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為民

發表文章數:13

個人簡介

朱為民醫師,1983年生。家庭醫學/安寧緩和/老年醫學/職業醫學專科醫師,2016 TEDxTaipei講者。現任臺中榮總嘉義分院家醫科醫師、緩和療護病房主任。在安寧病房服務7年多時間,陪伴過近6百位臨終病人及家屬走過生命的最後旅程。他致力把生命自主權以及「預立醫療決定」的觀念散播出去,相信這樣的觀念可以減少無效醫療,改善醫病關係,讓每個人都可以依照自己想要的方式,面對人生最後一哩旅程。在醫學以外,他喜愛閱讀、音樂及戲劇。未來希望可以更多元關注台灣高齡化及善終議題。

  • 確認
  • .
2018/08/09 | 朱為民
從《小偷家族》看共生家庭:沒有血緣關係卻更像真正的家人
《小偷家族》這部電影,在我看來,其實描述的是一個「共生家庭」的故事。
2018/04/01 | 朱為民
當護理師跟他說媽媽沒有心跳了,那個當下要坦然的放手,太難了
到了病房外的護理站,一個人都沒有,我猜想一定都去幫忙林阿嬤了。只有一個男子正在打電話。我心裡想著,接下來要怎麼跟家屬解釋目前的狀況,安撫他們的情緒,協助處理後事,寫死亡診斷書等等,一個又一個的想法充滿我的腦袋。病房就在前面,我深吸一口氣,打開門。沒有想到,門後的景象令我倒抽一口氣。
2018/01/21 | 朱為民
安寧醫師:《與神同行》是父親逝世後,我進電影院看的第一部電影
即使我是安寧醫師,在醫院裡目睹了很多死亡,但爸的離開依然教了我很多很多事情。死亡本身,其實是沒有意義的。是我們這些「生者」賦予了死亡意義。
2017/12/29 | 朱為民
《血觀音》的三個啟示:當家人不同意我的「預立醫療決定」時
棠夫人的恐懼,其實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恐懼:如果有一天,我們無法為自己發聲的時候,明明不想接受侵入性急救措施,但我們的親人也把我們之前做的「預立醫療決定」撕掉了,該怎麼辦?
2017/05/16 | 朱為民
鼻胃管還是胃造口?選擇之前,先想想醫療的存在和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我們應該問問自己,到底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有了答案,我們才能在一個基礎之上,去思考這些管子的意義。
2017/04/24 | 朱為民
安寧療護並不是「放棄治療」,如何跟家人溝通才不會被誤解?
緩和醫療並非不治療,更不是放棄。只是治療方向由原本「治癒性的治療」,變成以提升生活品質為「目的性治療」。由原本的開刀、化療、放射治療,轉變成疼痛治療、症狀治療、心理治療等。這些治療也都是為了提升病人及家屬的生活品質,只是方向不同而已。  
2017/01/18 | 朱為民
人生最後的期末考:你選擇「知情」還是「善意的隱瞞」?
如果有一天,你年紀大了被醫師診斷了重病,你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還是不想知道,都交給家人決定?無論你選的是哪一個,我都希望你有一個確定的答案。
2016/12/25 | 朱為民
從高中生扮演納粹黨,談同理心的培養
為什麼我們的高中生們會做出這樣荒唐的事情呢?說歷史教育失敗也對,說國際觀不足更是正確,而我卻想再加上一個原因:缺乏同理心的培養。
2016/12/23 | 朱為民
從一個人和一部電影,談安寧緩和醫療
安寧緩和醫療的最重要的目標,就是促進生活品質以及維持生命的尊嚴,並非延長生命的時間,更不是刻意縮短死亡的進程。
2016/11/02 | 朱為民
台灣九成無法進食的末期病患會被放上鼻胃管,歐美卻大多拒絕,為什麼?
台灣是一個「民以食為天」的地方,所以幾乎有九成的無法進食的病患都會被放上鼻胃管,反觀歐美,則是有接近九成的病人都不會選擇鼻胃管,為什麼?
2016/09/22 | 朱為民
年邁的父母主動提到死亡,你是否常回答「不要說這麼不吉利的話」?
正賢媽媽突然眼神飄到遠方,淡淡地說了一句:「有一天我也會跟你爸一樣上天堂吧?」正賢被突如其來的這句話嚇到,脫口而出:「媽!大過年的幹嘛說這麼不吉利的話!」他說完後,大夥同聲附和:「對阿,大過年的,媽來,吃菜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