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發表文章數:144

個人簡介

四川人,蒙古人,世界人,此生不做中國人。旅美華裔作家,政治評論家,右派與獨派,長期關注人權與宗教信仰自由議題。各類著作有《走向帝制: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1927:民國之死》、《劉曉波傳》等五十餘種。

  • 確認
  • .

2019/04/21 | 余杰

「竊國大盜」是百年之冤,袁世凱才是中華民國的國父

世人對袁世凱的負面印象,來自於歷史教科書上列出的一系列罪狀,尤其稱帝之舉堪稱袁世凱政治生涯中所犯之最大錯誤。然而,袁世凱並非獨裁者,甚至還對反對他稱帝的張一麐說:「我糊塗,沒能聽你的話,以至於此。」其人品遠高於孫文、蔣介石和毛澤東這些真正的獨裁者,

2019/11/28 | 余杰

「冷戰之父」肯楠在1950年代的日記,就看穿了台灣與中國的未來

中國人的人權和自由,必須由中國人自己來爭取,而不能依靠美國人的賜予。如果中國人「自願為奴」,即便美國人將人權和自由像免費的禮物一樣帶到中國,中國人仍然不會接受並珍惜。

2019/12/18 | 余杰

林中斌所謂的「三百年中國盛世」,恐怕用兩三天也打不下台灣

在林中斌看來,登陸台灣的解放軍官兵,個個都是百戰百勝的英雄好漢,台灣只有舉手投降、自願為奴的唯一選擇。然而,雖然林中斌如此看低台灣的軍力和台灣民眾的抵抗精神,美國及西方的專家卻不作如是觀。

2019/10/30 | 余杰

全世界只有中國偷渡客,在異國過上好日子,卻回頭稱讚祖國多美好

西方國家為什麼給這些法西斯分子簽證和居留權呢?他們並不願適應西方的文明的生活方式,而竭力將中國的不文明(野蠻)的生活方式帶到西方,並企圖一步步改變西方。西方不能對這場已淹到腳跟的「黃禍」毫不設防。

2019/05/21 | 余杰

訪美空手而歸,「狗奴才」劉鶴會有怎樣的下場?

劉鶴跟共產黨有著「不共戴天」的殺父之仇,他有想過為父親報仇嗎?共產黨政權的最邪惡之處就在於,它在殺死父親之後,還能讓兒子對其忠心耿耿,甚至前仆後繼地為其服務。

2019/01/08 | 余杰

國民黨丟掉中國,只因蔣介石是「扶不起來的劉阿斗」?

如果說美國在中國的失敗,最大的責任人是小羅斯福;與之相反,蘇聯在中國的勝利,最大的推手就是史達林。伯恩斯坦指出,塑造中國和中國未來關係的主導力量不是美國的選擇,而是蘇聯和毛澤東的本質和行動。

2019/12/12 | 余杰

羅馬搭上北京「發大財」順風車,將變成「中國義大利省」?

在歐洲大國中,義大利極少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卻沒有料到,中國不僅戕害本國國民的人權,還要將中國模式推廣到全球,包括義大利在內。

2019/11/20 | 余杰

弗格森認為中共20年內會垮,然而,這個算命真的準確嗎?

中共統治模式和中國人德性的複雜性與奇異性,超越了此前任何西方的政治學理論及分析工具,在新的可以對中國「庖丁解牛」的「屠龍刀」出現之前,任何預言都難以讓人信服。

2019/03/17 | 余杰

南京潰敗誰的責任?(上):堅守南京是外交需要,以及蔣介石割捨不下的感情

蔣介石知道雙方軍隊的戰力與士氣存在巨大差距,仍決定固守南京,絕非出於軍事角度。除了因為南京是首都,若不戰而退,有失體面;以及蔣對花十年之功一手締造的首都充滿難以割捨的感情以外,更多還是出於外交需要。

2019/06/01 | 余杰

六四事件30週年:天安門屠殺是中共本質的反映,是中共歷史的必然

如果中國人每一年的紀念六四的活動都只是年復一年地譴責、咒罵兇手,歌頌、讚美死難者及其家屬,這樣的紀念究竟有多大的價值呢?30年後,對六四的記憶和紀念,理應錘鍊出深邃的反思精神,這些反思精神進而結晶為解構觀念:解構中共並解構中國,正當其時。

2019/10/02 | 余杰

中國暴徒撕毀台灣連儂牆,是比法律更嚴重的國安問題

我在台灣訪問的時候也遇到過一些從中共的洗腦教育中覺醒過來、認同民主自由價值的中國學生,但這類學生屈指可數,其他九成以上的仍然是「納粹中國」的「習特勒的孩子們」,他們在我演講時奉命前來鬧場,根本不配到自由世界留學和旅行。

2019/07/26 | 余杰

對香港充滿血腥之氣的詛咒,中國已成喪失人性的屠夫之國

中共的邪惡不是憑空產生的,不單單是被馬列主義這種「外來思想」所毒化,而是中國文化自身就蘊含了致命的毒素。因此,將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一分為二是毫無意義的,是自欺欺人。

2019/03/17 | 余杰

南京潰敗誰的責任?(下):唐生智是「守也守不住,退不知如何退」的廢物

蔣介石為何輕信唐生智這個曾經的「反蔣派」,且長期未執掌兵權的「軍委訓練總監」,任命其為南京衛戍司令長官呢?

2019/08/13 | 余杰

余杰《今生不做中國人》:「五鬼亂華」——暴君、貪官、奸商、文痞、愚民

我的寫作從來不以贏得大多數中國人的認同為目標。如果中國人將我當著敵人,恨不得食我之肉、寢我之皮,就表明我戳到了他們的痛處。

2019/08/27 | 余杰

林鄭不是中共的魁儡,反送中運動已是一場革命

林鄭的「強硬」不是她自己的「強硬」,乃是受北京之驅使而不得不為之。這不是為林鄭辯護或幫助其推卸責任,而是正視其傀儡的本質——當然,作惡的傀儡並非無辜。

2019/01/25 | 余杰

即使習近平成為終身皇帝,也看不到中國足球夢的實現

小小一個球,牽動習近平的心。習在一次關於「中國夢」的講話中,提出中國夢必須包含「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足球夢」。由國家元首親自過問足球,只有獨裁國家才有此種奇觀。

2019/05/07 | 余杰

成為美國傘兵的中國女孩:為了綠卡?高天才真是「賣國賊」?

高天才既然是美軍的一員,一旦中美爆發戰爭,她當然不假思索地與中國作戰。就如同作為美國公民的我,雖然不是軍人,但在價值、情感和法律等若干層面,都義無反顧地站在美國一邊一樣。

2019/04/11 | 余杰

如今這個廣場是我的墳墓:敢觸及六四的音樂人李志,因「行為不端」被迫沉默了

中共當局給李志安上一個「行為不端」的罪名,是因為他的歌曲對中國的現實及歷史的強烈批判。如今的中共,如同行將就木的重病患者,害怕具有顛覆力量的文字,也害怕具有顛覆力量的歌曲,自然就將李志當著眼中釘、肉中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