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vocus

發表文章數:825

個人簡介

方格子vocus致力於成為華文創作者的第一站,以多元模式創造價值,期望讓每位專注的創作者自在分享、交流,放送你的知識與想像。在關鍵評論網的文章,都是由方格子創作者個別創作,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授權轉載。

  • 確認
  • .

2021/07/06 | 方格子vocus

去出版社上班可以寫作嗎?社群小編的工作跟文字寫作有關嗎?

其實「做書」跟「賣書」都很好玩啦,但你服務的對象是「書」是「作者」是「讀者」(當然還有給你錢的老闆),真的不要把「去出版社工作」想成「可以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2021/01/21 | 方格子vocus

當小七都賣起了精品咖啡,你的職場能力組合有新品上架嗎?

每個人的職缺和能力組合,就好像在便利商店上陳列的商品,薪水就是商品的定價,而能力的適用程度,就好比商品上的保存期限,有些像是鮮食必須日日換新,有些則像是產業經驗,比較可以長期累積,在架上可以陳列的時間也比較久。

2021/06/27 | 方格子vocus

【書評】董啟章早期風格與意象使用:幾個千禧年前的嘗試,最終在世紀交替時構成了V城系列

董啟章曾自稱,自己「以末日為創作意識的文學,也同時可以是以創建為意識的文學」,我認為這正是他創作手法野心最大也應用的最好的一部份。

2020/08/16 | 方格子vocus

不必假設有「神」的存在:漫談歐洲浪漫文學中的「世俗理性」

歐洲文化中的世俗理性主要源於希臘,但是直到中世紀晚期,知識的研究主要局限在修道院中,著重在神學探討,並且受到教會嚴格的控制。

2020/06/14 | 方格子vocus

桑塔格《論攝影》(5):照片其實「不是真正地存在什麼,而是我真正地察覺到什麼」

桑塔格的《論攝影》被攝影人視為聖經,第五章〈攝影信條〉是討論攝影的最後一部分了,可以說是整本書的集大成精華。

2020/08/10 | 方格子vocus

我穿故我在:鷲田清一《關於穿衣服這件事的哲學辯證》

鷺田認為,抓到真誠的日本設計師們,亦即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川久保玲,才是為何得以在站穩腳尖,對衣物解構,而成為時尚史中燦爛一筆的原因。

2020/08/08 | 方格子vocus

【2020費里尼影展】費里尼與三位大導的決裂與救贖(下)

費里尼常想起帕索里尼,這個不斷批評他電影的左派份子,尤其是他在被謀殺暴死之後,費里尼在《夢幻之書》中,即記錄了五個帕索里尼出現的夢。

2020/09/27 | 方格子vocus

黃昏市場:夜晚收工,明天再會

與早市不同的是,黃昏市場通常備料較少,部分價格也可能比早市稍高一些。而黃昏市場食材新鮮度勝過賣場或超商,願意多花一些成本購買新鮮食材的客人,就會選擇黃昏市場。

2020/10/09 | 方格子vocus

媒體如何淪為自殺幫助犯?談竹內結子與三浦春馬報導中的新聞倫理

可以確定的是,自殺行為的上升與醒目的新聞報導數量有關,再配合上重複及高度衝擊式的故事報導則與自殺模仿行為有高度的關聯。

2020/10/21 | 方格子vocus

蔡英文的「務實獨立」路線,絕對沒有現在看起來這麼穩固

下一次的民進黨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將會決定民進黨未來的新路線,是要回到過去,還是走向未來。蔡英文所主張的「務實獨立」路線,絕對沒有現在看來的這麼穩固,因為兩年多前蔡英文低迷的民調,已證明這種路線不容易號召選民。

2020/12/17 | 方格子vocus

我們並不在意「旅行」,只希望有「打卡證明」

本文試著將文化路徑放在不同的光觀尺度,從觀光本身的模式到個人的觀光動機,因為我認為必須先對觀光有更多元的想像,才有可能在「文化」上做更多討論。

2020/10/11 | 方格子vocus

「選用在地的木,製出在地的美」,木工父親細細打磨親子關係

身兼三位孩子的父親,博博也讓他的孩子參與木工創作。他表示,有些電動工具確實不太適合年齡太小的孩子操作。但很多工具在明確指導及監督下,是可以讓孩子親手做做看。除了讓他們熟悉工具外,也能培養出「我自己來試試看!」的態度。

2020/09/16 | 方格子vocus

好萊塢迪士尼為何要拍真人版《花木蘭》?

《花木蘭》花了大量時間渲染「榮譽、勇敢、真誠」,合了西方人味口,東方人卻覺得無聊。而片尾又引起西方人的反感。這就種下了《花木蘭》西方和東方兩面都不討好的宿命。

2021/07/18 | 方格子vocus

【影評】《在黑暗中漫舞》:拉斯馮提爾表現出悲劇的善惡二元辯證,如夢境與現實彼此交錯

我認為《在黑暗中漫舞》之拍攝手法,若脫離所謂夢境的呈現則顯得過於四平八穩,當中許多角色的行成皆帶有明顯的二元論善惡分類,一方面構成了本片扣人心弦的的情緒對立,卻讓本片在角色的厚度上略顯不足。

2021/05/19 | 方格子vocus

諮商心理師很好當嗎?尊重專業,從認知到別人的不容易開始

許多網友表示自己未來渴望轉職為諮商心理師,接著多位現役諮商心理師浮出水面,表示「這一行和大家想像得不一樣,要很有愛才做得下去」——想像和現實究竟有多不一樣?所謂對職業的「愛」又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