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發表文章數:17

個人簡介

台灣女性影像學會成立的宗旨在於以女性電影,提供獨到人文藝術視野、引介多元性別思潮、促進社團網絡互動及建立女性影像資源等。­對於性別研究卅影像製作的從業人員而言,學會不僅是國際對內關注聚焦的窗口和舞台,更能作為國內對外嶄露光芒的搖籃與跳板。

  • 確認
  • .
專訪《帶媽媽出去玩》導演隋淑芬:高齡化社會來臨,從長照中洞察人性
伴隨出生率的降低,人口老化已經從未來趨勢加速成為當今社會中不可忽視的現象,長期照護的議題一再地被提及討論,導演便從此切入幽微的人性。
《尋找安哲羅普洛斯》:旅途的終點,在另一片海
希臘電影大師安哲羅普洛斯2012年因車禍逝世,由於當時希臘的經濟危機問題,導致救護車無法及時趕到,一代大師竟成了時局的犧牲者,所幸,還有諸多作品能追憶。
專訪《信使:返向漂流與南洋彼岸》導演林羿綺:印尼文化衝擊,探詢家的位置
導演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在台灣出生長大,語言與生活都很台灣,但導演的奶奶認為自己是金門人,她以金門為世界中心,若再把這樣的脈絡尋得遠一些,則要追溯到印尼。
專訪《漂流廚房》導演陳惠萍:流浪後的你我她,該如何回家?
當一張陳舊黑白大頭照上,取代你所經歷的過去成為新的歷史,一句「即刻遣返,終生不得入境泰國」就抹滅你的生活軌跡,即便手持護照、即便有名有姓,你是否還是你呢?
專訪《無塵之地》導演李培㚤:鏡頭下的紀錄,更是鏡頭外的真實
《無塵之地》將鏡頭推往大排溝旁無人知曉的家庭,揭開那些社會陰影處的身影與微弱低語。
《愛在德涅斯特河畔》:一段停止成長的青春,與一個恣意妄為的夏天
《愛在德涅斯特河畔》的開場,令人想起洛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的《瑞典愛情故事》,兩小無猜的少男少女,在明媚田園間傳情,談著青澀的戀愛,美得令人窒息。
《美麗噤聲》:二十幾位女星侃侃而談,無須美麗只需做自己
在21世紀這個我們以為平權進程已經有了一定成果的年代,在電影圈這個我們認為藝術人應有更崇高與前衛思想的場域,但是從各大獎項來看,似乎仍然不夠。
《俏冤家》:女性主體的感情紀事
從半個世紀之後的今天,回顧《俏冤家》對於女性關係以及其他角色的交錯關係,或許覺得不足為奇。但回歸至1960年代來審視:那是同性戀被視為精神疾病、女性缺少選擇主權、男性更全面地盤踞各種權力位置的時期,這樣的鋪陳就有了不同的控訴。
《幽暗青春》:青春,獨坐雨過天青
導演Alexandra Latishev SALAZAR讓《幽暗青春》帶著冷調,以旁觀視角陳述,不帶有太多的情感與批判,幽幽地推開瑪莉亞的生活⋯以青春為名的徬徨不安與失望害怕,仍沉重的掉回她身上─關於家庭的戲謔、男友的冷漠以及肚子裡不被說破的秘密。
無法下戲的《女伶們》:現實比戲劇更荒謬
《女伶們》裡女人試圖言說,拒絕父權的姿態或許有些生硬,甚至愚蠢,最激烈的抵抗表現竟是齜牙咧嘴地往男性權威圖像砸雞蛋?但我們或許忽略了,但在很長的一段歷史上,甚至直至今日,女人是沒有話語權的。
【Rave in peace】迎接生命的第一現場:專訪《祝我好孕》導演陳育青、蘇鈺婷
《祝我好孕》不僅紀錄生命誕生的故事,也希望透過女性追求生育自主的過程,畫出一個同心圓,映照這世代思考生命的各種面貌。
【Rave in peace】《查維拉:女人別為我哭泣》直到死亡捂住她歌唱的嘴
女人為何因為查維拉而哭泣?或許是,曾經在情場交手、又愛又恨難以忘懷;或許是,瞭解同為女人、在父權社會備受壓抑的處境;又或許是,為了查維拉顛沛流離的一生而感嘆同情。
【Rave in Peace】分裂的人權信念:彩虹國度以色列的真相
或許,將以色列塑造為LGBTQ自由國度的粉紅泡泡,正如同將一牆之隔的鄰居塑造為恐怖分子的努力,終究為了鞏固自身存在的心安理得。
【 Rave in Peace】《夏日1993》女孩的似水年華
《夏日1993》是一部敘事零碎的電影,沒有顯著的起承轉合,就像是一段又一段的生活點滴的串接,若要論該片的敘事形式,大概能姑且以「回憶體」稱之。不過,本片趣味之處也在於此,每一場戲的選擇,都潛藏著難以言喻的邏輯。
【 Rave in Peace】在《我是世上的一抹曙光》瞥見一絲希望
身處雄性當道的社會,女人只是被拿來洩憤,然後隨手丟棄的用品。天色未明,美麗年華的四月再次因賣淫被捕,即便遭到釋放,喬治亞首都的太陽並未因而升起。當四月遇上非裔青年迪杰,人們眼中的「骯髒女人」與「黑鬼」,兩個失落又孤單的靈魂,該如何在看不見陽光的城市角落裡努力存活與共處?
【Rave in Peace】女性影展導讀:人生的舞伴
第24屆女性影展以「與羈絆/伴共舞」(Rave in Peace)為策展主軸,一種笑看生命更迭的瀟灑姿態,策展人羅珮嘉說:「影展並不必然是種競爭,性別並不非得你死我活,既然考驗與羈絆難以避免,和不與它翩然共舞?」
溫柔而堅定的影展力:當亞洲兩大「女體」相遇
從首爾女影到台灣女影,同樣以女性影人獨到的電影與藝術視野為宣揚主旨,今年,台灣女性影展即將滿24歲,在參觀首爾女性影展之後,也期望未來能以悠然的姿態佇立於台灣這塊土地,不忘建立與強化在地性別團體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