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09/23 | 游千慧
【矯正學校逆風少年】未成年的身體肖像,未完成的刺青圖樣
誠正的學生告訴盧德真,他們在那裡的三年有如人間蒸發,人生中最青春的年月一片空白。後來攝影師提出其影像計畫,最初僅想從學生個人為出發,為他們消失的時日留下紀念。
2018/09/21 | TNL 編輯
【刺青師養成之路】不停苦練與修行的紋身職人,經由痛達到美的境界
刺青經歷了漫長的歷史,漸漸累積成獨特且多元的文化,它是從人類尚沒有語言的時代就存在的古老行為,因此刺青帶有某種深度、精神的力量⋯不論你當徒弟多久、或已經幫人刺青多少年,永遠需要精進自己的感知與技術。
2018/09/19 | 翁湘惟
《身為職業小說家》讀後心得:要成為創作者,「觀察」是最重要的小事
村上春樹說:「作家這麼美好的職業,應該很難再找到了吧?」我可以想像村上露出微笑,驕傲而靦腆地說出這句話。他從不曾覺得寫作是一件痛苦的事,因此一寫就寫了38年。
2018/09/22 | 精選書摘
【刺青百年圖像史】從愛與榮耀到恨與沙文,引發人類兩極情緒的紋身藝術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世人對於紋身藝術的評價起起伏伏⋯在當代歷史中,刺青賦予大眾多半是不佳的負面印象,但本書將證明,紋身這項行為是何等強而有力,同時刺青如何引發出人類兩極的情緒。
2018/09/20 | 精選書摘
《席捲世界的日本建築家群像》:乘上1950年代全球化主義波瀾的明星建築師們
本章介紹的是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SANAA、坂茂、青木淳,以及2020年東京奧林匹克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的設計者——隈研吾,這些1950年代出生的建築家們。直到四十多歲還被稱之為年輕新秀的這個建築業界的生態當中,這群在泡沫經濟破滅之後才展露頭角的建築家們,礙於東京的建築需求變少,而不得不轉往地方及世界尋求發展與活動的機會。
2018/09/19 | 精選書摘
《來如春夢去似雲》:蘇公堤上憶蘇公
蘇東坡在宦途上,一生大起大落。只因:在文章事業上,他固然是「一代文宗」。在政治上,他處處以天下蒼生為念,時時為民請命,深得民心;卻也因此為當政者所忌。
2018/09/18 | 精選書摘
阮慶岳:孤島印象
回想彼時的我,恰恰有如汪洋中一座荒蕪的孤島,只能相望同我一般的其他孤島,也在那樣時代的波濤裡,暗自喘息、受苦與落淚的各自沉浮著。
2018/09/19 | 精選書摘
《食魔 谷崎潤一郎》:谷崎筆下食量驚人的惡女們,可說和潘金蓮同一譜系
谷崎作品中的女主角們卻是兼顧了乍看之下不可能同時成立的食慾與妖豔要素,這是因為她們不只表面上貪吃,同時也是抽象象徵著貪婪的存在。
2018/09/17 | 精選書摘
《藝術史的一千零一夜》:哥雅與〈馬德里捍衛者的槍決〉
1808年5月的一個早晨,數千名馬德里市民襲擊了剛進駐首都的法國士兵。抗爭持續了一整天,夜幕降臨時,法軍已經穩操勝算。他們逮捕任何發現到的人,準備展開報復。黎明前夕,槍決小組開始行動,不管是西班牙的抗爭者或是手無寸鐵的旁觀者,一律格殺勿論。
2018/09/19 | 精選書摘
《來如春夢去似雲》:「才子」老病、「佳人」珠黃之後
他的才高八斗;他一出道,就被視為歐陽修之後的「一代文宗」。但因為他的至情至性,這「文章盛名」所帶給他的,就不是一帆風順的青雲得意。而是驚濤駭浪的宦海風濤。
2018/09/19 | 精選書摘
《食魔 谷崎潤一郎》:無論在字面或隱喻上,谷崎都是不折不扣的「肉食系男子」
終其一生,谷崎都沒有失去對「生命/性」的關心及執著。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在文學上以肉食比喻情慾的嗜好,逐漸由血腥油膩的牛肉轉變為口感柔軟濃稠的魚肉罷了。
2018/09/17 | 精選書摘
《藝術史的一千零一夜》:達文西與〈抱銀貂的女子〉
達文西也喜歡自己的畫嗎?他倒不確定。肖像畫不應只是張臉的圖畫而已,臉孔也只是一副面具。......他腦海裡突然閃現一個可怕的意象。最近他解剖了一名因難產而過世的年輕婦女,她漂亮極了,但在她光滑的肌膚下,他看見同樣的肌肉和骨頭,也是每個人都有的東西,不論老少和美醜。
2018/09/22 | Abby Huang
國內辦展「碰壁」太多次,花蓮阿公阿嬤的故事在日本獲評審大賞
堅持做這件事情,牛犁協會表示,一個有故事的地方,那裡的人必定會充滿著感情。當他們需要回家的時候,會知道家的方向在那裡。
2018/09/22 | 精選書摘
《物種起源》小說選摘:母親和阿姨是支配我人生的人,藥物是他們放的一條蛇
我一直認為人類之所以不選擇「正解」,就是因為正解總是最麻煩、最不便的一條路,所以只要稍微降低道德的標準,其他簡而易辦的方法就會躍入眼裡。
2018/09/22 | 精選書摘
《物種起源》小說選摘:滿是鮮血的雙手,到底是誰把我弄成這樣的?
母親依然躺在我的膝蓋底下,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俘虜到黑暗又沉重的絕望感裡。難道這一切都不是夢嗎?母親真的叫喚過我嗎?莫非她是在求救?還是要我放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