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20/07/02 | 精選書摘
《製作文字的工作》:這些字體自古已存在,為何還要製作新的明朝體和黑體?
字體的印刷方式隨著時代轉變,必須配合重新製作嶄新字體。概括來看,印刷方式是從活字版印刷、照相排版,然後再轉變為DTP。
2020/07/02 | 精選書摘
《製作文字的工作》:字體製作是怎麼樣的職業?你的電腦使用的字型都靠他們
說到字體,以前是指金屬活字,或是照相排版字體,現在則是指數位字型了。在電腦普及之後,促使明朝體、黑體等字體名稱更為一般人所認識。字體的概念獲得越來越多人的理解,全拜科技所賜。
2020/07/02 | 鹹派
【後疫情時代/獨立音樂、演唱會】從大放異彩變成救亡圖存,政府該如何「引導市場歸位」?
這波又快又猛的疫情對獨立音樂產業到底帶了怎樣的重創,政府該如何支持,樂迷該如何歸位,才能維護台灣累積數十年的獨立音樂的珍貴場景與價值呢?
2020/07/01 | 精選書摘
布羅斯基《小於一》導讀:他是史達林極權時代下「文明的結晶」
在一九七二年被剝奪國籍、出走蘇聯,在美國的大學校園重新安頓身心後,一九八六布羅斯基在西方世界以英語寫作、出版的第一本文集《小於一》,是他一九八七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重要關鍵。
2020/07/01 | 精選書摘
焦雄屏《法國電影新浪潮》:什麼是「導演作者論」?爬梳六零年代歐美評論家論戰
作為作者論大本營的《電影筆記》,其編輯走向代表了世界電影理論及美學思維的趨勢。無論作者論的理論還是新浪潮的實踐,它們對世界電影史的貢獻是相當驚人的。
2020/07/01 | 賈小米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威爾法洛喜劇光輝再現,可惜劇情薄弱無法撐起角色
在疫情蔓延的時刻,今年的歐洲歌唱大賽自1956年以來第一次停辦,或許從《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中,Netflix仍希望我們能好好體驗這個年度盛會一番。
2020/06/30 | 精選書摘
焦雄屏《法國電影新浪潮》:高達質疑電影建構歷史,又用歷史檢驗電影
《影像之書》當然是篇論文,也是用影像書寫的哲思,然而個中仍充塞著高達晚年對世界和歷史的悲觀論調。
專訪金曲獎視覺統籌顏伯駿:設計是可以帶著走的能力,無論到哪個行業都是加分
顏伯駿已經連續三年擔任金曲獎視覺統籌。有媒體形容,在顏伯駿接手主視覺之前,金曲獎是場隆重的典禮,但在顏伯駿之後,大家從他設計的活潑視覺意象中,才赫然發現金曲獎是屬於音樂的典禮。
2020/06/30 | 傅紀鋼
專訪刺青師宋禹儂:客家女性該有什麼樣子?我只有「喜歡不喜歡、想做不想做」
她對家人並沒有恨,甚至把親情看得很重。但她無法順應母親的期待──乖巧地做個體面的工作。她只想做自己喜愛的事。她本來以為自己不在乎那些期待和壓力,但心裡的在意卻以病痛表現出來。
2020/06/29 | 鄧觀傑
讀馬華小說《流俗地》:黎紫書不流俗地說好了故事,然對於價值提問的追求,讀者還能期待更多
如果小說沉溺於說故事而輕忽提問,它恐怕需要擔心自己只剩下「好看」的位置了。 《流俗地》無疑是今年馬華小說難得一見的力作,但對於傳奇的黎紫書和有經驗的讀者來說,或許可以期待更多的事物。
專訪雲門舞集總監鄭宗龍:用身體閱讀一本市井人物誌,感受每一件事都當成創作
甫接手雲門舞集,大家關心舞團未來的發展,也關心鄭宗龍創作、行政兩頭燒,給自己的責任,就是好好編舞、做好創作,為大眾帶來更多更好的雲門舞作。
【後疫情時代/電影產業】「靠天吃飯」的影視圈將經歷未知的延續,還是M型化的加劇?
娛樂產業的有趣之處就是在於它的變化多端和不可預測性,這些特質也反映在後疫情的催化結果,比起許多其他產業能具體擬定對策、預測發展,身在影視圈的我們,其實也只能且戰且走、邊看邊談。
2020/06/28 | 精選書摘
追奇《任性無為》詩選:給香港的三首詩——送終、十一、雨過
100首詩作,收錄私密的、跌宕起伏的情感書寫。攸關自身與他人,他人與社會,太過幸福的、教人瘋癲的、或醜陋,或拷問,或縱情放蕩。
2020/06/28 | 精選書摘
《牡丹》小說選摘:嗜賭成性的父親想起女兒的笑容,就這麼葬送在自己手裡了
嫁入了林家後,牡丹才發現春生就是近日來常不期而遇的青年,雖然因此放下了心防,她卻發現春生行事神祕,似乎有些什麼無法對她言說的事。另一方面,春生的確瞞著牡丹暗中行動——一切都與十年前的血案、以及和春生曾有媒妁之言的那名女子有關……
2020/06/28 | Kristin
《雲遊者》書評:打開五感、隨文字穿梭時空,由內而外浸入朵卡荻的世界
旅行可以視為身體實際的探索,想像為發生在腦海的雲遊,所以我們同時追尋外在空間的深度與內在空間的廣度,青蛙視角與鳥瞰景象持續切換,縱橫交錯成朵卡荻生生不息的文學宇宙觀。
2020/06/28 | 傅紀鋼
《世界心淵》:令人耳目一新的公路電影驚悚片,21世紀才可能出現的類型
《世界心淵》在公路電影的模式之下,打造了一部令人耳目一新的驚悚片,甚至可說是21世紀才可能出現的類型。本片使用了相當不錯的創意,是在前人的基礎下,翻轉後加上新意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