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發表文章數:214

個人簡介

四川人,蒙古人,世界人,此生不做中國人。旅美華裔作家,政治評論家,右派與獨派,長期關注人權與宗教信仰自由議題。各類著作有《走向帝制: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1927:民國之死》、《劉曉波傳》等五十餘種。

  • 確認
  • .

TNL+ 2023/01/29 | 余杰

世界上第一道不是用於抵禦外敵,而是用來對付自己百姓的牆

1961年8月13日凌晨,數萬東德士兵、警察、民兵、工人和所謂的志願者,僅僅用六個小時就將柏林開膛破肚,豎起一道長達46公里、用鐵絲網和水泥板做成的臨時屏障,阻止東德人逃向西德。中午12點37分,最後一個路口宣布封鎖,意味著東、西德人正式骨肉分隔。

TNL+ 2023/01/24 | 余杰

「台灣是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中國古裝劇《天下長河》這句台詞真是叫人拍案驚奇

《天下長河》沒有太多呈現施琅在澎湖海戰中擊敗鄭氏艦隊的場景,只有鄭氏派出劉國軒的兩個兒子前來乞投的情節。與「雄姿英發,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充滿英雄氣概施琅相比,投降一方獐頭鼠目、卑躬屈膝——這就是今天中國人心目中台灣人的鏡像。台灣人願意接受這樣的命名和定義嗎?

TNL+ 2022/12/22 | 余杰

愛穿野戰軍迷彩服的習近平,效仿希特勒卻畫虎不成反類犬

習近平身穿迷彩服,臃腫土氣,不倫不類,毫無美感,他身邊的一眾高級將領如出一轍。既然習近平反西方、反現代化,號稱「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那麼他為什麼不穿上中國古代的鎧甲,那樣更顯「雄姿英發,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TNL+ 2022/12/01 | 余杰

白紙不是起義,也不是革命——從今天起,不再為公權力口交

正如最先帶頭舉起白紙抗議的清華大學女學生所說:「如果我們因為害怕被捕,所以就不敢發聲,我覺得我們的人民會對我們失望,我作為清華的學生,我會後悔一輩子!」所以,必須堅持「從今天起,不再為公權力口交。」

TNL+ 2022/11/18 | 余杰

怕蔣、恨蔣卻還是得保蔣,是王鼎鈞那一代流亡台灣的外省人不得已的選擇

「一生漂泊無定規,十四歲時候開始半流亡,離開家,但沒離開鄉。十七歲正式流亡,離開鄉,沒離開國,後來也離開了。幾十年間,作家離家越來越遠。」少年時代,王鼎鈞是流亡學生,在大半個中國顛沛流離,後來為了生存又從軍,在軍中當文書。到台灣之後,他並非國民黨既得利益集團成員,只能自求多福,相信天道酬勤。

TNL+ 2022/11/09 | 余杰

習近平不是胡錦濤的反動,而是胡錦濤的升級版

今天,批判習近平是常識,懷念胡錦濤卻是違背常識的無知與無恥。江胡溫時代,中共監獄中沒有一天斷絕政治犯,沒有一天中斷強迫拆遷和圈地運動,沒有一天停止對宗教信仰者、異議者和少數族裔的打壓迫害。

TNL+ 2022/10/11 | 余杰

一個艾米尼,全伊朗為她抗爭;27條貴州巴士亡魂,全中國宛如死水

如今,以千萬計、以億計的被封鎖在家中的中國人,跟集中營中的猶太人有何差別?中國人喜歡炫耀中國有若干世界之最,如今,中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古拉格、世界上最大的納粹集中營,很光榮嗎?

TNL+ 2022/09/21 | 余杰

「這麼多人圍著一個病人轉」——習近平言簡意賅地用一句話概括出中國的真相與本質

有人說,二十年前的中國,會用網路,會用智慧電子設備,是一種高級生存技能;二十年後的中國,不使用網路,不使用智能電子設備,是一種必備生存技能。這就是中國的進步。

TNL+ 2022/09/05 | 余杰

【逆滲透中國】肖建華的倒台,對過去30年「悶聲發大財」的資本家發出十分不祥的信號

輿論普遍認為,肖建華此次獲得從輕發落、死裡逃生。但肖建華的倒台,卻對中國過去三十年悶聲發財的商人和資本家階層發出了一個十分不祥的信號。

2022/08/16 | 余杰

病夫治國(下):蔣經國死亡是給台灣最好的禮物,鄧小平逝世對中國卻連禮物也算不上

一九九七年的共產黨沒有像九年前的國民黨那樣強迫萬民(尤其是學生)為領袖之死哀嚎,沒有試圖「製造悲痛」,這是不是一種「進步」呢?這不是一種「進步」,而是「獨裁者的進化」。

TNL+ 2022/08/15 | 余杰

病夫治國(上):無法退休的蔣經國和退而不休的鄧小平,都是「狂妄症候群」患者

蔣經國的早逝,為台灣政治「破局」提供了可能;鄧小平的長壽,卻成為對中國的詛咒——若鄧小平(包括八大元老)早死十五年,由胡耀邦和趙紫陽聯手推動政治體制改革,中國後來的道路必將大不相同。

TNL+ 2022/08/08 | 余杰

堅持自由的王小波,恐怕沒料到其遺孀李銀河會如此替中共擦脂抹粉

李銀河為公眾所知,不是因為她的社會學研究,而是因為她是王小波的遺孀;正如張香華被公眾所知,不是因為她是詩人,而是因為她的柏楊的遺孀。

TNL+ 2022/07/31 | 余杰

「治癒不安」的李娟有如中國文壇的李子柒,替中共把新疆書寫得「歲月靜好」

在李娟唯美輕快的文字中,看不到統治她和統治新疆的共產政權的蛛絲馬跡——好像她和新疆人都生活在某種黃老之學「無為而治」的理想狀態之下,生活在權力的真空之中。但實際情形是,中共政權是這個星球上有史以來控制人民最嚴密的政權,新疆是中國專制政治表現得最為嚴酷的地方。

TNL+ 2022/06/22 | 余杰

「我們最後一代」是中國年輕人躺平的最高境界,自願斷子絕孫能終結這個邪惡帝國嗎?

有年輕女子將「我們是最後一代」寫在白衣上招搖過市,「斷子絕孫」不再是他人的詛咒,而是一種自我標榜。人的覺醒很不容易,遲到的覺醒亦不再是覺醒。醒來遲了,已然發現身在地獄。

TNL+ 2022/06/06 | 余杰

【書評】《長樂路》:最熱愛資本主義的上海,距離「中共勞改營」僅一步之遙

陳里長當著史明智的面泣不成聲:「我們失去了尊嚴,失去了安全感。什麼都沒了。政府嘴巴裡說著中國夢,但到底是誰的夢?」

TNL+ 2022/06/03 | 余杰

全美排名第一的公立高中改採「配額入學」,是對成績好的亞裔學生赤裸裸的歧視

亞裔家庭並不比其他族裔家庭富有,只是他們更願意省吃儉用,將最多的家庭資源用在孩子的教育上,這本來是作為「模範族裔」的亞裔的一個優點,如今卻成為一種「原罪」。

2022/05/27 | 余杰

余杰《美國左禍與自由危機》自序:福山「歷史終結論」錯了,杭廷頓「文明衝突論」才是對的

今天,人類面臨中共極權政府及滲入西方心臟的各種左派思潮的威脅,甚至大過昔日的納粹。我將寫作視為作戰,書齋就是戰場,我在書齋中打這場思想和心靈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