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48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政府放手銀行暴走,衝破日本泡沫經濟假象
日本政府對於銀行放款缺少足夠的監管,而企業則可以透過主力銀行輕易取得大量資金進行炒作,膨脹的股價與房價推升了預期,又回頭來促成銀行更多的放款,形成了惡性循環。
中國公共領域的生與死:進化的獨裁者已馴化了資訊科技
儘管政權大力扶植了「網路評論員」,但是佔據網路發言核心位置的仍是屬於自由派的人士。中國公共領域的前途仍是未明朗化,儘管有來自於政權由上而下的打壓,但是仍沒有完全喪失其積極的能動性。
貿易戰火中,中國對美國與世界的不信任與恐懼
美國朝野儘管對於將關稅作為打擊手段,尚存在爭議,但對中國違反貿易規則並盜竊知識產權的現況,卻逐漸形成一定的共識。
獨立參選的「歐巴桑」們,為何不找隻「母雞」靠呢?
這群無權又沒錢的歐巴桑們,想要「靠理念打贏選戰,把正義送進議會」,並沒有因為自己「勢不如人」而隨便找個母雞去靠──那是因為她們所談論的理念並不是從社會學理論或是法學經典中看來,而是從自身的日常生活中反省而來的。
天災接連侵擾,日本媒體與民眾的理性冷靜給台灣的啟示
日本媒體盡量不以網路上的訊息做為報導的題材,如果需要使用,也會做到查證,例如詢問相關單位、與對方聯繫,做到自身該盡的責任。但台灣媒體為了搶快搶收視率,寧願錯誤百出也無所謂。
私德是個人的事,里長只要會服務就好?
地方選舉中因為「私德」問題退選的人很多,但若候選人有前科或者其他道德瑕疵,似乎很容易用此人已經「洗心革面」或者地方勢力也是社會現實來帶過,很難引起社會重視,甚至被認為「以前的事過去就過去了吧」。
台語文復振不可能一步到位,但我們能從「打造20%氛圍」做起
台語文的復振,有一些人在期待一步到位,好像只要政府一個政策強力推行下去,一切就會恢復正常,但現實就不可能,一定是要從一小塊漸漸擴大到全面,我們不要夢想一下子100%的台語社會,至少先做到每天對每個人都至少20%的台語環境吧!
台灣不該是北京踩死的螻蟻,美國更不是這麼看的
北京必須被以各種方式提醒其認知是錯的,這是要改變北京一有事只敢找台灣出氣之負面循環(北京不敢找日本、印度)的重要關鍵。
前北農董事楊儒門:我看第一市場改建爭議
每天一市裡裡外外工作的5000多人負責分流大台北果菜需求的供應,一市改建是不是該問問他們?現在出來講話出意見的人,多數一輩子也不會進入果菜市場,就算買菜也不會,結果使用的人沒有參與權,設計、監造、施工都是天馬行空來的,難怪台灣到處都是蚊子館,根本不符合使用者的需求。
克里米亞前車之鑑:中國發給港澳台居民「居住證」有什麼問題?
中共向來否認台灣是國家,又處處越過台灣政府介入台灣國際國內事務,當中國可以直接對台灣公民下手時,會毫不猶疑主張台灣人是中國公民,還做不到時,則把台灣當局視為代其管理的地方政府——這就是為什麼居住證制度是把「港澳台」放在一起處理。
多元入手,日常出發,才是中國文化壟斷下的台灣出路
台灣對外的表演或課程活動,幾乎都是主打些寫書法、武術或國樂等沒有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雖然看似正式而簡便的作法,卻不足以展現台灣豐厚的文化優勢和獨特性。我們已把中華文化正宗的地位交了出去,國際在中華古典文化上也都寧可承認中國,如果只跟中國做一樣的事,今天肯定是行不通的了。
以為砸錢就能改變水的路徑,人是多麼愚蠢傲慢
從過去到現在,花了數以千億計的治水經費,卻沒有人能夠保證未來不會淹水,如果要以台灣人事事講求CP值的特性來評價治水成果,那麼治水的CP值肯定不高。
韓國有線電視異軍突起,傳統「老三台」面臨生存危機
目前,韓國老3台節目都還維持一定品質,並未為競逐收視率而出現如台灣新聞脫序或廉價化製播的問題。處於關鍵時刻的老3台,若無長遠戰略,陷入沒落之深淵,將越來越難以翻身。
讓居民被「隱形迫遷」的不平等住屋市場
社會住宅不斷淪為周遭居民嫌惡的「鄰避設施」,背後就代表居住不再是單純的使用價值,而是「資本累積」商品的強烈社會暗示,而勝出者往往是價高者得。這種經濟競標的生態,為住宅交易快速增值的同時,自然也將有限經濟能力的勞動階級推往邊陲,如同一種「隱形迫遷」。
對握有「九門提督」的習近平發動政變?沒那麼容易!
毛澤東欽點「你辦事,我放心」的華國鋒,是中共史上身兼最多職務者,風雨來時說倒就倒!而習近平滿身虛銜和今次雜音迭起,更顯其未能頂天的實力,只是掌握了軍方和中辦,掐住想要異音的對手們咽喉。
退休「下凡」企業的官僚,正是日本經濟崩盤的元兇
在日本這個重視前後期別的社會,後輩的官員很難無私地監管甚至處分前輩所任職的機構。因此遇到重大問題時,為了維繫雙方顏面以及長久關係,官員常常傾向先隱匿資訊,在問題曝光前以協調方式私了。
為什麼習近平難以回應川普的挑戰?
習近平剛修改憲法成為中國最有權勢者之後,面對川普前所未見的威脅,反而會更依賴信任的資訊來源與過去的知識與經驗、更依賴既有的回應模式,而產生僵化的反應。
離開台北,我才開始思考公民團體「在地」的意義
在台北的社運團體通常選定一個議題,例如人權、環保、勞動,但關注的地域不限,非台北地區有事件發生就會與當地的受害者或相關當事人串聯,但台南新芽關注的範圍是地理性的界線,只要跟台南有關,環境、勞動、性別,各種議題都想理解,然後看看能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