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蕙芸

發表文章數:31

個人簡介

曾於北美洲留學主修電影和心理學,回港後於大學鑽研影星周潤發在港人心目中形象,之後變身記者遊走於報館和電視台,現於大學教書,滿腦子是怪念頭,始終相信文字的魔力。

  • 確認
  • .
2019/12/05 | 譚蕙芸
這是一個素人的時代
香港從來不是這樣,我們一直崇尚包裝、喜歡走精面(滑頭)、習慣見高拜見低踩。這個夏天,我們受夠了這些勢利的人、看不過眼既得利益者對人性和良知的踐蹈,忽然愛上了素人的踏實,好像基因突變。
2019/12/03 | 譚蕙芸
尖沙嘴催淚彈和雪糕車伯伯的紅豆雪條
坊間對催淚彈的了解有限,雪條伯伯那種輕鬆和似乎有他的道理的解說,讓記者們哭笑不得,不知道有沒有科學根據。我只知道他吃得很慢,防暴警察在旁拿着槍戒備,示威者回罵,他都處變不驚,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2019/11/29 | 譚蕙芸
理大成功逃脫示威者︰感覺像用別人的十年來換回自己的十年
阿詩說,作為被困理大的人,她不覺得被離棄︰「好感動是,看到整條公路也是家長的車,很多在外面的人也不斷記掛着我們,覺得大家都想救我們,只是難過大家付了這麼高的代價,不值得呀。」
2019/11/27 | 譚蕙芸
留在理大當選區議員,梁柏堅︰「我們要關心生命,不是關心磚頭」
認識「表弟」梁柏堅一段時間,覺得他很多堅持,有些外人難明的執着,但這一次在理大,發揮了他的功用。異常的社會,需要奇人異士化解。
2019/11/25 | 譚蕙芸
理工大學內不只有麵包,還有生命
「這是一個悲傷的校園,像香港的縮影,一批有心人想做點甚麼,只能很被動去做,替有權力的人做了的事,去執手尾。」
2019/11/22 | 譚蕙芸
一連兩日,理大「城堡」內外
有人問,反包圍、救理大、有效嗎?我看到的,卻是群眾那一夜,沒法捨棄被圍困者的急逼感,那種堅決的意志,無怨無悔,那種如海一樣的仇恨,要透過飛蛾撲火式的自我犧牲,要讓自己也捲進去,即使意味自己會被淹沒,始能停止下來的躁動情感。
2019/11/13 | 譚蕙芸
記11.12中大攻防戰︰警察闖校園拘捕學生,校長也中了催淚彈
相比前一天,11月12日警察在拘捕之後,未有退回橋上駐紥位置,而是長驅直進衝進中大校園,並向運動場發射催淚彈。學生焚燒跳高軟墊及一輛車,隔岸也看到中大山城升起濃濃黑煙。學生震怒,校友震驚,一下子整個香港的人都衝入中文大學。
2019/11/12 | 譚蕙芸
身為中大老師及舊生,我目睹防暴警察攻入大學校園
11月11日之前,防暴警察不敢大搖大擺進入校園,更不會在校園範圍發射武器,或進行拘捕,這天,一切都被打破了。
2019/11/09 | 譚蕙芸
梓樂,安息吧!天國不用抗爭
周梓樂和香港特區誕生於同一年,他短短的一生見證香港回歸之後的日子,一個年輕生命的殞落,也見證香港的衰落。
2019/11/04 | 譚蕙芸
當我們失去了維園
維多利亞公園那曾經容納過過萬計集會人士的草坪、足球場,升起陣陣白煙,警方在這裡發射了一發又一發的催淚彈。這一片曾經標誌着幾代香港人抗爭歷史的集會勝地,終於淪陷。
2019/11/01 | 譚蕙芸
防暴警察出現的萬聖節,沒有狂歡的自由
如果昨晚的萬聖節一夜,是讓民眾偶爾來一次脫離平日自我的Cosplay派對,透過裝扮來一次角色扮演,那末香港警察本身,應該是全港最大型的Cosplay群體之一。
2019/10/25 | 譚蕙芸
記者採訪陳同佳,想起《我們與惡的距離》
多名在現場採訪陳同佳的記者均表示,採訪時不斷想起台灣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相關劇情,無論是追訪犯人的道德爭議,還是反思更宏觀大結構的操弄上,記者又何嘗不是任人擺佈的「棋子」?
2019/10/21 | 譚蕙芸
10月20日,重慶大廈最美麗一刻
岑子杰遭南亞裔人士襲擊後,有人擔心重慶大廈和清真寺會於10月20日九龍大遊行受到破壞,不過最終這些都是過慮,重慶大廈出現多元包容的畫面,而不禮貌對待清真寺的則另有其人。
2019/10/16 | 譚蕙芸
一紙「不反對通知書」的意義
有一些相對「和理非」的示威者因為各種考慮,傾向出席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遊行,他們到底想甚麼?
2019/10/14 | 譚蕙芸
守護自己和他人的孩子
香港主理教育的官員接受傳媒訪問,指香港的家長未能好好管教子女,沒有教好子女明辨是非,讓他們誤墮法網。似乎官員以為,香港的家長都沒法管束自己孩子。官員們應該不知道,有些家長太擔心年輕子女上街,索性一起陪伴到底。
2019/10/10 | 譚蕙芸
由「港豬」到築路障挖磚 八十後收入大跌七成無怨言
我問道:這個運動如何改變他們的人生?兩年男人忽然正經起來,他們說,這陣子賺少了很多,卻讓他們找到自我價值。
2019/10/08 | 譚蕙芸
交通癱瘓下的遊蕩記者奇遇記
交通癱瘓的十月中,採訪也大受限制。記者落戶一個地區,只能像孤魂野鬼一樣,在社區四處遊蕩,想跨區採訪根本不可能。腳能走的地方,才可以去採訪。
2019/09/30 | 譚蕙芸
929金鐘道上,中學生被制服後仍被警員揮棍打腳
9月29日下午在金鐘道,警察持續用盾牌、警棍推記者,我一度跌低,再爬起身繼續拍攝,片段可以清晰看到,一名示威者頭部受傷,血液持續從頭頂流出到地上。我幾次向警察指出,該傷者頭部流血,不獲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