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發表文章數:155

個人簡介

四川人,蒙古人,世界人,此生不做中國人。旅美華裔作家,政治評論家,右派與獨派,長期關注人權與宗教信仰自由議題。各類著作有《走向帝制: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1927:民國之死》、《劉曉波傳》等五十餘種。

  • 確認
  • .

2020/06/25 | 余杰

如果德國選擇站在中國那一邊,將是兩次大戰後第三次選錯邊

在美中進入新冷戰的國際格局之下,梅克爾政府堅持與中國結盟,不惜與美國翻臉,儼然要「脫歐入中」。

2020/03/31 | 余杰

反抗或唾棄極權中國,是海外華人唯一的救贖

每一個海外華人,在對「歧視」無比敏感之前,先要做的是讓自己脫胎換骨,並向傷害過自己的極權中國發起「靈魂反擊戰」(遺憾的是,大部分海外華人並不認為自己被祖國傷害過)。反抗極權中國,不僅是權利,更是義務。

2020/03/03 | 余杰

「大清」不是中國的一個朝代;反之,「中國」只是大清帝國殖民地的一部分

羅友枝認為,大清的貢獻是「建立了中國與內亞邊疆地區的長期聯盟」。但是,清廷未曾想到的結果是,其民族政策推動了邊疆地區社會、文化和經濟的變化,從而激活了蒙古人、維吾爾人和藏族人民族認同觀念的發展。

2020/06/16 | 余杰

北京沒有貧民窟,只有「鼠族」撐起的中國幻夢

北京不是加爾各答或墨西哥城,以及一切發展中國家的大都市——北京沒有貧民窟,光鮮亮麗,井井有條。那麼,沒有貧民窟的城市和國家,是不是比充斥著貧民窟的城市和國家更美好、治理得更成功?這是北京政府洋洋得意的宣傳,卻不是這個國家的真相。

2020/05/10 | 余杰

《暗黑民國史》自序:國民黨與共產黨,就是蘇俄長子與次子的殊死搏鬥

《孫越宣言》之後,蘇俄在中國的影響超越西方列強。蘇俄幫助孫文辦黃埔軍校,這所現代軍校表面上屬於國民黨,實際上屬於共產黨。黃埔畢業生先幫助校長蔣介石打下天下,又幫助毛澤東從蔣介石手中奪走國璽。

2020/07/29 | 余杰

蓬佩奧試圖將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作出區隔,但「綁匪與人質」的界限早不復存在

對於這樣一個窮凶極惡的中國,絕對不能心存善念。在策略上可以將中共與中國人分開看待,但在終極意義上,要認識到兩者已然水乳交融。

2020/07/13 | 余杰

讀川普《交易的藝術》:將這套生意經轉而用在政壇上,改變了美國政治的潛規則

川普經營其商業帝國時,深知媒體的力量,他有一個商業原則是——放話出去(Get the word out)。要想讓別人知道,就要大膽地說出來,即便是驚世駭俗、石破天驚的想法,即便產生千夫所指、舉國皆欲殺之後果,也不要害怕。

2020/04/23 | 余杰

白宮記者張經義爭議的要害:他供職的不是媒體,而是中共宣傳機構

某些台灣媒體和評論人,不去關心台灣的聲譽如何被張經義破壞,卻紛紛為之辯護,將其塑造成台灣的藍綠惡鬥乃至中美對決的大背景下「獵巫」的犧牲品。

2020/08/25 | 余杰

「微信」綁架海外華人的身分認同,成為中共牢牢鎖定的螺絲釘

自由世界的華人必須選邊站,用一位澳洲華裔學者的話來說,「即使把所有中國公司的軟體全部禁掉都不會對我的生活造成任何影響。你如果覺得會有影響,因為你就是問題的一部分。」

2020/03/29 | 余杰

孫文真正的接班人:胡漢民(上)

因為反蔣,在蔣介石版本的歷史教科書中,胡漢民被邊緣化為一個可有可無的次要人物;因為反共,在共產黨的歷史敘事中,胡漢民被形容為面目猙獰的反革命。其實,在民國元老中,就多才多藝而言,頗具美國國父們百科全書式特質的,當推胡漢民。

2020/03/18 | 余杰

《滾出中國》:是誰偽造了「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上)

足以撼動全球經濟發展的中國,在國際各處以強權姿態橫行,不斷上演著古怪、敏感、霸道又愛鬧脾氣的外交風格。然而,強國的背後,卻是兩百年來沉重的屈辱,以及未竟的中華偉業。中國人動輒感到「受辱」,「玻璃心」一詞被用來形容中國人的敏感狀態。

2020/12/21 | 余杰

中國高票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這是讓縱火犯領導消防隊!

劉曉波生前曾期望他本人是中國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然而,他沒有想到,在他成為殉道者之後,中國的文字獄如春風野草、遍地狼煙。一些昔日並不構成文字獄的文字和行為,在習近平時代卻被控以重罪,且對家屬的迫害變本加厲。

2020/04/27 | 余杰

讀《美國精神的封閉》:大學、媒體、好萊塢、華爾街都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布魯姆認為,美國精神的危機來自於德國思想的腐蝕。有趣的是,他對德國思想的批判,受到兩位德語世界的流亡者——列奧・施特勞斯和沃格林——的啟發,似乎唯有親身體驗過納粹恐怖統治的人,方能深深領悟德國思想的癥結。

2020/04/09 | 余杰

《紅潮入侵》與武漢肺炎:中宣部成了好萊塢的「太上老闆」

很多華裔美國人發起到白宮網站的聯署,抗議川普使用「中國病毒」的說法。然而,他們沒有覺察到,美國的輿論風向已發生了劇變,美國再也不會以犧牲言論自由和國家安全來滿足這一小撮中國的愛國者的願望了。

2020/08/13 | 余杰

讀《大熊貓的利爪》:中共滲透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加拿大兩種錯誤的外交策略貽害無窮

加拿大並未改變中國,倒是中國改變了加拿大。這是一種劣幣驅逐良幣的鐵律:不遵守法律的一方必定擊敗被法律束手束腳的一方,並讓後者漸漸變得跟前者一樣無法無天。

2020/07/06 | 余杰

德國願意承認納粹的錯誤,為何不敢說馬克思主義也源於德國?

在德國,掩蓋納粹屠殺的歷史真相是「政治不正確」,乃至犯罪;但掩蓋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的更大浩劫,卻是「政治正確」。

2020/03/12 | 余杰

所謂的美國「反智傳統」,與其說是「反智」,不如說是「反左」

今天的美國知識界,最需要的不是捍衛僵化專橫的「政治正確」、反對所謂的「反智傳統」,而是「反左」,因為知識界已淪為美國建國以來最嚴重的左禍氾濫的重災區。

2020/02/11 | 余杰

黃埔軍校是國民黨的,還是共產黨的?(下)

那些參加共產黨軍隊的黃埔畢業生,公然與校長作戰,被國民黨稱為「赤黃埔系」。可見,意識形態的吸引力大於領袖的個人魅力。這是蔣介石一輩子都未能明白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