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 郁婕(CHANG, Yu-Chieh)

發表文章數:41

個人簡介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概念。

  • 確認
  • .
安倍干預司法引爆民怨,「#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成推特熱門字
hashtag「#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在母親節當天衝上日本推特流行趨勢,到10日晚間已有超過 470萬筆推文響應,就連平常不會發政治文的不少演藝圈藝人或各界名人都紛紛以「#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發文響應,實屬罕見。
疫情下的產業升級:日本遠距醫療與線上看診「暫時」解禁
所謂「危機就是轉機」,在COVID-19疫情下日本政府呼籲民眾「不重要、不緊急就不要外出」,間接促使不少產業必須要瞬間「產業升級」,而日本的醫療體系,也許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對不起我確診了」:為什麼日本人感染武漢肺炎要向大眾道歉?
生病根本就不需要道歉,但為什麼日本人要因為生病而道歉,又是誰向誰道歉?本文將整理這段疫情以來,能在新聞上看到的「道歉」,分析日本人為什麼要為了COVID-19道歉,以及這個「道歉」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旅遊警示升級凍結公費獎學金,日本海外留學生該如何回家?
伴隨日本將疫情嚴重國家的旅遊警示提升到Level 2,一群人在海外的日本公費留學生突然收到JASSO或文部科學省的消息,表示獎學金立刻凍結,他們必須要自費留在當地,或自費回到日本。然而,在各國疫情險峻的情況下,說要回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一天只能打一小時電動,日本香川縣《網路・遊戲成癮對策條例》為何引發爭議?
近日,日本香川縣議會通過《網路・遊戲成癮對策條例》,要求縣內的學校或家長,有義務要讓縣內未滿18歲的兒童及青少年平日每天最多只能玩60分鐘的電動,成為日本地方政府以行政條例約束未成年娛樂時間的首例。
新冠肺炎的停課政治學(下):需要營養午餐的孩子,停課期間怎麼辦?
不管是疫情還是颱風假,到底該不該停班停課及後續配套措施,一直都是政治人物必須要會的學問。上集分析了日本政府「學生停課、爸媽要上班,那孩子誰來顧?」的問題,下集則要討論「停課政治學」中關於學校營養午餐的課題。
新冠肺炎的停課政治學(上):安倍晉三ㄧ聲令下,全日本就能停課?
2月2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突然表示要全國各級學校暫時停課,造成教育現場及相關行政部門、社福機構一陣錯愕。但實際上,各級學校是否要停課,是取決於各地方的教育委員會,不是中央說的算。
日本政府對肺炎疫情避重就輕,不是推給「沒有抗SARS經驗」就能卸責
日本政府這一次在防疫上避重就輕,沒有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當作首當要務,這和日本的行政體系、法律規範等制度層面有關,但不能將責任全部推給制度或「沒有抗SARS經驗」,或以「想定外(在預期之外)」卸責。
三個月只請了兩週,小泉進次郎的育嬰假只是做做樣子?
陪產假和育嬰假不是女生的專利,雙方一起討論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才能將社會福利發揮到最大功效。
為何一定要24小時全年無休?日本7-11便利商店的營業爭議
2019年2月,以「再這樣下去一定會過勞死」在日本引爆便利商店加盟契約不給休爭議的 7–11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在 2019年底再度喚起外界對於「24小時全年無休」的注意——南上小阪店店長松本實敏在 2019年10月預告,南上小阪店將在年底和元旦連休2天。
加害者無罪:為何日本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近日,備受日本國內外矚目的前TBS記者山口敬之性侵伊藤詩織一案,民事訴訟認定有性侵事實,要求加害者賠償受害者。然而,早在民事訴訟前,伊藤詩織先吿山口敬之「準強姦罪」,但東京地檢署以罪證不足為由,不起訴山口敬之,這一切都和日本《刑法》關於性犯罪的定義有關。
日本大學入學考試風波:引進民間英文檢測,如何維持公平性?
日本在大學入學考試(相當於台灣的學測)開放報考當天,突然宣佈要暫緩在這屆大學入學考試引進的民間英語能力檢測,讓應屆高三生、學校老師和家長全都措手不及。到底日本的大學入學考試出了什麼事?
日本幼托免費新制(上):「幼保無償化」人人有獎?魔鬼藏在細節裡
10月1日,日本「幼保無償化」正式上路。看似家有3-5歲學齡前幼童的家庭戶戶有獎的背後,其實並非如此。
日本幼托免費新制(下):「幼保無償化」全面適用,只會讓貧富差距擴大
日本政府的改革都只著眼在「解決少子化」、「女性活躍」,但卻從來沒有從孩子的角度去思考孩子究竟需要什麼樣的照顧,才會出現像這次這樣只先想到要減輕家長負擔,卻沒有先想到要顧好幼托品質的政策。
日本Uber Eats推「傷害補償制度」,對送貨員是現狀下第二好的辦法
在這次Uber Eats推出「傷害補償制度」之前,如果送貨員在工作期間發生交通事故,Uber Eats有和日本國內的保險公司簽約,Uber Eats會賠償被送貨員撞傷的受害者,但如果是送貨員本身受傷的話,送貨員只能看自己買的保險能不能賠償。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東京電力高層獲判無罪,不代表他們沒有賠償責任
這是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第一次就東京電力公司的高層是否有業務過失進行的刑事訴訟。雖然被告獲判無罪,不代表他們就沒有民事賠償責任。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汙染水」變「處理水」後,到底能不能排到大海?
日本環境大臣原田義昭在卸任前表示,福島第一核電廠「處理水」的最終處理方法只能釋放到海洋。在理解這段話之前,必須先瞭解「處理水」指的是什麼?
「胎內被爆者」:人類史上唯一的核武受害者中,最年輕也最受忽略的一代
在廣島和長崎被投下原子彈那一天,還在媽媽肚子裡受到核武波及的世代,所有原子彈爆炸受害者當中,最年輕的一代,也是曾經被忽略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