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231

個人簡介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為什麼習近平難以回應川普的挑戰?
習近平剛修改憲法成為中國最有權勢者之後,面對川普前所未見的威脅,反而會更依賴信任的資訊來源與過去的知識與經驗、更依賴既有的回應模式,而產生僵化的反應。
我以前賣藥,現在賣台:中國對台語廣播電台的滲透
台語電台遭受中國鋭實力入侵,跟網路社交媒體洗腦幾乎一樣:先從政治無關的事情開始做,到了選舉,就開始有作用。
阿里山是從武夷山分出來的?中國課本裡的「愛國主義」
民國時期教科書所欲培養的是公民,不過這個理想在當時未能實踐,今日人們重新翻開民國教科書,只是一種懷舊的好奇,還是想成為摘掉紅領巾的公民?
克里米亞前車之鑑:中國發給港澳台居民「居住證」有什麼問題?
中共向來否認台灣是國家,又處處越過台灣政府介入台灣國際國內事務,當中國可以直接對台灣公民下手時,會毫不猶疑主張台灣人是中國公民,還做不到時,則把台灣當局視為代其管理的地方政府——這就是為什麼居住證制度是把「港澳台」放在一起處理。
香港自治終局之戰:《逃犯條例》只會讓中共專制的手愈挖愈深
在所謂的「一國兩制」之下,北京基本上已經滲透各個層面,香港的「高度自治」已經瀕臨崩潰,《逃犯條例》修訂與《基本法》23條立法就成為壓垮「一國兩制」最關鍵的兩步曲。
韓國獨步全球的「媒體資料庫」,有效檢驗電視台是否偏袒特定陣營
韓國各大電視台,幾乎都有個獨步於世界各家媒體的特色:每個節目在播送結束後,每項影帶和逐字稿,都會在旗下新聞網站的各自節目頁面全部上傳,並以月曆型的頁面建檔。
這不是韓國瑜的選戰:中共對台統戰計畫的三個層面
我們不希望將來的歷史記載著是,中共藉著這次選舉來讓台灣民主蒙羞,民眾罵著弱智記者卻讓媒體開脫責任。我們希望的是,這次選舉讓台灣的媒體政治經濟學重新認清現實,為台灣的民主鞏固盡到責任。
長榮資方是「慣老闆文化」的縮影,而解方就是支持罷工
壓抑勞工權益的結果,就是家破人亡,幾萬人世代為奴。而源頭是什麼?勞資權力關係懸殊,勞工無法正常反應問題,使整體企業跟著無法進步,才導致經濟萎縮。怎樣改變源頭?支持罷工。
把香港台灣變成「一個中國」的陰謀:為何你該反對「送中條例」?
「送中條例」的後果具有毀滅性:中國刑事法制全面染指香港,台灣掉進一中陷阱深淵,香港變成全世界所有中國逃犯及異議人士轉運到中國的萬能跳板。
能源轉型不是免費午餐:德國「以核養綠」為何失敗?
對於台灣而言,德國的故事有什麼啟示?首先,政黨輪替是有可能帶來能源政策的翻轉。重大國家政策的反覆與修正,雖然帶來社會與政治成本,然而,這也是民主國家不可避免的常態。
從西藏到香港,被中國刷爆信用額度的「一國兩制」
有一種說法認為與西藏簽定《十七條協議》是中國第一次實行一國兩制;而另一種觀點則認為:西藏是獨立國家,只是處於被中國占領的狀態下,兩者本非一國,故而談不上一國兩制。
如果聖母院大火發生在台灣,我們願意用十年時間重建它嗎?
回顧過去,許多先人遺留下來的老房子,還來不及通過更久遠的時間考驗即在「擋人錢財」的開發壓力下被一把火給燒毀,你可以說台灣人很善良,但像這樣一再出現的頻繁事故,我們似乎總是太過習以為常,甚至是漫不經心。
德國給新疆維族難民「遣返禁止令」,以防「送出去就救不回來」
對新疆維族發出的禁令,則是因為新疆「再教育營」的危險情況是針對少數民族的迫害,侵犯維族申請者生命權、身體權與人身自由之侵犯程度已經符合「對於特定人的具體危險」的條件。
「轉台運動」為何無法有效抵制「紅色媒體」?
相較於「不購買廠商就無收入」的食品用品,只要頻道代理商和系統商讓電視頻道上架,頻道就有穩定的權利金收入,因此消費者轉台對該台的生存無法構成壓力。
國民黨如同「天朝喪屍」,似乎活著卻不知自己早就死了
「帝國民族不打自己人」的話語,總是攜帶著某種潛台詞——「帝國民族」擁有「征服世界」的「自然權利」。進而,各種版本的「王道政治論」,在其技術性終點上,無非皆為如是的論斷:「帝國民族統治的大同世界。」
德國「威瑪共和」如何簽下民主的死刑判決書?
納粹德國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1928年於納粹奪權前,就說明了納粹黨用民主手段破壞民主的想法:「如果這個民主國家足夠愚蠢,幫倒忙地給了我們免費入場券與事前準備,那是他們的事……我們以敵人之姿到來,如襲擊羊群的野狼,我們如此降臨。」
郭台銘「群創光電爭議」是超越政治的大事,切莫輕忽
群創近日的爭議,不僅觸及鴻海企業文化以及兩岸經濟互動的黑暗角落,也反映許多台灣大企業的治理問題,可惜眾人常迴避此類根本問題,只陷入政府拼經濟還是拚政治這類毫無意義的無盡迴圈。
台灣不一定要廢除義務役,但必須改變對「國軍」的看法
國防部並非沒有檢討過義務役廢除的問題,完全廢除義務役也不見得是最佳方案,重建義務役體制與教育模式——提高國防能力、讓軍隊得以受到民眾信任——才是根本的解套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