅遊的種種,從打卡引發的安全與環境議題,一直到旅遊是否會影響地方居民的內部認同等。

2020/09/19 | 方格子vocus

荷蘭「街道翻轉術」:停車格變餐廳戶外區,成就疫情下的美麗風景

社區共享實驗的宗旨其實很簡單,主要希望透過簡單的設計與行動,加上運用一些回收或是可重新利用的材料,將既有的社區共享空間重新打造。透過小小的行動翻轉街道,釋放出更多的公共綠色空間。

2020/09/25 | 方格子vocus

矽谷CEO招聘家中CEO:一則荒誕的「誠徴超級保姆」啟事,令我感到哀傷

這篇啟事全部是要點,就好像看一部沒有冷場的電影一樣,所以有點過癮。這個社會已經破損到難以修復,所以才會出現這樣一則真實的啟事。這個母親只是大膽地說出自己的無力,而試圖找尋一位超級保姆來解救她。

2020/12/21 | 方格子vocus

法蘭西的暴力美學

要能實際接觸法國,通常得要刻意花時間閱讀學習,在選擇不多的資訊中消化咀嚼,才有輪廓。

2020/09/25 | 方格子vocus

《整容液》:一刀未剪、三點全露,沒有溫良恭儉讓的韓國暴力成人動畫

即便你看過《整容液》漫畫版的結局,但電影版的結局絕對會讓你大呼過癮,也會在冷汗淋漓後令人反思,或許恐怖的一直都不是整容液,而是這個需要整容的社會,一個怎麼努力也無法成功,令人絕望的吃人社會。

2020/09/18 | 方格子vocus

放下成見、不戴政治眼鏡點評《花木蘭》:從「鷹女」到「兔子」的隱喻與彩蛋

網上流行一個說法「如果是看過卡通版的,會給真人版三分;如果是沒看過卡通版的則會給到七分。」,這篇就來講講《花木蘭》劇組想帶給我們的隱喻與彩蛋吧!

2020/12/02 | 方格子vocus

故宮《她—女性形象與才藝》特展:在男性主導的不同場域中,女性嶄露的絕世才藝

在女力崛起的二十一世紀,女性早已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社會隱藏角色。台北故宮博物院從院藏書畫中,精挑細選七十一組精品,橫跨元代至民國,並依照主題與年代,分成兩大單元。

2020/06/15 | 方格子vocus

階級的展示與對照:《紅樓夢》劉姥姥、《寄生上流》金家對上流社會的反應

《寄生上流》中富人會構築出一條「文化」界線鞏固自身階級,渴望被奉承,窮人則對另一個物質世界則充滿好奇驚嘆,羨慕巴結,這層對照也可以用來理解〈劉姥姥進大觀園〉「兩個(階級)世界」交會的火花。

2020/10/18 | 方格子vocus

《俗女養成記》與高中選文〈畫菊自序〉:「做自己」不僅艱險,有時還很人格分裂

二位女主都生在大家族裡,被耳提面命如何做一個「乖女生」,她們必須聰慧體察人們的觀感,尋找「比較」能「做自己」的夾縫地帶,這件事不僅艱險,有時還很人格分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