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09/24 | 翁湘惟
嘴砲青春詩篇《瀨戶與內海》:整部電影就是兩個高中男生「純聊天」
你或許會問:「兩個男高中生聊天有什麼好看的?」這就要從日本近百年的搞笑表演「漫才」說起。
伊朗藝術家:美國雖不會審查藝術品,卻用刻板印象要求我加入伊斯蘭元素
常被要求要在我的藝術創作中增加阿拉伯書法、伊斯蘭符號或是相關政治議題。我不想要自己身上反映出這種西方投射,也不想要伊朗方面因為這樣對我進行審查。
2018/09/23 | 精選書摘
《藝術家想的跟你不一樣》:畢卡索在1901年7月停止模仿,開始「偷竊」
畢卡索展現了創意不是要增加什麼,而是要刪減。點子需要精鍊、簡化、聚焦。這也是蘋果電腦努力傳達給自家設計師的訊息:廚師以簡化來增加風味,藝術家以刪減來獲得純淨。
《工人搞公司》:民主企業自己來,行不行?
2018勞工影展的開幕片《工人搞公司》討論的是「經濟民主」的議題:該片並沒有讓「經濟民主」變成理想主義的空包彈,它以美國Equal Exchange合作社為例,證明民主式的經營模式是可行的,而勞工更可以在這樣的體制中,展現其才能並創造自我實踐的價值。
電影愛用「鏡子」說故事,但為什麼都不會穿幫?
你知道電影中的鏡子是如何拍攝而成的嗎?文內將說明拍攝鏡中成像時,經常使用的攝影手法,並以多部運用鏡子拍攝場景的電影為例,分享這些電影是如何巧妙「騙過」觀眾眼睛,達到虛實交錯的視覺呈現。
世界上陰莖最小的男人──惡作劇大師艾倫.阿貝爾
玩世不恭的艾倫.阿貝爾已然成為當代最成功的惡作劇專家,簡直成為了某種邪典英雄。如果說要歸納出阿貝爾惡作劇的特色,便是他從來不怕打持久戰。
促轉會「升格」東廠──公公您在說笑吧?
雖然我對政治知識相當薄弱,但也耳聞轉型正義在平反過去集權政府與白色恐怖之壓迫,東廠正是壓迫構陷與不正義的典型,搞轉型正義搞到自比東廠,這種要求我想十萬鄉民大概都沒聽過。
2018/09/23 | TNL特稿
《用過即丟的工人》:一個人最有價值的時刻,也可能是在自殺之時
在日本,一個人最有價值的時刻,也可能是在自殺之時:如果選擇臥軌,鐵路公司會向家屬索取鉅額賠償;若選擇跳樓,物業公司會向家屬收一筆清潔費。活著的時候計較產值,死去的時候計算損失,這是勞動者身上被清楚精算出的數字。
2018/09/23 | 游千慧
【矯正學校逆風少年】未成年的身體肖像,未完成的刺青圖樣
誠正的學生告訴盧德真,他們在那裡的三年有如人間蒸發,人生中最青春的年月一片空白。後來攝影師提出其影像計畫,最初僅想從學生個人為出發,為他們消失的時日留下紀念。
2018/09/22 | 精選書摘
《物種起源》小說選摘:母親和阿姨是支配我人生的人,藥物是他們放的一條蛇
我一直認為人類之所以不選擇「正解」,就是因為正解總是最麻煩、最不便的一條路,所以只要稍微降低道德的標準,其他簡而易辦的方法就會躍入眼裡。
2018/09/22 | 精選書摘
《美學的意義》:美或「美麗的」同義詞?哲學家和藝術家不同意
和「藝術」一樣,「美」與「美麗的事物」難以用嚴謹的哲學來定義。但和藝術不同的是,一旦美與美麗的事物與「神」、「真實」、「美德」、「良善」等概念脫鉤後,哲學家就對它們不感興趣了,許多藝術家也會貶低美與美麗的事物之重要性。
2018/09/22 | 精選書摘
《物種起源》小說選摘:滿是鮮血的雙手,到底是誰把我弄成這樣的?
母親依然躺在我的膝蓋底下,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俘虜到黑暗又沉重的絕望感裡。難道這一切都不是夢嗎?母親真的叫喚過我嗎?莫非她是在求救?還是要我放過她?
《高山上的茶園》:對於移工,有沒有其他回家方式的選項?
2018勞工影展即將再次放映《高山上的茶園》這部金穗獎得獎作品。關於移工故事,扣連著社會環境的層層壓力。有多少台灣人能理解這種「回家的慾望」?值得你亡命天涯,甚至剝奪自己的良心、背叛友情、愛情?
2018/09/22 | Abby Huang
國內辦展「碰壁」太多次,花蓮阿公阿嬤的故事在日本獲評審大賞
堅持做這件事情,牛犁協會表示,一個有故事的地方,那裡的人必定會充滿著感情。當他們需要回家的時候,會知道家的方向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