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
發表文章數:198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 《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聆聽台灣生命力,我們等你來!
  • 確認
  • .
德國「威瑪共和」如何簽下民主的死刑判決書?
納粹德國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1928年於納粹奪權前,就說明了納粹黨用民主手段破壞民主的想法:「如果這個民主國家足夠愚蠢,幫倒忙地給了我們免費入場券與事前準備,那是他們的事……我們以敵人之姿到來,如襲擊羊群的野狼,我們如此降臨。」
台灣現今的政治板塊,正值歷史上最脆裂位移的時候
明年的總統大選,藍綠都有提名分裂的可能,分歧也從原本的階級、世代、性別與赦扁等,到去年九合一公投後更多的矛盾,而台灣政治版塊支離破碎之際,兩大黨都得要迎合五顏六色、更難討好的選民。
中國虛偽盛世的終結?美國對中共「愛與包容」的關稅衝擊
本文首先會針對川普上任後到今天雙方破局為止,美共貿易談判過程與其他影響美共關係的面向進行一個大略的回顧,說明美國現在的強硬絕非仗勢欺人,而是在歷經中共各種推拖後的忍無可忍。
大家都在操作「網路社群政治」,為何民調仍不敢離開市話?
台灣民眾日漸接受以行動載具上多樣複雜的選戰資訊與社群互動,做為選舉投票決策的參考,而此一政治社會情勢的全球變遷,確實是影響2020台灣總統大選投票行為的核心。
法國軍艦多次行經台海,馬克宏為兩岸帶來何種「歐盟存在感」?
法國開始嚴肅思考如何在戰略上把亞洲與大洋洲聯繫到法國的整體對外戰略中,當然也看到中國因金融海嘯強勢崛起,以及之後包括東南亞在內的亞洲成為世界經濟成長的重要引擎,這些發展都使法國更進一步考慮建構其亞洲戰略的必要性。
令和時代三大挑戰:日本有辦法扭轉「平成」的無力與挫折感嗎?
事實上過去30年,日本在「經濟」、「人口結構」以及國際社會中的「角色」定位,都發生了極為根本的巨大變化,要預測令和會把日本帶往何處,就讓我們先來「總檢討」平成。
玉石俱焚的總統初選(下):40年前民主黨的災難式初選,能給蔡賴之爭什麼啟示?
出現了一個不易回答的問題,是現任總統的表現不佳,眼見連任無望,才導致黨內同志為了保住政權而孤注一擲,挑戰主帥?還是總統民調低落,導致機會主義抬頭,同黨政客以此做為叛變理由,最後造成黨內分裂而失去政權?
玉石俱焚的總統初選(上):甘迺迪「叛亂競選」落敗,也導致卡特連任失利
1978年夏末正是卡特就任以來首度的期中選舉逐漸展開的時候,而輔選過程中,民主黨參議員甘迺迪挑戰民主黨總統卡特的態勢已經出現,兩人彼此敵視。一年後,美國20世紀最激烈的黨內叛變正式展開。
如果聖母院大火發生在台灣,我們願意用十年時間重建它嗎?
回顧過去,許多先人遺留下來的老房子,還來不及通過更久遠的時間考驗即在「擋人錢財」的開發壓力下被一把火給燒毀,你可以說台灣人很善良,但像這樣一再出現的頻繁事故,我們似乎總是太過習以為常,甚至是漫不經心。
國民黨的「一國兩制」困境:依賴中共,就是通往奴役之路
「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已經不再是國民黨可以自豪、驕傲的政策口號了,因為中共根本就不買帳。一旦公開拒絕「一國兩制」,國民黨其實就和民進黨站在同一條線上,國民黨的「九二共識」,即使很曖昧地省略了「一中各表」,對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而言,也是不足的。
借鏡幕末維新的日本,想想2020年的台灣——關乎你我存亡的最後之役
日本幕末的大人們手裡掌握著日本的未來,但他們在作決策時,不會只想到自己——因為他們知道就算日本亡於外國勢力,自己這些舊達官顯貴的生活是能差到哪去?他們在意的,是自己手下千千萬萬的部屬、甚至人民。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和《國際橋牌社》看台灣的過去與未來
我們生活在台灣,我們承認每件正確和錯誤是都是整體社會的一部分,我們願意用整體而不是局部來思考問題。
農業超限戰的「資訊癱瘓」:不要太相信「什麼都懂」的農業網紅
超限戰的勝負不在表面的叫陣輸贏,是要造成公共領域癱瘓,就達到了發動者所期望的政治目標。如同電影《脫歐之戰》(Brexit)裡,脫歐派的操盤手柯明斯(Dominic Cummings)的目的就是:造成前所未有的政治亂局。
中國廣電禁令事件簿:不合時宜即封殺,歌手李志只是冰山一角
自從台灣318學運、香港雨傘運動爆發後,敏感政治議題甚囂塵上,也讓中共官方的列管藝人黑名單也越來越長、越禁越多,而影視音作品只要牽涉到這份名單上的任一藝人,那內容就必須修改,不然就永不得公開播出。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當局外人奪取國家大位
局外人的掌權過程,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即是主流政治人物支持,不只是因為這些人意識形態相近,也被能認為最有能力打敗敵對陣營。這些政治老手自信滿滿,認為自己有辦法控制這些局外人,讓他們跑跑龍套,結果卻種下禍害的後果。
政黨初選與政治協商:20世紀後,美國無人在初選挑戰現任總統成功
最大的問題是意見領袖不斷地汙名化政治協商,殊不知政治協商本來就是政治活動極為重要的手段。在無合理的初選機制下捨此不為,以有更大問題的全民調做最為政黨初選的唯一基礎,在理論上就大有問題。
新疆:中國精心打造的「東亞巴勒斯坦」
新疆恐怖攻擊真的是由極端主義份子一手造成的嗎?真正的原因在於維吾爾在中共加諸新疆的社會經濟發展模式中,被徹底長期邊緣化累積出來的憤怒與不平,伊斯蘭的教義或是分離主義的思想頂多扮演了催化的角色。
《台灣關係法》40週年(下):台灣是美中「麻煩製造者」?這種想法過時且危險
相對於美國與扁政府的「台美是價值同盟」說法保持距離的態度,現在是美國在各種場合主動說台灣是美國的朋友,是促進自由開放印太地區的合作夥伴。不僅顯示對台灣的重視,更顯示美方強調美台關係本身就很重要,不從屬於其他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