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22/01/18 | 方格子vocus

【劇評】《華燈初上》:很多人都罵第二部渣男江瀚被洗白,但我卻不這麼覺得

雖然網路上很多人罵說那是在洗白江瀚,但是我卻不這麼覺得。那一段,不是在洗白,而是解釋江瀚在第一部的作為,說不定還是個起點,有點可能在第三部鋪陳江瀚的過去。

2022/01/18 | 王祖鵬

《犬山記》超越《羅馬》寫下Netflix最佳影片數量新紀錄,是否有機會抱回奧斯卡最佳影片?

《犬山記》至今獲得21座最佳影片,也超越《羅馬》的20座,成為Netflix旗下於北美獎季拿下最多最佳影片的作品,各大外媒也都在問,《犬山記》能否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

2022/01/10 | 賈小米

【隨點隨看串流+】《犬山記》:影壇的年度奇觀,珍康萍以大師之眼透視毒性男子氣概

導演領域向來都惡名昭彰地被視為是男人的世界,或許影藝學院這回該將歷史導回正軌,讓珍康萍成為繼《危機倒數》凱薩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游牧人生》趙婷後,第三位女性奧斯卡最佳導演得主,畢竟珍康萍早在1993年就值得這份榮耀了。

2022/01/14 | 方格子vocus

從公關角度看《千萬別抬頭》(下):梅莉史翠普與內閣幕僚的民調危機,是如何一步步化險為夷?

《千萬別抬頭》有許多一閃而過的配套鏡頭畫面,若有注意到其中深意,可讓整個劇情內涵更為飽滿,也能看見更多導演的分鏡安排巧思,頗有趣味,各位周末有空,可仔細品味。

2022/01/02 | TNL特稿

2021推薦書單【翻譯文學10本】:好的文學作品不但投射社會,更能折射出疫情之下的時代意識

今年的「真實」,依舊是因疫情而連動起各產業甚至影響人生規畫的一年,然從各書籍銷售平台來看,閱讀人數量不減反增。即便外界變動依然如此之大,閱讀依然有其力道,而文學小說提供了足以對抗現實的自由與任何可能性。

2022/01/14 | 德尼思化

中國文人的最終歸宿!佛理如何打救世界,解脫愛憎?

中國士大夫往往有一個傾向,少壯年以儒家為理想價值,中老年不得志,退而求道、佛兩家,以求安身立命。這在現代佛教的信眾,似乎未嘗不是如此,因為嚐到人生的苦難,才會希望解脫。

2022/01/05 | 德尼思化

《tick, tick… BOOM!》:驅使你堅守理想的,是恐懼抑或愛?

觀影變成倒數,嘀嘀答答,命運早已註定。流星何以動人?於剎那燃亮宇宙黑幕。電影將Jonathan Larson焚燒的熾熱,呈現人前。

2022/01/10 | 王祖鵬

第79屆金球獎得獎名單:多方抵制、沒有轉播的頒獎典禮,《犬山記》、《西城故事》最大贏家

因為金球獎鬧出的爭議不斷,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也宣布退出轉播金球獎,因此第79屆金球獎只能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等社群平台公佈得獎者,顯得黯淡不少。

2022/01/08 | 許劍虹(Samuel Hui)

【影評】《蜘蛛人:無家日》:唯有懷舊能把我們從網路時代中解救出來

只有把過去的傷痛與遺憾通通清除,漫威也好、索尼也罷,甚至是我們這些一般觀眾才能整理好思緒,迎接新時代的蜘蛛人到來。

2022/01/04 | 方格子vocus

【音樂】陳昇將自己的跨年演場會類比為春晚,這樣的自嘲倒也不是憑空而來

未有機會上春晚,對陳昇來說肯定也是一種解脫,否則不但許多話不能說,許多歌無法唱,春晚的政治風向恐怕也會是他歌唱生涯的污點。

2022/01/04 | TNL 編輯

張惠妹演唱會放鬆實名制卻引起爭議,主辦單位親上火線解釋誤會

為了隔離黃牛,天后張惠妹睽違7年再度前進小巨蛋的演唱會採取實名制購票,但許多歌迷事後反映因不清楚實名制規範,進而填錯姓名,造成許多額外的紛爭,主辦單位3日發布公告,試圖釐清誤會,解決疏失。

2022/01/06 | TNL 編輯

KKBOX風雲榜:五月天等入選「年度風雲歌手」、股癌等入選「年度風雲Podcast」,珂拉琪等入選「2022潮流新聲」

音樂風雲榜是依據KKBOX全亞洲會員整年超過135億次點播數、結合多元數據分析產生的結果。對於今日宣佈的榜單,KKBOX總經理黃嘉宏表示,數據是由眾多聽眾與創作者每天在各種活動、場景與時空下共構而成,過去一年在疫情變動下,也觀察到不同聆聽習慣和互動形式正在發生。

2022/01/05 | 洪銘謙

台劇如何在泰國打開市場?或許「配音」比「字幕」更重要

無論是哪一國的戲劇進入泰國,多半都會配上泰語發音。至於「配字幕」模式,儘管較能吸引到的是學習華語的泰國人,但無法吸引到對華語一竅不通的泰國人,會限縮了台灣戲劇在泰國的發展,畢竟學華語的泰國人並非多數。

2022/01/01 | 王振愷

【專訪】導演林君昵、黃邦銓:走過白色恐怖,日治時期的《甘露水》如何被當代觀看?

本次專訪,將從林君昵、黃邦銓兩位影像導演過去聯合製作的系列作品談起,透過他們作為當代影像創作者的視角,回望1920-30年代日治台灣的文藝,也窺見潛藏在《甘露水》幕後的故事。

2022/01/01 | 精選書摘

《我的孩子要在這裡讀書》:桐林國小從震災與廢校危機中浴火重生,成為外界爭相參訪的森林小學

牆上的鐘,時間停留在凌晨一點四十七分,那是九二一大地震發生的時間。即便過了二十幾年,桐林國小的孩子們,依然清楚知道這場地震是如何重創了故鄉。姜韻梅說:「我希望孩子們都記得,那場大地震是毀滅、但也是重生。」

2022/01/13 | 杜晉軒

專訪馬來西亞導演池家慶:因為對父親的思念,而誕生了《嗨!神獸》

談到馬來貘,你會想起什麼?是憨憨可愛的模樣,或知道它是日本傳說中會吞噬噩夢的「神獸」呢?台灣並沒有原生種的馬來貘,而來自馬來西亞的池家慶,將馬來貘會吞噬噩夢的傳說帶入台灣電影之中,從小男孩的視角探討成人世界的生離死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