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10/13 | 翁湘惟
《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像《獵人》的入學考試,你永遠不知道等著你的會是什麼
大家應該會覺得藝術家總是介於天才和怪胎之間吧,挑戰意義不明的創作、言論驚人前衛,以及未成名前總是很窮(笑)。東京藝大中也有許多這類個人色彩極重的人物。
2018/09/29 | 傅紀鋼
成龍為什麼從「平民功夫英雄」淪為華人世界的過街老鼠?
「平民功夫英雄」可說是成龍為世界影史塑造出來的一大特性。成龍在通俗文化的影響上,是8、90年代的指標性人物,甚至美國奧斯卡都於2016年頒給他終身成就獎。但奇怪的是成龍最近的聲望,卻像是過街老鼠一般,受到華人世界的普遍唾棄。
2018/10/31 | 羊正鈺
10句最「虐心」的金庸經典語錄,都出自於哪裡?
金庸的文壇好友倪匡當年率先提出「金學」,1986年台灣及海外華文文學研討會也首次把金庸學端上學術論壇;1994年北京大學中文系更開設金庸學選修課。
2018/11/18 | 羊正鈺
「愛講什麼講什麼」的金馬獎:從台灣是獨立的,到中國一個都不能少
台灣導演傅榆的一段話,「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引發了「#中国一点都不能少」迅速成為微博上的熱搜
《一個巨星的誕生》好萊塢拍過4次,這次絕對是最好的版本
我們都知道,《一個巨星的誕生》的原始故事算是相當公式化:一位成功的男歌星,培養他發掘的女歌手,這位女歌手隨後在歌壇大放異彩,同時間男歌星則因酗酒嗑藥問題而逐步步向自我毀滅,彼此一消一長,最終以悲劇結束。幸好導演布萊德利.庫柏沒有落入公式的圈套,而能夠將一部古老的故事拍出清新與驚喜。
2018/10/06 | 李秉芳
塗鴉藝術家Banksy拍賣會上「自毀」千萬作品:它會變廢紙還是更珍貴?
雖然今天Banksy的行動被視為對藝術市場的抗議,不過拍賣公司說﹕「你也可以說作品其實是更珍貴了,因為它很明顯是第一件拍賣完後即刻被碎的作品。」
2018/10/26 | 精選書摘
許芳宜:遇見一位滿嘴F開頭F結尾,卻真正惜才的大藝術家
Mr. Feld的火爆脾氣是舞蹈界知名的,排練起來永遠F開頭F結尾,許多人可能認為他是舞者殺手,但在我心中,Mr. Feld是一位真正惜才的老師,別小看F開頭F結尾的句子,這其中有很多關心和溫暖。
2018/11/17 | 精選書摘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大裂》:我要看清楚那頭大象為什麼要一直坐在那兒
「什麼?」「你要待在家裡嗎?」他老婆顯然很慌張。於是黎凱先走到廁所看,又去臥室,他還特意翻了翻衣櫃。我不知道他最後怎麼知道的,反正他打開了他們家那個大得不像話的洗衣機,因為她老婆每週都要把床單被罩洗一遍。他打開之後,我正坐在裡面。
2018/10/18 | 精選書摘
《廢墟少年》:外籍配偶眼中的台灣男人與無用夫家
台灣男人,我跟你說,沒錢的都很廢;有工作做會挑會愛面子,不一定做,有經濟一點的人搞外遇;看到妳太有能力,就會擺爛⋯婆婆們苦過來,對錢看得很重控制欲強,以為姊妹都是來「挖錢」的。
2018/10/07 | 游千慧
《少女性愛官能症》:他的人生不是被關上一扇門,而是被拆掉整個門
臺灣國際女性影展第25周年,再次放映探討身心障礙者的「性」議題的《少女性愛官能症》:18歲的智能障礙少女朵拉,在她的慾望有如初潮來臨般甦醒時,父母開始坐立難安⋯⋯
2018/10/30 | 羊正鈺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一代武俠泰斗金庸的一生
「武俠小說本身是娛樂性的東西,但是我希望它多少有一點人生哲理或個人的思想,通過小說可以表現一些自己對社會的看法。」
2018/10/23 | 精選書摘
毛尖:當代清宮劇缺的,比周迅臉上的歲月痕跡更難填平
從《雍正王朝》到《延禧攻略》,二十年,中國電視劇越走越窄,中國觀眾要求越來越低,給點摻灰色就願意叫高級,中間流失的君臣社會、天下風物,都無所謂了,搞得乾隆跟個KTV老闆似的,宮廷性生活跟二胎廣告一樣。
2018/08/30 | 傅紀鋼
《一級玩家》:再度凸顯史匹柏缺乏藝術深度的窘境
史蒂芬・史匹柏早就是影史大師,而他的電影向來被認為是老少咸宜、娛樂度極高的經典,尤其是印第安納瓊斯系列。但他最為人所詬病的,也就是電影無深度可言。從科技到冒險奇幻,所有可深度探討人性與哲學議題的部分,均付之闕如。
電影愛用「鏡子」說故事,但為什麼都不會穿幫?
你知道電影中的鏡子是如何拍攝而成的嗎?文內將說明拍攝鏡中成像時,經常使用的攝影手法,並以多部運用鏡子拍攝場景的電影為例,分享這些電影是如何巧妙「騙過」觀眾眼睛,達到虛實交錯的視覺呈現。
2018/10/08 | 王陽翎
入場要勇氣:電影《猛毒》半爛不爛,看你拿什麼來比較
電影《猛毒》(Venom》被指美國一致劣評,作者認為主要有兩大原因:其一,之前漫威系列屢創佳績,珠玉在前;其二,觀眾對題材頗有期望,結果期望愈大,失望愈大。至於其他故事細節,作者比較不同角度加以分享。
宮鬥劇的性別政治:妃嬪們彷彿都只是皇家著床的工具
沒有人能逃出紫禁城。這紫禁城象徵的不只是物理上的邊界,更是精神與身體上的拘禁,同時也是皇帝作為權力中心的具現化象徵。在當代封建制度的牢籠下,下至宮女,上至妃嬪與皇后,無不都是「朕的女人,朕的所有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