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逸飛

發表文章數:15

個人簡介

我是一名幼兒教育工作者,關心幼兒與其家庭,更關心整個社會對幼兒教育的影響。

  • 確認
  • .

2020/10/27 | 楊逸飛

不要讓「雙語教育」這種沒有國家格局的政策,繼續荼毒幼教現場

因台灣的國家認同還有地理特性的限制,我們幾乎不可能為孩子打造出全外語的學習環境,如果不能看透這一點,還只是盲目去追求外語的能力,在根本上就會忽略了幼兒教育階段的意義。

2020/10/14 | 楊逸飛

「幼教現場全面裝設監視器」之前,我想請問現在的政府這四大問題

現在的幼教環境,這四點都還沒有辦法落實,我們全面加裝監視器之後,只是給了政府一個合理的藉口,把兒少事件發生的主因與責任,全部壓在第一線的幼教人員身上。

2019/04/16 | 楊逸飛

在政院版的《教師法》,我看到的只有政府塑造的仇恨與對立

我完全能明白處理不適任老師的難處,但我更確知,這些難處都不是把教師法修成如此不堪所能夠處理掉的。我們一起該做的,應該是行政擔起主動責任,教師堅持客觀評斷;家長勇於陪伴支持,三方共同協作,把現行制度的效用發會到最大,才可能真的把不適任教師請出職場。

2019/11/15 | 楊逸飛

大撒幣的幼托政策無助於生育率,反而讓「準公共化」成為「偽公共化」

這點從準公幼推行至今,就可以知道:撒錢進業者反而讓準公共化成為偽公共化,既達不到公共化的目的,也沒降低多少家長負擔,只是肥了利益者的口袋。

2021/03/07 | 楊逸飛

大灑幣的幼教政策遺毒:「準」公幼為何不是「真」公幼?

當政府將人民的稅收投入不具公共意義的私立業者,這些稅金將無法累積成為公共的能量,一年一年的稅金只是補給特定群體的利益,無法反饋給社會,未來如果政府將這些補助款收回,不難想像會對市場造成怎樣的影響?

2021/03/17 | 楊逸飛

幼托整合已經十年,請還給「教保服務人員」一個合理的職業名稱

幼兒教育一旦淪為服務業,那我們的職責就只需要討好幼兒與家長就好,盡可能讓他們開心、玩樂,減少挫折感,不予訓練、不求改變,讓學校、家長與幼兒彼此「共好」,畢竟「討好顧客」比「教育幼兒」來得簡單很多。

2020/11/05 | 楊逸飛

若鬆綁幼兒園的英語教學限制,恐瓦解幼教公共化,並拉大貧富差距

教育原本應該是要拉近均等,但在學前階段公共化未能徹底落實的環境底下,英語教育的品質就只能由家長用個人經濟成本來獲得。拉長時間來看,就是加劇了貧富差距,讓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2021/09/11 | 楊逸飛

窮不能窮教育,餓不能餓孩子:公立幼兒園廚工長期低薪、流動率相當高,你安心嗎?

正因為公立幼兒園廚工之薪資遠低於非營利幼兒園還有一般業界,導致目前公立幼兒園內對於招聘廚工面臨相當大的困難。飲食與幼兒的健康息息相關,窮不能窮教育,餓不能餓孩子。

2021/05/20 | 楊逸飛

親子共構防疫新生活:如何兼顧遠距辦公與幼兒學習,不會落得兩頭空?

過去,家庭多是休息放鬆的地方,現在,家庭還必須是學習的場所,因此你至少要設定4種比較結構的時間,才能讓接下來的生活有穩定的規律:大人的工作時間、休息時間;大人陪伴孩子的時間、孩子自己學習的時間。

2020/12/25 | 楊逸飛

加碼「育兒津貼」確實能減輕負擔,卻可能間接壓迫女性工作權

如果政府提供的公共托育所需要的成本,與現在補助的在家照顧幼兒的托育津貼成本相當接近的時候,就會對女性產生勞動權力的壓迫。

2020/10/21 | 楊逸飛

幼教老師反對強制裝設監視器,不是「不愛孩子或作賊心虛」

從家長的層面來看,沒有信心的托育品質與不透明的資訊揭漏,還有不彰的公權力,讓家長有了極度的不安全感。於是乎,監視器就是在這樣的脈絡底下,產生的最好的短期因應方案。但這個方案也確實讓幼教現場產生惶恐與不舒服。

2021/08/03 | 楊逸飛

學校與教室因疫情關閉後,遠距教學不該成為「唯一」的學習途徑

若我們只將遠距教學當作未來唯一的教育途徑,卻沒有去反思教育真正的本質與結構性問題,那我們不只是在進行階級再製,更是在塑造貧富差距,創造極端的教育不均等。

2020/03/03 | 楊逸飛

兒虐案件令人痛心疾首,我們可以有怎樣的積極作為?

當然,除了師生比之外,我們也必須承認教保人員的素質、領導階層的管理品質、政府單位的稽查效率、不適任教保人員/機構的掌控……等,也都是預防兒虐案件的重要因素。但這些因素在商業化的現場當中,卻無法被有效的處理。

2017/08/06 | 楊逸飛

現在的教師甄試,就像是叫技師「假裝修車」,然後問他對修車生涯有什麼想法

徹底重新檢討此種「筆試、教學演示和口試」甄選制度,究竟有沒有辦法真正篩選出具有教學熱忱、教育愛與教學專業能力的「教育人才」進到職場,才是根本提升國家教育品質的方法之一。

2018/08/13 | 楊逸飛

教師甄選淪為攻擊大會,這樣能找到好老師?

還有一票人,他們其實未達不適任教師的基準,可是他們對於課程不積極,只要準時上下班且不觸法,國家也拿他沒轍,可以在位置個上坐領乾薪到退休。為何他們能夠通過當時的甄選制度進到教育現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