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逸飛

發表文章數:15

個人簡介

我是一名幼兒教育工作者,關心幼兒與其家庭,更關心整個社會對幼兒教育的影響。

  • 確認
  • .

2020/03/03 | 楊逸飛

兒虐案件令人痛心疾首,我們可以有怎樣的積極作為?

當然,除了師生比之外,我們也必須承認教保人員的素質、領導階層的管理品質、政府單位的稽查效率、不適任教保人員/機構的掌控……等,也都是預防兒虐案件的重要因素。但這些因素在商業化的現場當中,卻無法被有效的處理。

2020/10/27 | 楊逸飛

不要讓「雙語教育」這種沒有國家格局的政策,繼續荼毒幼教現場

因台灣的國家認同還有地理特性的限制,我們幾乎不可能為孩子打造出全外語的學習環境,如果不能看透這一點,還只是盲目去追求外語的能力,在根本上就會忽略了幼兒教育階段的意義。

2020/11/05 | 楊逸飛

若鬆綁幼兒園的英語教學限制,恐瓦解幼教公共化,並拉大貧富差距

教育原本應該是要拉近均等,但在學前階段公共化未能徹底落實的環境底下,英語教育的品質就只能由家長用個人經濟成本來獲得。拉長時間來看,就是加劇了貧富差距,讓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2020/12/25 | 楊逸飛

加碼「育兒津貼」確實能減輕負擔,卻可能間接壓迫女性工作權

如果政府提供的公共托育所需要的成本,與現在補助的在家照顧幼兒的托育津貼成本相當接近的時候,就會對女性產生勞動權力的壓迫。

2020/10/21 | 楊逸飛

幼教老師反對強制裝設監視器,不是「不愛孩子或作賊心虛」

從家長的層面來看,沒有信心的托育品質與不透明的資訊揭漏,還有不彰的公權力,讓家長有了極度的不安全感。於是乎,監視器就是在這樣的脈絡底下,產生的最好的短期因應方案。但這個方案也確實讓幼教現場產生惶恐與不舒服。

2020/10/14 | 楊逸飛

「幼教現場全面裝設監視器」之前,我想請問現在的政府這四大問題

現在的幼教環境,這四點都還沒有辦法落實,我們全面加裝監視器之後,只是給了政府一個合理的藉口,把兒少事件發生的主因與責任,全部壓在第一線的幼教人員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