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231

個人簡介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給本土政權的建言:舉起劍來,與惡龍戰鬥
民進黨全面棄守,不敢加以辯護甚至反駁,最後甚至被國民黨、保守派挾持而走,這樣基於錯誤認知的綏靖策略,不僅對於止血沒有效,還會讓國民黨及其夾帶的中共勢力更加得寸進尺,
來自大學教學現場的反思:民主台灣所需的歷史教育?
在備課與教課的過程中,事實上,我常在思考的問題是:要如何講得有概念?要如何講得讓他們對歷史的思維方式感到興趣?要如何讓他們能正視每一個民族國家都所想遮掩的傲慢,從而可以更具備對人性的普遍理解能力?從而可以更有自信更具包容心地去面對這個世界的紛擾。
未來民進黨調整兩岸政策的空間不大,加大與加速台美關係反而可行
在大敗後對中共妥協,恐怕更可能引發黨內的分裂,以及失去信任民進黨的選民支持(綠營還有近40%的選票)。換言之,兩岸關係的主控權完全不操在民進黨政府手裡。
想赴中教書,你得先面對這「三座大山」
中國大力吸引台灣教師前去任教,但單是教材的翻譯就錯誤百出,經典案例是一位教授把蔣介石(Chiang Kai-shek)譯為常凱申,近日筆者最新聽聞是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ism)翻譯為郵政現代主義。
《台灣關係法》40週年(上):美國一中政策對上升的「台灣認同」感到緊張
基於民主價值原則,美國無法反對這個擁有民主正當性的台灣認同與住民自決對一中前提的挑戰,但又認為如果沒有一中政策,美國將無法維持台海穩定與維繫美中關係。
公投挫敗之後,「進步力量」該如何省思?
若台灣社會對相關公投案的立場是如此,那自由主義者是否需要再次檢視自己的戰略路線,以及重新認識台灣社會?
習近平有可能在G20高峰會與川普達成大阪「城下之盟」嗎?
習近平目前的處境極其艱難,已沒有和美討價還價的籌碼,反而美國還可能以香港議題加大施壓力道。因此不論大阪行有無成果,中共即將發生經濟或是政治上的劇變,甚至兩者同時降臨,是完全可以預期的事情。
從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混合威脅」,談台灣國家安全的新考驗
混合威脅絕不僅止於資訊戰,但網路資訊面向較之法律面向,變化更快、挑戰更大。根據一份2018年底的民調顯示,73%的歐盟人民擔憂假訊息操縱選舉,俄國則往往被指為幕後的黑手。
令和時代三大挑戰:日本有辦法扭轉「平成」的無力與挫折感嗎?
事實上過去30年,日本在「經濟」、「人口結構」以及國際社會中的「角色」定位,都發生了極為根本的巨大變化,要預測令和會把日本帶往何處,就讓我們先來「總檢討」平成。
葉俊榮任命管中閔的兩種猜想,就只是陰謀論嗎?
民進黨從卡管到插管,反對者並不會視這項決定是一表達善意的政治和解姿勢,反而是軟弱政府的投降,對支持者而言,民進黨更等於是出賣靈魂,隨波逐流。
「假新聞」最可怕之處,就是讓「真新聞」跳不到你眼前
同樣的一件新聞,不同陣營可以做出全然迥異的解讀,不同媒體與名嘴基於自身的利益,支持者的好惡,帶出極端的風向,影響對政治並不那麼關心或無法全面掌握資訊的哈比人們,而這是當代民主最讓人無奈的硬傷。
流亡一甲子,漫漫自由路——寫在西藏抗暴60週年
協議就西藏的宗教自由和內部自治等做了一系列承諾,這些承諾,足以讓西藏人以為這是亡國處境下的次壞選擇。西藏人沒想到,中國簽訂《和平協議》的目的只為確立對西藏的主權,除此,根本無意遵守協議。
太專注反恐的美國,把東南亞重要盟友泰國拱手送給中共
1997亞洲金融風暴後美國和國際貨幣基金對泰國提出的嚴苛援助條件和傲慢態度,形成兩國關係徹底變化的轉捩點。國力漸強的中共便適時填補了這個空隙。
看英國脫歐想台灣:大家都覺得對面陣營的人叫不醒,所以要隨波逐流嗎?
朋友認為「既然公投過了無力可回天,我們快點滾出歐盟吧」,原來再怎麼樣堅持的人,最後因為日子久了加上厭倦無力,竟然自動加入自己原來誓死反對的陣營,一起隨波逐流,再回頭看看台灣,中國一定希望很多台灣人最後就這麼想。
反對同志們「弒君弒父」?天朝主義下的「禮教復興」與女性主義
台灣基要派基督教會組織的「傳統家庭價值論」,或許不該只是被理解為西方保守主義話語的簡單複製;在其背後,真正發生「文化政治」作用的事物,毋寧是各種將取締女性主義與「聖王專政的自然正當性」掛鉤起來的帝國儒教話語。
面對風電困局,我們仍然缺乏「整體」的政策思維
台灣離岸風電開發過程中的「爭議」不斷,但從躉購競標費率價差的爭議,到漁業補助和社會影響的討論等等,皆是缺乏完整政策跨界溝通的展現,要解開這個困局,極續以強健性的知識為出發,方能有效的建構社會支持體系。
政黨初選與政治協商:20世紀後,美國無人在初選挑戰現任總統成功
最大的問題是意見領袖不斷地汙名化政治協商,殊不知政治協商本來就是政治活動極為重要的手段。在無合理的初選機制下捨此不為,以有更大問題的全民調做最為政黨初選的唯一基礎,在理論上就大有問題。
玉石俱焚的總統初選(下):40年前民主黨的災難式初選,能給蔡賴之爭什麼啟示?
出現了一個不易回答的問題,是現任總統的表現不佳,眼見連任無望,才導致黨內同志為了保住政權而孤注一擲,挑戰主帥?還是總統民調低落,導致機會主義抬頭,同黨政客以此做為叛變理由,最後造成黨內分裂而失去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