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405

個人簡介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離開台北,我才開始思考公民團體「在地」的意義
在台北的社運團體通常選定一個議題,例如人權、環保、勞動,但關注的地域不限,非台北地區有事件發生就會與當地的受害者或相關當事人串聯,但台南新芽關注的範圍是地理性的界線,只要跟台南有關,環境、勞動、性別,各種議題都想理解,然後看看能做什麼。
中國銳實力實為「嚇實力」,但對台灣人民真的有效嗎?
許多人大談中國的「銳實力」,但對台方面,中國更像在執行「嚇實力」,用政治與經濟手段搞恐嚇威脅以順遂己意之作為,雖然就事後的反應來看,中國的咖啡嚇實力應該沒有成功,但中國很可能對這個教訓不以為意。
即使文在寅支持率下滑,淪為笑柄的在野黨依然零存在感
文在寅的執政蜜月期進入尾聲,民意支持不若以往,但作為最大在野黨的保守派自由韓國黨,民調依然低迷。「走下坡的執政黨」和「不振的在野黨」,成為當下韓國政局另一困境。
讓蘇炳坤入獄的《懲治盜匪條例》,原本就是一場鬧劇
《懲治盜匪條例》在1944年制定時定位成「限時法」,主要為了因應中日戰爭,後來在條例失效之後又下令展限,甚至直接把年限去除,然而2002年立法院廢止該條例時,政府卻也不曾檢討過去被此條例所判刑的個案。
「一男抵三女」的刻板歧視,成為東京醫大女性的入學障礙
把目光放到日本女醫正在經受的困局,根源正是日本社會所在多有的陋習「女性婚後退回家庭,照顧家務與子女。」日本女醫在35歲的就業率便下滑至76%,造成醫界形成「一男抵三女」的職場歧視。
「一男抵三女」的刻板歧視,成為東京醫大女性的入學障礙
把目光放到日本女醫正在經受的困局,根源正是日本社會所在多有的陋習「女性婚後退回家庭,照顧家務與子女。」日本女醫在35歲的就業率便下滑至76%,造成醫界形成「一男抵三女」的職場歧視。
檢肅統促黨,是時候把「白道」裡的幫派挖出來了
《政黨法》光是排除具有特定前科的幫派人士組織政黨是不夠的,更重要而還沒做的是針對「行為」而非「身分」的立法思維,才是杜絕民眾對於黑道介入政治疑慮的解方。
嚴重缺乏公義的台灣社會,可否就把都市計畫廢除?
當政府無意願執行相對容易的土地使用管制時,又有何理由來執行土地徵收與市地重劃?若政府無意執行土地使用管制時,是否也能夠放這些多屬於社會弱勢的土地被徵收戶及被重劃戶一馬?
為何中共面對空前嚴峻的貿易戰,還能如此自我感覺良好?
完全不合格的中國團隊,只能繼續玩封鎖輿論、愚民的老把戲,但發現張牙舞爪完全沒有用之後根本無計可施,才會有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一言不發窘境,連取代劉鶴去進行中美貿易新談判的人選都派不出來。
充斥「後事實」論述的工總白皮書,正是能源轉型的絆腳石
面對政府綠能政策上,工總批評其太陽光電與風力無法作為基載,甚至提出了「用多少量的風電與光電,就需多少量的火力發電備用」的奇異觀點,悖離真相,可能將遭成能源轉型的阻礙。
觀摩門診醫師:我在監所駐診的經驗
也許一般人認為受刑人不值得過太好,他們不應該享有人權,有得吃有得睡就已經很好,但在「重回監獄」人數比例越來越高的當下,監獄是否有盡到「教化」或「矯正」的功能呢?
「台式民主」最可怕的是政治家族,還是握有資源分配權的派系?
《天下雜誌》有一期名為「用錢買的台式民主」專題,確實在地方選議員花上數百萬至千萬並不誇張,但在這些金錢和資源的背後,和「家族」相比,「派系」的力量可能更為龐大。
無法與財閥切割,文大統領蜜月期將盡?
在韓朝美開始正式展開對話協商後,「外交」帶給文總統的利多,目前已發揮到極限,陷入停滯,而很快地,選民開始把與自己切身有感的經濟問題,反映在對政府的評價上。
英國有BBC、日本有NHK,台灣公視只有二十年的哀愁
每當有人提出增加公視預算,就會有人反駁說目前的公視這麼小眾、這麼沒有競爭力,何必給公視更多資源,但真正的問題,不就是因為沒有資源,才導致公視不能服務更多族群、做更多類型的節目嗎?
30年前的美日貿易衝突,能給今日的中美貿易戰帶來什麼啟示?
美日貿易失衡並非來自傳統上所認知的匯率關稅等貿易障礙,而是來自於日本企業集團、政商聯盟以及上下游系列等產業結構與潛規則。因此無論日本政府怎麼讓步,美國企業都無法進入日本市場。
罰科技不罰迷信?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氣象法》
《氣象法》一直是個冷門的法律,但各方的修法意見卻時有所聞,卻在環境、農業與防災減災愈來愈重要的時代,《氣象法》有朝一日或許反將成為顯學呢!
那些「不給問」的台南市長候選人
今年的「台南市長給問嗎?」活動,林義豐、許忠信、蘇煥智等大部分獨立參選人,甚至國民黨候選人高思博也已答應參加,獨獨僅剩黃偉哲在幾個月的邀請過程中,遲遲不願表態。
從科索沃到魁北克,獨立建國的主戰場真的在「公投」嗎?
獨立公投茲事體大,我們對獨立公投的理解正確嗎?對它的幻想實際嗎?公投真的是台灣建國的一顆銀色子彈,能讓中國這位狼人一槍斃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