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專訪吳念真: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
「記憶就是你的人生啊。」吳念真說,「閱讀可以提醒你,一個人的人生沒有想像得那麼單薄。」
2019/03/16 | 傅紀鋼
《驚奇隊長》:那些被男性觀眾靠北的細節,偏偏是女性觀眾熱愛的點
批評者對《驚奇隊長》主要針對以下兩點:一個是,如果它是女性主義式的電影,片中對於父權既不抵抗,也沒有挑戰男性特權。第二點是,驚奇隊長的外表與個性毫不突出,主角看起來像電影中的路人。但我認為這是編導刻意為之。
2019/03/17 | 張郁婕
NHK晨間劇暗藏大量「假面騎士」?小鮮肉攻佔媽媽市場之謎
當專為家庭主婦、媽媽客群設計的NHK晨間連續劇,碰上小男生們很愛看的「假面騎士」,你知道NHK晨間連續劇裡不少演員,都曾經演過「假面騎士」系列,接著才轉戰晨間連續劇的媽媽市場嗎?
2019/03/17 | 書傳媒
讓Pink Floyd永垂不朽的設計大師嬉皮諾斯底(Hipgnosis)
設計團體嬉皮諾斯底(Hipgnosis)幾乎包辦了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的所有專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月之暗面》,跟平克・佛洛伊德諸多專輯相比,它其實相當直截了當。
2019/03/16 | TNL特稿
陳夏民、方清純對談《失物風景》:明天還是一樣糟糕,不如放肆地活著
「我們六、七年級生是夾層世代,一方面比較沒有什麼物質缺憾,畢竟是台灣正在富起來的年代,但另一方面,好像缺乏真正的叛逆,很容易就接受各種規範。我們其實算是活在某種假象,內在都有心靈慌。」陳夏民如是說。
2019/03/21 | 林徐達
《當代藝術生產線》導讀:藝術生產作為一項方法論 
當藝術策展成為透析全球性權力部署的展現途徑,藝術生產成為一項研究方法藉以回覆當代議題。這種藝術方法論不再是獨一專斷,但卻喚起諷刺或偽善的「真理」、直指難分難解的混雜本質,或是挑戰自身作為一項藝術作品,甚至衝撞美術館展覽機制。
2019/03/17 | TNL特稿
陳夏民、言叔夏對談《失物風景》:人生充滿下水道,各種陰暗難解的東西在流動
「我們的腦袋,不也很像是堆滿箱子的房間嗎?」陳夏民進一步談論:「裡面封存著各種黑暗,而寫作就是把那些堆到牆角的箱子,重新打開,檢視那些無法述說的傷害。」
2019/03/19 | 周雪君
翻譯村上春樹,賴明珠:我一輩子就做這樣一件事,做對了
這場講座拉拉雜雜的說到村上獨有的文體、其作品的「即興自由節奏感」、翻譯時如何盡量保留這種行文用詞特色、村上作品的插畫,以至村上讀中學時的圖書館。
2019/03/17 | 精選書摘
騷夏〈內衣記〉:我努力打扮我的女體,裝飾胸前的兩球
對當時的我來說,性別認同最難的一個部分,並不是確認究竟自己的性向為何,而是某些暫時無法得知解答的問題:「如果我是同性戀,未來應該怎樣……」這些不可知,令我變成恐懼的人質。如果身體是禮物,我恐懼它是炸彈,恐懼到不敢解開外包裝,我把這個禮物放到很大才拆開,而對於自己身體審美、價值觀,及該給她的正義,也就很晚很晚才到來。
2019/03/17 | 精選書摘
小川洋子〈斷食蝸牛〉小說選摘:住進斷食療養院五個月,我算是這裡的老前輩了
住進這兒後,我才發現原來不吃東西這件事只要執行得夠徹底,可以讓生活變得多簡單清爽。感覺就好像是排除了一切繁瑣,身旁得到了整頓,視野開闊了起來,全身各個角落都呼吸到了新鮮氧氣一樣。光是省去了一日三頓飯,時間就慢了下來。
2019/03/19 | 精選書摘
《活在故事裡》:我在進行心理治療時,「物語」提供了非常多啟示
我在物語中所獲得的領悟,對於身為日本人的我可以用來參考,然而同樣的內容對於努力想要超越近代的那些人,或是對於其他國家的人,應該也具有某種意義。我認為,找出和他者之間的關聯是非常重要的。
2019/03/19 | 王偉雄
蘇格拉底的智慧
在《申辯篇》裏,蘇格拉底終於明白為何神諭是對的,他的確是最有智慧的人,但不是因為他知道的特別多,而是因為他不像其他人那樣,明明不知道的,卻以為自己知道。
2019/03/19 | 林兆彬
《驚奇隊長》中的真女權英雄
Screen X戲院以三部投影機投射出三個合共270度電影屏幕,觀眾好像進入了電影世界裡面。
2019/03/20 | 陳俞廷
【焦點院線】《法律女王》與《RBG:不恐龍大法官》:法律不受當日風向影響,但將受到時代風氣影響
「那我們法庭見!」《法律女王》由英國演員Felicity Jones演出美國大名鼎鼎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性別平權推動者Ruth Bader Ginsburg的故事。這位被戲稱作「聲名狼藉的金斯伯格」(The Notorious R.B.G.)之正義魅力無法可擋,法庭上的訴求不盡然成功,但她的話令人重視深思。
《酷貓小黑的生活日記》:不只是莞爾一笑,生離死別才是生命的常態
為了求生,各種生物都不容易、都在努力,閱讀了這套作品的人們,下次看到街貓的時候,相信更能體諒牠們的處境,也會更尊重世間萬物的存在。