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405

個人簡介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為中產階級奮戰到底:從不服輸的華倫,能讓美國再次偉大嗎?
身為越來越有望代表民主黨挑戰川普連任的候選人,華倫到底有什麼改造美國社會的藍圖?基於她多年的實證研究和接觸廣大美國基層中產階級民眾的經驗,她認為當下的美國資本主義過度保護以華爾街為主的大公司,扼殺了公平競爭與讓所得平均分配的機會。
柯文哲總掛在嘴上的「還債」,是他連任的原因嗎?
覺得台北市負債嚴重的人,42%投給柯文哲,43%投給丁守中;覺得台北市負債不嚴重的人,52%投給柯文哲,36%投給丁守中。換言之,當一個台北市民覺得台北市負債嚴重時,並沒有更傾向投給柯文哲。
日本變成「災害大國」,是令和時代的危機與轉機
颱風所挾帶的豪雨,往往造成市區淹大水,山區土石流。這樣的情況過去台灣幾乎年年發生,也讓台灣人發展出一套防災方式。但對日本而言,卻是全新的威脅,這幾年也的確造成可怕的人命損失。
自行定義不被普世接受的「中國特色」文化,才是美中衝突的根本原因
「人權」之所以是普世價值,是因為他有著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都可以普遍且共同享有保障。況且從字面上的解讀,它都叫做「人」權而不是「中國人」權了,自然不該有什麼中國文化的特殊性存在才是。
從納粹奧運到中國NBA(上):中共相信控制美國商人的嘴,就能控制美國政策
當因政治的干預,而讓運動場上出現道德危機,美國一向不願選擇站在道德的一邊,而過於天真地希望把政治逐離運動場。這才是造成這次NBA面對中國與85年前美國奧委會面對納粹奧運進退失據的真正原因。
柯文哲開自焚的「玩笑」前,應該先看看這些藏人的遺言
​​​​​​​不理解藏人自焚背後的沉重意義而一味「開玩笑」,柯文哲市長這樣一位特異的醫者,不禁讓人想起在二戰時期以「死亡天使」的稱號揚名國際的約瑟夫.門格勒醫師,這樣的思維真的稱得上「台灣價值」嗎?
從教科書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到不藍不綠的「中華民國台灣」
從《台灣前途決議文》到「中華民國台灣化」,小時候課本上的「中華民國在台灣」也在今年成為蔡總統口中的「中華民國台灣」,但少了的那個在,卻徹底改變了原來的意思,這六個字究竟代表什麼意思,又真的是台灣的共識嗎?
反墮胎公投背後掩蓋的,是寂寞、貧窮、少女與不平等
反墮胎公投以懲罰懷孕青少年作為政治套利的祭品,但只要你看過《寄生上流》,讀過《廢墟少年》或《診間裡的女人》,就知道為什麼甩巴掌無法阻止青少年懷孕。
川普深陷「通烏門」風暴,讓中共喘了一口氣?
值得思索的問題就在於:為何美國眼看要接連下重手的關頭,川普卻忽然放軟身段,願意再讓美國被中共拖進曠日費時的低效談判輪迴呢?
美中貿易談判川普「大獲全勝」,藏了哪些魔鬼細節?
這次談判結果的美方第三重勝利是,中國購買美國的大量農產品,使得中國在中美貿易戰中已經無牌可打,並且讓川普在農業州的支持率回升,有助於其贏得2020年總統大選。
制定《難民法》解決的不是香港問題,而是台灣自己的問題
現在台灣並沒有《難民法》,但事實上每年都會有來自中國、香港、西藏、敘利亞、烏干達、土耳其等國的尋求庇護個案,如果沒有一套制度來解決問題,只是徒增自己的困擾——因為不是因為沒有難民制度,我們就不用面對難民問題。
為什麼台語新聞主播,聽起來都講得「不太標準」?
台灣有電視新聞幾乎為字正腔圓之華語播報,一旦轉換為全台語頻道,就算主播發音相當道地漂亮許多人與無法調適,此外,台灣的新聞用語基本上都是從華語轉譯來的背景,也是聽起來「怪怪的」的一大原因。
真正的香港露餡了:「合法又合憲」的《禁蒙面法》
政府以此法源推出《禁蒙面法》之後,表示這無損一般市民的集會自由,市民不蒙面參與和平示威的自由不變。然而問題並非細節上如何執行,而是當權者自行立法,先例一開,就可以訂立更多無限制的「規例」。
在強推公投「尊重心跳」之前,請先尊重母親的人權
這個以「尊重心跳」為名的公投提案,忘記的是女性的人權——選擇要不要成為一名母親的權利,因為人權問題本就不應被拿來公投,與其使用訴諸罪惡感的「尊重心跳」,更應該坐下來設計良好的社會支持系統,改善臺灣的育兒環境,才能讓媽媽們真正敢生。
對川普展開彈劾調查,民主黨是否「傷人三分,損己七分」?
更多調查聽證的進行,是否會讓美國在國際政治上的對手如俄羅斯、伊朗甚至中共,覺得美國在川普掌舵下嚴重心口不一,進而從事更多大膽的挑釁行為打擊美國的利益,最後影響到川普的選情,也是另一個觀察的重點。
蘇聯花了70年倒台,中共呢?
七十年了,蘇聯1922建國,但1989柏林圍牆倒塌後,就明確顯現其崩潰的敗象。中共政權在今天卻是靠著國際資本主義給予支撐並壯大。只要我們明確清楚知道這是個價值與意識形態的鬥爭,不再拿「修昔底德陷阱」美化中國的挑戰,這個共產主義七十年魔咒不是不可能應驗的。
《返校》:加害者的答辯狀
方芮欣得知自己罪行後,在學校禮堂上吊自殺,「向全校承認罪行。」換成媽媽的話,就是:「你看她都已經自殺了,你還追究什麼。就原諒她吧,不要那麼小氣。」這符號化、無重量的死亡,反而成為概念上的免死金牌,阻止道德上的深入探究。而這種探究,卻是自由的基石。
中共黨媒罵「不認老爸」,讓發生在香港的「家暴」顯得理所當然
為什麼在黨媒看來,公民不服從就等於兒女「不認老爸」?究竟兒女「不認老爸」的行為是什麼,是什麼原因造成?「不認老爸」應該問罪嗎?如果老爸很暴力又不負責任,那麼「不認老爸」究竟有什麼不對?若把這些思維簡化為一句話,那就是「示威就該被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