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405

個人簡介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選後觀察:柯文哲是比吳斯懷更難處理的統戰議題,但是台灣民眾戒心不足
比較三位總統候選人的政見,韓國瑜與蔡英文的政見相似程度,要超過和宋楚瑜政見的相似程度,但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公然走進中聯辦前所未見,而蔡英文不斷強調的維持現狀,卻是過去國民黨的主張。
翻翻譚德塞的「黑資料」,便可理解世紀之瘟何以至此
譚德塞的政治背景是研究這個人崛起不可忽略的功課,公衛學者的身分早已不是他仕途的決定關鍵。能力上與道德上,譚德塞都不配成世界公衛的領導人
中國崛起神話全盤瓦解:後武漢肺炎時代,兩岸關係再也回不去了
自己不守約定與破壞默契,待事情拖到無法收拾後又見羞轉生氣反指控受害者。中國這種將公共疫情政治化,還藉疫情操作一中,把在中國的台灣人當政治人質的野蠻作為,這次讓台灣民眾看在眼裡。變成了二十一世紀的千島湖事件。
五星將官殞落後,台灣社會展現出不同的軍民關係與軍人觀
沈一鳴總長的人性治軍及其與社會互動的點點滴滴,讓我們再度發現國軍的高優素質,與五年前台灣社會在洪仲丘事件時對軍人的印象大相逕庭,加上群眾自發去台北賓館悼念殉職軍人的舉動,所謂台灣社會看不起軍人的印象,是不正確的。
潑皮耍賴的強國外交官們:有什麼老闆,就有什麼夥計
中國在21世紀的表現,愈來愈像19世紀所有真誠的社會主義者所唾棄的資本主義帝國霸權。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何以沈淪墮落至此?從其外交官們在公開記者會上的嘴臉,我們可以看到一位欠缺文化內涵與思想深度的領導人,所可能帶給國家的危害。
回顧那些寄生於美國高等學府的暗黑帝國,孔子學院豈是獨創?
崛起的美國遭遇大蕭條後的主要憂慮是共產主義,不是法西斯。高牆內的學術菁英,從哈佛、耶魯、哥倫比亞,到貴族式的女子文理學院,這些頂尖學院的校長、教務長、院長們,在不談政治、厭惡政治的虛偽面具下,一步一步讓他們的大學淪為納粹政權的化妝師。
講不聽的巨嬰民眾,才是武漢肺炎疫情的最大破口
隨武漢肺炎疫情不斷擴展,台灣政府「服務」愈周到,若干民眾的巨嬰心態就膨脹,無論舉措為何,皆惹巨嬰不快。
真要問台語的「輾轉」,陳柏惟和謝龍介其實都輸給王炳忠
台灣老一輩的知識階層,不管是哪個族群大多具備兩種以上本土語言的能力,轉眼到21世紀,倡言自由多元,標榜台灣意識的青年從政人員,卻幾乎都無法用台灣各的在地語言,來談政治社會文化教育的各項議題。
韓國瑜及國民黨的隱藏敗因:台灣的「社會典範」已悄悄轉移
不是因為民進黨都在迫害韓國瑜跟他的支持者,而是因為韓營的戰略戰術始終沒有改變,不斷在緬懷過去、召喚黨國榮光,而且凡事遇到問題,就只想躲回威權時代,用以前的思維來做事,自然會被歷史淘汰。
中共對付完香港,武力併吞台灣的可能性迅速升高
中國可以不管國際輿論譁然,寧願毀掉香港,放任國際資金外逃也不在乎,公然對其三十六年前簽署的國際條約毀諾,形同當年希特勒(希特勒)撕毀《凡爾賽條約》的作為,那麼期待中國會持續對台灣的和平統一政策就更不可能了。
台灣的罷免案通常很冷清,韓國瑜的團隊卻將它越炒越熱
今年2月以來如火如荼的罷韓行動,可謂韓國瑜重回政壇以來面臨的最大危機,而這個危機會持續攀升,除了罷韓團體努力以外,韓國瑜陣營也充分地扮演助攻角色。
口罩的科學與信仰之辯:台灣政府成功累積防疫信心與政治資本
看在「口罩無用論」的公衛學者眼裡,台灣政府限制口罩出口、加開生產線等作為,未必是理性的資源運用,卻成功地解決一場可預見的民怨,也累積了後續防疫作戰的信心與政治資本。
蛋蛋的哀愁:2015年和2019年的柯市府,對大巨蛋的態度有什麼不同?
近幾次臺北市政府廉政透明委員會的會議記錄裡,可看出過去「遠雄大巨蛋案」用辭已不復存在,對照柯市府在2015至2016年抱持「建案處處是弊案,嚴格把關」、「要打它」的堅硬立場,到了2019年已轉成「變成中立,秉持中間調整」的溫柔態度。
從數據來看,為什麼撤僑外國人的「武漢肺炎」感染率會比較高?
在醫療能力不足與資訊無法充足的情況下,各國的撤僑不只是為了自己國家的人民安全著想,更是幫忙緩解中國當地的醫療壓力,中國假如仍選擇從中作梗、謀取好處甚至作為人質,那實在有違人倫道德。
WHO抗疫荒腔走板與聯合國的中共化,向世界背書並輸出「中國模式」
中國所謂的其治理模式對國際的輸出,是透過聯合國對其背書與邊緣化西方民主國家在聯合國的角色,進一步在價值戰場上反擊西方世界。因此現在的問題反而不是中國拒絕民主化,而是如何面對中國反民主化向世界的進攻的問題。
韓戰70週年:「天賜韓戰」給蔣介石,卻是台灣另一場災難的開始
在韓戰七十周年的此刻,回顧這場戰爭對周邊國家的影響,實在不得不讓人感慨萬千。相較於2000年韓戰爆發五十週年時,兩韓是以平壤高峰會的「和解」來取代「對抗」,十多年之後,李明博與朴槿惠政權卻讓和解局面倒回冷戰對峙的緊張態勢。
柯文哲的布局與心機:市府變黨部,這就是「柯學」
柯文哲現在心中只剩下權力鬥爭與復仇,柯文哲說:「台灣社會為了選舉,用了太多的精力在製造謊言跟仇恨」,這句話說出來不就正是在作自我介紹嗎?
用經濟學分析口罩之亂:捐贈口罩給對岸是不是一種人道主義?
防疫如同作戰,如今醫用口罩已採配給和徵用制度,防疫相關資源進入戰時體制、暫停自由貿易,這是為了極大化國內消費者福利的不得已,是緊急措施。但一國的國民是否對政府充滿信心,端看長期間該政府是否充分保障該國人民的自由與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