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216

個人簡介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克里米亞前車之鑑:中國發給港澳台居民「居住證」有什麼問題?
中共向來否認台灣是國家,又處處越過台灣政府介入台灣國際國內事務,當中國可以直接對台灣公民下手時,會毫不猶疑主張台灣人是中國公民,還做不到時,則把台灣當局視為代其管理的地方政府——這就是為什麼居住證制度是把「港澳台」放在一起處理。
郭國文戰勝謝龍介的內在關鍵,其實是「城鄉差距」的剝奪感
台南市立委補選的政治評論,大致上分成地方人士對新潮流不滿、陳筱諭及其家族分票、韓國瑜效應等等幾個因素,互相影響,各為因果,不過這些,其實都只是本次立委補選艱困的「表層因素」。
我以前賣藥,現在賣台:中國對台語廣播電台的滲透
台語電台遭受中國鋭實力入侵,跟網路社交媒體洗腦幾乎一樣:先從政治無關的事情開始做,到了選舉,就開始有作用。
郭台銘「群創光電爭議」是超越政治的大事,切莫輕忽
群創近日的爭議,不僅觸及鴻海企業文化以及兩岸經濟互動的黑暗角落,也反映許多台灣大企業的治理問題,可惜眾人常迴避此類根本問題,只陷入政府拼經濟還是拚政治這類毫無意義的無盡迴圈。
把香港台灣變成「一個中國」的陰謀:為何你該反對「送中條例」?
「送中條例」的後果具有毀滅性:中國刑事法制全面染指香港,台灣掉進一中陷阱深淵,香港變成全世界所有中國逃犯及異議人士轉運到中國的萬能跳板。
阿里山是從武夷山分出來的?中國課本裡的「愛國主義」
民國時期教科書所欲培養的是公民,不過這個理想在當時未能實踐,今日人們重新翻開民國教科書,只是一種懷舊的好奇,還是想成為摘掉紅領巾的公民?
為什麼「兩岸和平協議」是個假議題?
在所謂的「和平協議」中,台灣不僅要承受可能被侵略的威脅,還須思考要給中國什麼換取不被侵略,好像強盜來你家搶東西,你不去找警察或強化自衛能力,卻跑去跟強盜談判,希望透過給什麼東西以暫時換取家中不被搶奪一樣。
能源轉型不是免費午餐:德國「以核養綠」為何失敗?
對於台灣而言,德國的故事有什麼啟示?首先,政黨輪替是有可能帶來能源政策的翻轉。重大國家政策的反覆與修正,雖然帶來社會與政治成本,然而,這也是民主國家不可避免的常態。
對握有「九門提督」的習近平發動政變?沒那麼容易!
毛澤東欽點「你辦事,我放心」的華國鋒,是中共史上身兼最多職務者,風雨來時說倒就倒!而習近平滿身虛銜和今次雜音迭起,更顯其未能頂天的實力,只是掌握了軍方和中辦,掐住想要異音的對手們咽喉。
這不是韓國瑜的選戰:中共對台統戰計畫的三個層面
我們不希望將來的歷史記載著是,中共藉著這次選舉來讓台灣民主蒙羞,民眾罵著弱智記者卻讓媒體開脫責任。我們希望的是,這次選舉讓台灣的媒體政治經濟學重新認清現實,為台灣的民主鞏固盡到責任。
「泡麵之王」登NHK晨間劇,日本人怎麼看安藤百福?
2007年安藤百福過世,結束了他97年的生涯,雖然人生的爭議不斷,甚至被冠上「負心漢」的名號,但回顧安藤百福的一生,他有所堅持,也有所轉變,並且善用時機,即使失敗仍不放棄,最後才能成功。
香港自治終局之戰:《逃犯條例》只會讓中共專制的手愈挖愈深
在所謂的「一國兩制」之下,北京基本上已經滲透各個層面,香港的「高度自治」已經瀕臨崩潰,《逃犯條例》修訂與《基本法》23條立法就成為壓垮「一國兩制」最關鍵的兩步曲。
大和民族的「非我族類」,愛努人百年悲情血淚史
面對日本政府的「單一民族國家」論,這讓愛努人的內心十分掙扎,畢竟經過百餘年的同化,愛努人用日本名,說著流利的日語,能操愛努母語的人口,僅有數百人左右,愛努傳統文化更是幾乎消失殆盡。
日本人作假帳不是為中飽私囊,而是填補前輩的財務黑洞
除了各種外在因素外,日本企業相對封閉的體質,導致了許多重大決策的誤判,而在體系的轉型與改變產生很大的困難。
我在香港反送中遊行作見證:雨傘運動對於香港新一代的啟蒙不可小覷
本次修法的理由表面上冠冕堂皇,因此得到了香港親共媒體的大力支持。但其潛在的效應卻能徹底摧毀一國兩制,讓中共對香港有足夠的「長臂」管轄權,經過香港毫不獨立的傀儡司法體制定罪,中共就能任意要求香港政府將他移送回內地受審,進而對香港民眾產生更大的嚇阻效應。
台商回流的真相:中美貿易大戰,對台灣是否利大於弊?
這一波貿易戰之下,台灣將會出現匯率貶、薪資上升、就業增加、房價漲、物價上漲、經濟成長率略下滑的情形,總體而言,對台灣還是利大於弊。
紅衫軍、太陽花、韓國瑜效應,或許都是同一種現象?
除了看風向的人以外,可能還有另一種人,他們不能忍受社會衝突,只要社會出現大型抗爭,他們就會對執政者不滿,他們並不想了解其中是非曲直,他們只會認為這是政府無能,不論你是收買人心,還是恐嚇威逼,只要能達成社會「和諧」就好。
西斯大帝的復仇:「地方派系」如何左右台灣選情30年?
此李登輝在1990年代之後扶植了一批「本土藍」的地方派系,之後經過陳水扁、馬英九等人改革,就在大家覺得派系勢微之時,又成為左右2018年地方選舉的關鍵,究竟地方派系,為何那麼「尾大不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