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409

個人簡介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我以前賣藥,現在賣台:中國對台語廣播電台的滲透
台語電台遭受中國鋭實力入侵,跟網路社交媒體洗腦幾乎一樣:先從政治無關的事情開始做,到了選舉,就開始有作用。
無論是既得利益者或庶民韓粉,統一之後都只是「祖國」的免洗筷
天維吾爾人就是中共的敵人,新疆國防怎麼可能允許敵人滲透,當然只有關進戰俘營,台灣人要是懂得做媒體,就等於游擊隊私藏軍火,當然有理由坐牢槍斃,原本台灣的軍警,已經受過武裝訓練、具備潛在反抗能力,統一以後,下場就不用說了。
阿里山是從武夷山分出來的?中國課本裡的「愛國主義」
民國時期教科書所欲培養的是公民,不過這個理想在當時未能實踐,今日人們重新翻開民國教科書,只是一種懷舊的好奇,還是想成為摘掉紅領巾的公民?
香港自治終局之戰:《逃犯條例》只會讓中共專制的手愈挖愈深
在所謂的「一國兩制」之下,北京基本上已經滲透各個層面,香港的「高度自治」已經瀕臨崩潰,《逃犯條例》修訂與《基本法》23條立法就成為壓垮「一國兩制」最關鍵的兩步曲。
韓國獨步全球的「媒體資料庫」,有效檢驗電視台是否偏袒特定陣營
韓國各大電視台,幾乎都有個獨步於世界各家媒體的特色:每個節目在播送結束後,每項影帶和逐字稿,都會在旗下新聞網站的各自節目頁面全部上傳,並以月曆型的頁面建檔。
長榮資方是「慣老闆文化」的縮影,而解方就是支持罷工
壓抑勞工權益的結果,就是家破人亡,幾萬人世代為奴。而源頭是什麼?勞資權力關係懸殊,勞工無法正常反應問題,使整體企業跟著無法進步,才導致經濟萎縮。怎樣改變源頭?支持罷工。
把香港台灣變成「一個中國」的陰謀:為何你該反對「送中條例」?
「送中條例」的後果具有毀滅性:中國刑事法制全面染指香港,台灣掉進一中陷阱深淵,香港變成全世界所有中國逃犯及異議人士轉運到中國的萬能跳板。
中共想用「傑出的一手」把香港變貿易戰棋子,反讓川普逮到機會
中國犯下最大的錯誤,是讓川普恍然大悟:原來香港問題讓中共如此頭疼,他很機靈地順勢開始拿香港對中共施壓,強調香港問題不解決,貿易協定也不用談。
從西藏到香港,被中國刷爆信用額度的「一國兩制」
有一種說法認為與西藏簽定《十七條協議》是中國第一次實行一國兩制;而另一種觀點則認為:西藏是獨立國家,只是處於被中國占領的狀態下,兩者本非一國,故而談不上一國兩制。
如果聖母院大火發生在台灣,我們願意用十年時間重建它嗎?
回顧過去,許多先人遺留下來的老房子,還來不及通過更久遠的時間考驗即在「擋人錢財」的開發壓力下被一把火給燒毀,你可以說台灣人很善良,但像這樣一再出現的頻繁事故,我們似乎總是太過習以為常,甚至是漫不經心。
從台灣的第三勢力焦慮,看柯文哲「綠藍轉換」的策略
柯文哲一直都有理性的操作,逢低大量買進國民黨概念股是正確的,只是他操盤的速度跟不上局勢變化而已,特別是他原本想打出「統獨假議題、藍綠一樣爛」的牌,但中美白熱化的衝突,以及台灣人對於一國兩制的焦慮,讓柯文哲的策略全盤失效。
「轉台運動」為何無法有效抵制「紅色媒體」?
相較於「不購買廠商就無收入」的食品用品,只要頻道代理商和系統商讓電視頻道上架,頻道就有穩定的權利金收入,因此消費者轉台對該台的生存無法構成壓力。
國民黨如同「天朝喪屍」,似乎活著卻不知自己早就死了
「帝國民族不打自己人」的話語,總是攜帶著某種潛台詞——「帝國民族」擁有「征服世界」的「自然權利」。進而,各種版本的「王道政治論」,在其技術性終點上,無非皆為如是的論斷:「帝國民族統治的大同世界。」
無法根治的「台灣之癌」:韓國瑜、砂石業黑金與濁水溪悲歌
地方派系不僅是盜採河床的砂石,1997年之後,政府通過禁採砂石政策,所以這些砂石業者開始轉向「合法」的農地買賣,他們有一套有名的「一地三吃」玩法,可以快速套利。怎麼做呢?
德國「威瑪共和」如何簽下民主的死刑判決書?
納粹德國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1928年於納粹奪權前,就說明了納粹黨用民主手段破壞民主的想法:「如果這個民主國家足夠愚蠢,幫倒忙地給了我們免費入場券與事前準備,那是他們的事……我們以敵人之姿到來,如襲擊羊群的野狼,我們如此降臨。」
曾經有如吃下「無敵星星」,今天韓粉的信心到哪去了?
由於韓市府失政的事實,韓粉喪失了與中間選民、多數青壯年的連結,在此同時,韓粉的焦慮正來自於他們在網路上受到青年族群強烈的鄙視與圍剿,迫使韓粉必須不斷向內尋求支持與聲援。
跟不上時代腳步的並非Lamigo桃猿,而是中華職棒
Lamigo模式在球場上與球迷間的成功,並沒有帶來豐厚利潤。球團每年約一億元的虧損,讓企業規模與財力稱不上雄厚的La New喊轉賣,大型財團也裹足不前。
反墮胎公投背後掩蓋的,是寂寞、貧窮、少女與不平等
反墮胎公投以懲罰懷孕青少年作為政治套利的祭品,但只要你看過《寄生上流》,讀過《廢墟少年》或《診間裡的女人》,就知道為什麼甩巴掌無法阻止青少年懷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