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發表文章數:102

個人簡介

四川人,蒙古人,世界人,此生不做中國人。旅美華裔作家,政治評論家,右派與獨派,長期關注人權與宗教信仰自由議題。各類著作有《走向帝制: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1927:民國之死》、《劉曉波傳》等五十餘種。

  • 確認
  • .
2019/11/20 | 余杰
弗格森認為中共20年內會垮,然而,這個算命真的準確嗎?
中共統治模式和中國人德性的複雜性與奇異性,超越了此前任何西方的政治學理論及分析工具,在新的可以對中國「庖丁解牛」的「屠龍刀」出現之前,任何預言都難以讓人信服。
2019/11/13 | 余杰
在趙紫陽眼中,「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
處理香港問題所需要的「新思維」,其實並不「新」。趙紫陽在三十年前的智慧與遠見,就可以供明智的決策者汲取和學習。
2019/11/05 | 余杰
來自中國的芝麻官,為何被柯文哲奉為「國賓」?
李文輝宛如一頭闖入瓷器店中的公牛,所有的演出者和聽眾都要忍受其粗鄙的干擾。這幾分鐘是對音樂的羞辱,也是對台灣的羞辱。
2019/10/30 | 余杰
全世界只有中國偷渡客,在異國過上好日子,卻回頭稱讚祖國多美好
西方國家為什麼給這些法西斯分子簽證和居留權呢?他們並不願適應西方的文明的生活方式,而竭力將中國的不文明(野蠻)的生活方式帶到西方,並企圖一步步改變西方。西方不能對這場已淹到腳跟的「黃禍」毫不設防。
2019/10/22 | 余杰
上帝站在香港這一邊,還是北京那一邊?
聖經就是一本顛覆之書,其中蘊藏著反抗不義政權和制度的無限力量。從潘霍華到馬丁・路德・金恩,遵從上帝之道的牧師和基督徒,正是從聖經中汲取力量,風雨兼程,殞身不顧。聖經絕對不是一本維穩之書,絕對不是由當權者掌控的、麻醉民眾的精神鴉片。
2019/10/16 | 余杰
越裔美國人禁止越共國旗,華裔美國人仍被黨國牢牢地牽著線
我跟鄰家的老爺爺聊天,他告訴我說,他們一家是逃離越南共產黨統治的船民,經過九死一生才抵達美國、開始新的生活。幾十年來,他們始終拒絕回越共統治下的家鄉探親。他說起越共來,簡直恨之入骨、咬牙切齒。
2019/10/08 | 余杰
「五四」 思想三大病灶:何以未能締造出民主中國,反而墜落為文革?
「五四」高舉了德先生(民主,democracy)和賽先生(科學,Science),卻忘記了更重要的李先生(自由,liberty)和瑞先生(共和,Republic)——後兩者更加重要。
2019/10/02 | 余杰
中國暴徒撕毀台灣連儂牆,是比法律更嚴重的國安問題
我在台灣訪問的時候也遇到過一些從中共的洗腦教育中覺醒過來、認同民主自由價值的中國學生,但這類學生屈指可數,其他九成以上的仍然是「納粹中國」的「習特勒的孩子們」,他們在我演講時奉命前來鬧場,根本不配到自由世界留學和旅行。
2019/09/26 | 余杰
哈佛招生歧視亞裔,是美國「多元文化主義」帶來的危害
「多元文化主義」將重心轉向對文化多元性價值的強調,認為文化多元化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為此,它極力貶抑主流文化,欣賞甚至崇拜各少數族群、宗教以及社會弱勢和邊緣群體的文化。這樣,美國的主流文化受到嚴重侵蝕和削弱,從而帶來文明的危機和衰落。
2019/09/19 | 余杰
「港式文革」血雨腥風席捲而來,這樣的「祖國」不值得愛
中國官員向來有「弄假成真」的本領,彷彿一九八九年在北京城內濫殺無辜的不是同一支軍隊,彷彿每年香港維園燭光晚會抗議的對象另有其人。
2019/09/12 | 余杰
川普當選總統,對美國而言不是「恐懼」而是「祝福」
伍德華供職的《華盛頓郵報》以及《紐約時報》等左派媒體仍然發動了一場歇斯底里的獵巫行動,一廂情願地將川普描繪成一個「潛在的俄羅斯特工」,有多少美國人相信這種誹謗之詞呢?
2019/08/30 | 余杰
「千古罪人」與中國之恩怨情仇:彭定康眼中的香港災難
在彭定康心目中,香港「是一個華人社會,一個典型的華人社會,而又帶有英國特色。」他在感人至深的告別演講中宣稱:「從來沒有一個屬地,在脫離殖民管治時,能夠像香港這般繁榮昌盛。」香港的首要特徵,並不是作為人種意義上的「華人社會」,而是作為制度意義上的「英國制度」。
2019/08/30 | 余杰
「千古罪人」與中國的恩怨情仇:末代港督彭定康眼中的香港災難
在彭定康心目中,香港「是一個華人社會,一個典型的華人社會,而又帶有英國特色。」他在感人至深的告別演講中宣稱:「從來沒有一個屬地,在脫離殖民管治時,能夠像香港這般繁榮昌盛。」香港的首要特徵,並不是作為人種意義上的「華人社會」,而是作為制度意義上的「英國制度」。
2019/08/27 | 余杰
林鄭不是中共的魁儡,反送中運動已是一場革命
林鄭的「強硬」不是她自己的「強硬」,乃是受北京之驅使而不得不為之。這不是為林鄭辯護或幫助其推卸責任,而是正視其傀儡的本質——當然,作惡的傀儡並非無辜。
2019/08/13 | 余杰
余杰《今生不做中國人》:「五鬼亂華」——暴君、貪官、奸商、文痞、愚民
我的寫作從來不以贏得大多數中國人的認同為目標。如果中國人將我當著敵人,恨不得食我之肉、寢我之皮,就表明我戳到了他們的痛處。
2019/08/06 | 余杰
在中國這種「互害型社會」,依法執行暴力一樣罪大惡極
在互害型社會中,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界限很快模糊了。極權主義體制綁架了全民,讓全民成為受害者的同時,絕大多數人也參與了對他人的加害行動。
2019/07/26 | 余杰
對香港充滿血腥之氣的詛咒,中國已成喪失人性的屠夫之國
中共的邪惡不是憑空產生的,不單單是被馬列主義這種「外來思想」所毒化,而是中國文化自身就蘊含了致命的毒素。因此,將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一分為二是毫無意義的,是自欺欺人。
2019/07/23 | 余杰
「這裡只有奴隸主和奴隸,沒有公民社會」,中亞何以淪落至此?
影響中亞最大的是三種東方的文化和信仰傳統:首先是來自阿拉伯的伊斯蘭專制主義,其次是來自俄國的斯拉夫專制主義,第三是來自中國的儒家專制主義。這三大東方專制主義如同三道咒語,緊緊地束縛中亞國家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