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11/18 | 羊正鈺

「愛講什麼講什麼」的金馬獎:從台灣是獨立的,到中國一個都不能少

台灣導演傅榆的一段話,「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引發了「#中国一点都不能少」迅速成為微博上的熱搜

2019/12/14 | 傅紀鋼

查爾斯舒茲《Peanuts》:生活充滿了哀傷,史努比漫畫的核心價值就是「失敗」

《Peanuts》這部漫畫的核心價值就是「失敗」。漫畫中的角色無論貧富貴賤、聰明愚蠢,全都在自己想要的事情上面失敗。查爾斯・舒茲試圖透過情節與對白,呈現他回應世界的方式。

2019/02/15 | 廣編企劃

炭王金霸一代顏家:臺灣最神秘低調的地方望族

臺灣最神秘低調的礦業家族,臺日混血作家一青妙的「父親那邊」,就是當年獨霸九份的基隆顏家。曾經日進斗金、富可敵國,身為臺灣5大家族之一;時至今日,基隆顏家似乎少再被提起,漸漸隱匿在臺灣的望族圖譜上。

2019/06/23 | 傅紀鋼

《玩具總動員4》:超越前三集的無上鉅作,電影深度直逼《神隱少女》

在《玩具總動員3》的成功下,皮克斯續推《玩具總動員4》時也遭遇不少異議,粉絲認為第三集的收尾已然完美,再拍第四集,最後如果狗尾續貂,會讓全球影迷失望。而看完本片,不得不說,皮克斯又再度攀上顛峰。

2020/02/18 | Daphne K. Lee

喜劇之王周星馳:星爺魔力不再,反映香港文化的興衰與危機

作為電影導演,周星馳無須為瀰漫香港的無助感負責,但他是一個懷舊時代的象徵。我們這一代人在英國殖民和中國專制政權交會的十字路口成長與茁壯,而形塑出並代表著香港文化的喜劇之王則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文化領航。

2019/04/08 | 廣編企劃

嗜血、貪婪的新聞背後,你必須了解的真相

你可曾想過,這就是你要的「新聞」嗎?媒體的新聞報導逐漸走向嗜血、貪婪和視野短小的小道消息,讓閱聽者無意識地吞嚥不需思考的訊息;而你,是不是也正在等著別人幫你貼好輕鬆方便的「標籤」?

2019/03/13 | 港台電視31

台灣劇團走遍全國喚醒追夢心:「若人人利用專長為國做事,台灣怎會不好」

在台灣,有多位頂尖藝術工作者標榜著「唐吉訶德」的精神,希望藉著一個走遍全台每個鄉鎮市區的工程,喚醒群眾追尋夢想的心。

2019/08/07 | Abby Huang

中國今年暫停參加金馬獎,國台辦:和民進黨當然有關

去(2018)年金馬獎後,一度傳出中國高層下令中國電影報名2019年的金馬獎,日前雖遭中國官方否認,但今日已遭證實。

2019/03/22 | 廣編企劃

【青春還鄉】舊鄉鎮的地方創生:用山經旅宿、環保天燈掀起在地文化復興

擦拭掉「悲情城市」、「神隱少女」與「阿妹茶樓」等印象,恐怕連臺灣人都不曉得九份這座山城,曾是享譽一時的礦山;目光轉往平溪,儘管放天燈是引以為傲的傳統文化,卻是長年的環境之惡。當傳統文化出現兼顧保存與發展的摩擦點,一群年輕人正起身捲袖解決,試圖用「旅宿」、「環保」興起一場在地文化復興運動。

2019/03/12 | 聞腋中年

「2019年,濁團成軍30週年,解散」:做完音樂,剩下的就是你們的事了!

濁水溪公社的小柯是「濁水溪」,創團團長左派(蔡海恩)則是「公社」。這樣的說法在2001年左派離團後,開始有人這麼說。濁團的招牌曲目〈農村出代誌〉是由蔡公海恩所寫下。左派的冷眼與瘋狂,是濁團無可取代的力量。但隨著時代的推移,左派的離開,卻也是時勢所趨。

2019/04/13 | 精選書摘

《我們與惡的距離》馬欣導讀:通往地獄之路,常由自命良善的人所鋪成

《我們與惡的距離》是這疏離社會下的附魔狀態,一如書名本身就是個提問,我們與惡的距離比你想像的近,因為我們往往假善惡之名,行自我證明之實。只要是快意恩仇都是充滿了一念無明,哪裡來的善惡。

2018/09/18 | 廣編企劃

用「善」點起智慧與慈悲的燈火——亞洲各國的「放水燈」與真如苑水燈節

放水燈是一個悠久且源遠流長的文化習俗,與佛教的關係深遠,也因此在亞洲等佛教盛行的國家皆有放水燈的習俗,其意義與儀式展現多元的樣貌;祈福、送厄、祭祀⋯⋯一盞盞明亮的水燈,燃起了心中善念,慰藉著我們的心靈,也讓我們提起前進的動力。

2020/02/19 | 翁煌德/無影無蹤

《終極殺陣》的瘋狂老司機,何以墮落為涉嫌謀殺的暴力魔叔?

飾演票房大作《終極殺陣》系列丹尼爾的法國男星沙米.納西利從崛起、爆紅到一厥不振,都有背後的故事,尤其是爆紅後種種的脫序行為,令人髮指之外也不解,但翻開近年法國娛樂圈動態,這群發言不當的明星卻又受到鼓勵,私德與演藝表現是否該綁在一起看的討論,看來一時半刻不會停歇,也不會有定論。

2019/04/04 | 精選書摘

《九歌107年散文選》: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本篇獲選年度散文,原因一是長照主題今年最受大眾讀者關切,具時代意義,二是這篇散文技巧嫻熟高明,文氣流暢,中間情緒有轉折,台語入句渾然成體,三是作者打破一般親情文章的常規,不哭天搶地,不懺情悔恨,讀者能夠輕易讀到母子之間圓融深情的相互依戀,一起面對死亡的坦然,以及,傳統台灣人特有的溫良純善,總是願意包容,隨時準備原諒。親情如此,天地如此,文學亦當如此。

2019/02/01 | 廣編企劃

【青春還鄉】留下孩子笑容的101種方法:攝影師楊文逸的偏鄉畢冊義拍行動

「畢業照」有沒有拍都不重要?對於偏鄉學童來說,這可能是他們將求學階段的回憶珍藏一輩子的紀念品,而很多孩子卻沒有機會擁有這種奢侈。

2019/01/12 | Shel Lin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向日本苦悶抑鬱「崩世代」致敬的悼歌

在走紅後,成為日劇生產線上中流砥柱的野木亞紀子,交出的最新成績單,雖不若《月薪嬌妻》那般輕快幽默字句珠璣,也不若《法醫女王》那般逼視死亡的震人心魄,但一以貫之的是她洞悉世情之餘,仍願意溫柔回應世界的善意。

2019/02/12 | 精選書摘

《歷史的溫度(1)》:日本漫畫界分成兩類作品——鳥山明《七龍珠》與其他

給鳥山明帶來職業生涯最大榮譽的肯定是《龍珠》。不過,《龍珠》也給鳥山明帶來了最甜蜜的煩惱——不許終結!按照鳥山明原來的計畫,《龍珠》寫到小悟空天下第一武道會上戰勝短笛大魔王,就應該全部終結了。但是《少年JUMP》絕不答應!

2019/03/26 | TNL Marketing

「棒球是國球,可是我們真的有好好對待我們的國球嗎?」:《中華職棒30週年特展—無人出局》策展人對談筆記

30年來,這場名為中華職棒的比賽從沒有結束,反而在拼搏的陡坡上,即使賽況險峻、波折,仍一球一球的打下去,沒有放棄。中華職棒開打30年之後,中華職棒聯盟秘書長馮勝賢、INCEPTION啟藝策展人梁浩軒(Ocean)與資深棒球媒體人曾文誠,共同進行了一場對談,談論棒球也談論《中華職棒30週年特展—無人出局》秘辛。並提出許多繼續下去的想法與呼籲。

2020/05/26 | fanny

浪子此行一去不回頭,天生演員吳朋奉的最終謝幕

吳朋奉曾表示,對他來說,生活一定要像玩樂一樣,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對於上下班刷卡的日子感到痛苦無比,渾身不對勁,因此打死也不想成為上班族。「這個社會如果需要演員,就會需要我,我可以一直演到死。我好快樂,可以面對來看我表演的觀眾,他們抱著歡喜的心情來,這就是我最大的歡喜。」

2019/03/28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不放飲料或餅乾,美國小學設置「自動販賣機」把書本當獎賞

購書受限家庭經濟能力,不過,圖書兌換機是透過募款方式,讓孩子透過行為表現,免費獲贈新書,享受閱讀,能夠實現更平等的受教權。

2019/08/08 | 廣編企劃

專訪「迪化二〇七博物館」創辦人:老街活化、修繕屋頂得考證,老屋權狀還標明「不能開超商」

整條迪化街就是一個景點,這條街每天的氣味都不一樣,今天有人在烤中藥、明天有人在烘茶葉⋯⋯,漫步其中,你能感受各行各業的生命力,它所容納的新與舊,要全面體會才最好玩。

2018/09/16 | 周雪君

「日本人最喜愛的奶奶」樹木希林逝世,終年75歲

樹木希林在2003年左眼失明,竪年確診患癌。面對十多年的病痛,她以平靜的心態看待。

2020/05/26 | TNL 編輯

「看你緣投啦」MV角色深植人心,三金影帝吳朋奉驟逝,享年55歲

吳朋奉在螢光幕前的台語角色形象深植人心,但他其實是個外省人,小時候的他一聽見從沒聽過的台語,馬上著迷於台語的聲調,進一步主動了解詞意和正確發音,反覆學習,他說:「我是被它的藝術性吸引,而再產生認同,那種認同是很自然的,不是意識形態上的。」

2018/11/05 | 廣編企劃

讓一盞盞智慧與慈悲的水燈,漾起善的漣漪:連結思念與祝福的「真如苑國際祈福水燈節」

不限任何宗教、國籍參與的真如苑國際祈福水燈節,每個參與者都將心願、祝福與思念寄託在水燈之上,一一聚集、散發溫暖的光,也透過莊重寧靜的儀式,自然而然地讓人覺察自己的良善本質,感受水燈節所傳遞的正向心念。

2020/02/05 | Daphne K. Lee

《寄生上流》憑什麼衝擊奧斯卡?南韓電影工業文化的延續與未來

在歷經30次送審失利後,南韓終於憑藉著《寄生上流》首度獲得奧斯卡的正式提名。該片不僅入圍「最佳國際影片獎」(Best International Feature Film,原為「最佳外語片獎」),更被提名為「最佳影片」。《寄生上流》自坎城首映好評以來,但這部作品是如何與其他優秀非英語作品做出區隔,打進奧斯卡獎季?

2018/11/17 | TNL特稿

專訪金馬獎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劉三郎:我其實是非常害怕的

金馬獎2018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劉三郎:在台灣「跟焦師」這個職稱是非常罕見的,但在好萊塢片場,例如擔任馬丁史柯西斯《沉默》的跟焦師,60幾歲了還能工作,而我快50歲了,處在這個環境卻非常擔心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