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166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為何曾經反共的國民黨,如今成為兩岸和平協議的擁戴者?
對中共而言,民進黨若不斷執政,會助長台獨勢力,兩岸統一將無正當性,對國民黨來說,就算簽和平協議可能葬送中華民國主體,但至少或有機會在政治協商會議之中,和中共共治台灣,而這底線中共其實是很樂見的。
無視歷史脈絡的人,才會妄想把「農田水利會」收歸國有
很多人批評水利會、農會被地方派系把持,卻在更深一層理解前就粗暴改制這兩大組織,只會使又老又窮的農民,更加無法適從、被官僚蹧蹋得更悽慘——因為台灣的水利,打從一開始,就不是政府開發的。
大和民族的「非我族類」,愛努人百年悲情血淚史
面對日本政府的「單一民族國家」論,這讓愛努人的內心十分掙扎,畢竟經過百餘年的同化,愛努人用日本名,說著流利的日語,能操愛努母語的人口,僅有數百人左右,愛努傳統文化更是幾乎消失殆盡。
從雪域漂到福爾摩沙,我持續記錄中國害怕的「310西藏抗暴日」
由於中國政府極力掩蓋這些歷史事實,我在西藏時,並不是很了解這段歷史。我與很多新一代的西藏人都會好奇:中國政府為何如此忌憚和害怕3月10日?一直到流亡印度後,我才對此有比較清楚的了解。
流亡一甲子,漫漫自由路——寫在西藏抗暴60週年
協議就西藏的宗教自由和內部自治等做了一系列承諾,這些承諾,足以讓西藏人以為這是亡國處境下的次壞選擇。西藏人沒想到,中國簽訂《和平協議》的目的只為確立對西藏的主權,除此,根本無意遵守協議。
印度政經體制低效又充滿缺點,源自於「民主」與「扶貧」的拉扯
當一個還很貧窮的廣土眾民、多語言宗教農業國一開始就實行了必須回應民眾脫貧訴求的民主體制,加上採行低效的社會主義國有部門龐大經濟發展模式,整個國家就陷入靠贏取政治權位,用來壟斷國家資源換取選民政治支持的分贓模式。
韓國保守派大暴走:逾越對威權歷史的見解、又說閨密干政「造假」
在光州事件的問題言行引發爭議後,另一把火又在自由韓國黨內被點燃延燒——出馬角逐黨魁的3位要角,對前總統朴槿惠遭彈劾的看法,再次引起譁然。
立專法未必是歧視,但我們離「真平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司法院釋字748號施行法》中,並未明確訂下收養子女和同性跨國婚姻自由的規範,這樣的缺漏是對同性性傾向者「不利的差別待遇」,如果立法院願意在這部草案的基礎上繼續修正,不妨把這部專法的名稱直接改成《同性婚姻自由平等保障法》,以彰顯台灣對於「自由平等」理念之承諾與堅持。
《748施行法》草案刻意排除「共同收養」規定,憲法能夠允許嗎?
儘管《748施行法》草案刻意排除有關共同收養之規定,這是政院的主觀意圖,但本草案立法目的──保障同性結合親密之共同生活──之下,仍有逕行準用民法共同收養規定的空間,這不是對草案中任何條文的解釋,而是基於草案立法目的,在法理上做的類推。
韓國保守派說民主化是「暴動」,全斗煥如何成為光州事件的英雄?
「就是因為親北左派份子們囂張橫行,弄出『5・18有功人士』這樣奇怪的『怪物集團』,消耗著我們的稅金。」自由韓國黨議員金順禮說道。她主張,光州事件的受害者與遺族,能獲得賠償與求職加分,是不法特權。
從西藏到香港,被中國刷爆信用額度的「一國兩制」
有一種說法認為與西藏簽定《十七條協議》是中國第一次實行一國兩制;而另一種觀點則認為:西藏是獨立國家,只是處於被中國占領的狀態下,兩者本非一國,故而談不上一國兩制。
反對同志們「弒君弒父」?天朝主義下的「禮教復興」與女性主義
台灣基要派基督教會組織的「傳統家庭價值論」,或許不該只是被理解為西方保守主義話語的簡單複製;在其背後,真正發生「文化政治」作用的事物,毋寧是各種將取締女性主義與「聖王專政的自然正當性」掛鉤起來的帝國儒教話語。
川普看似「外交暴衝」,實為削弱中共對伊朗與北韓的影響力
現在川普的作為便是要果斷的破除盟邦搭美國便車的心態,對於看不到成果,卻必須持續投入資源的中東、遠東黑洞,川普也決定要盡快認賠殺出。雖然可能會對區域穩定造成不利影響,但確實是防止美國國力被進一步拖累的有效政策。
為什麼「兩岸和平協議」是個假議題?
在所謂的「和平協議」中,台灣不僅要承受可能被侵略的威脅,還須思考要給中國什麼換取不被侵略,好像強盜來你家搶東西,你不去找警察或強化自衛能力,卻跑去跟強盜談判,希望透過給什麼東西以暫時換取家中不被搶奪一樣。
台灣不一定要廢除義務役,但必須改變對「國軍」的看法
國防部並非沒有檢討過義務役廢除的問題,完全廢除義務役也不見得是最佳方案,重建義務役體制與教育模式——提高國防能力、讓軍隊得以受到民眾信任——才是根本的解套手段。
蔡英文的「詹森困境」(下):詹森放棄連任無助於團結,提前跛腳反而更加分裂
詹森清楚知道越戰已折損他推動改革的政治資本,而做為一個求勝的候選人,他沒辦法理性地解決問題,他認為唯有跳離選舉壓力,才能做出正確但不受歡迎的決策。
從華為發現中國的政治部署,是在變相控制他國命脈
即使中共不透過華為盜取他國機密,但這樣的一個電訊網絡佈局和投資,這規模就已經能讓世界上不少國家需要進一步依靠中國技術和企業,造成政治的問題。
機師罷工於法無據?交通產業不該罷工?讓我們從「勞動法」談起
本次華航機師的罷工,反對者提出包括於法無據、為預告等等的質疑,但回歸勞動法規的檢視,這些其實都不是問題,而政府該做的應該是促成雙方的「自主協商」而非罷工行動本身的「干預」,這才是自由民主法治國家的正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